31小说网 > 神话从玩家入侵开始 > 第一百零三章 京城

第一百零三章 京城

明玉坊,一座五进的奢华大宅子。

陈长青坐在堂上悠悠喝着茶,周围一大群仆役丫鬟伺候着,让他心中不免感慨于古代统治阶级生活之享受。

可惜,世道已乱,他是无福也无心消受这些。

小狐狸在宽阔的宅里乱窜,搞着破坏,陈长青懒得去管。

这宅子他只是暂住几日,等离开之后就不会再理会,并未太放在心上。

倒是张居正所说的封侯一事,他考虑之后,更倾向于接受。当然,前提是不要束缚到自己的自由,也不会因此而参与一些什么具体的事务之中。

灵气复苏,妖异横行,最苦的还是普通百姓。

朝廷确实需要江湖武林的支持,在这方面陈长青不介意帮一把。

“老爷,今天收到许多帖子!”一个精干的管家上前来,恭恭敬敬说道。

陈长青不置可否。

管家自然是擅长擦眼观色的,连忙介绍道:“帖子大多是邀请老爷赴宴的,都是来自英国公府,成国公府,定国公,忠毅侯府等众多武勋世家,说是为倾慕老爷风采,请教副本中之事!”

倾慕自己的风采?陈长青面无表情。

武勋世家,在大夏朝廷的地位其实颇有些尴尬。

本朝以武开国,开国大帝姬无敌出身草莽,横压当时的江湖武林,追随之辈也大多出自江湖之中。

所以,这些武勋世家,均以武功传家,家族中不乏武道高手。

但有一点,姬无敌开国之后,深感侠以武犯禁带来的威胁,推行以文御武之策,对武勋世家多有打压。

此策一直延续至今,朝廷早有重文轻武之风,武者在朝廷中难有高位,只能充朝廷鹰犬爪牙之任。

诸武勋世家,位虽高,却无实权在手,数代下来多是奉行明哲保身之责。

这一日之间,自己收到这么多来自武勋世家的帖子,说明了这些武勋世家在现在的世道下,已然开始蠢蠢欲动,按捺不住。

当然,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乱世一来,本就是武者大展拳脚之时。

不过这些武勋世家,一点也不忌讳小皇帝的态度了吗?

懒得对这些问题考虑太多,陈长青道:“除了赴宴,有什么特别一点的帖子吗?”

“有一本佛帖,是来自广济寺的心见大师!”

陈长青闻言一怔,道:“回个帖,明日前去拜访!”

那心见大师,和随缘大师不一样,人家是真正的皇家供奉的有道高僧,且还是武道宗师。

陈长青倒不介意前去一见,这种佛门高僧,对于天道变化,多少会有一些远超凡俗的感应以及理解,值得一见。

正自说着,仆役来禀报沈千重求见。

陈长青自是立刻让人请沈千重进来。

“青爷!”沈千重神色有点憔悴,拱手见礼。

请沈千重坐下,陈长青笑道:“怎么,探索大型副本,携一柄神剑出来,锦衣卫没有给你叙功?”

“沈某已是锦衣卫副指挥使,位置很难再进一步,只是得了不少奖赏。”沈千重殊无喜色,有些落寞地说道:“至于那柄紫云神剑,已是上交,陛下收入了皇库之中!”

看来,补偿还不够。

毕竟是一柄神剑,再多的补偿,也难以弥补。

这也是沈千重身在体制中的悲哀了,很多地方身不由己。

陈长青自然犯不着安慰沈千重,颔首道:“关于名剑山庄副本的消息都到了吧?”

沈千重点头,道:“六个副本进入点的消息都已报了上来,目前所知,除却我们这边的三柄神剑之外,另外还有三柄神剑被带了出来,分别从西子湖,金沙江黄叶渡,以及东海浮云岛离开!”

没想到,还是有三柄神剑流入了主世界。

加上陈长青的弑剑,一共是七柄,陈长青除了弑剑外还有傲锋神剑。

这么一算,数量可谓不少,毕竟当初欧冶子政毁掉了一大半,副本世界的阳宏烈等土著也带走了一些。

可以预见,神剑流入本世界,会带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目前可以确定身份的剑主只有一人,乃是‘沧海剑’韩子昌,此人本是一流剑客,得到的神剑名为‘碧水神剑’,实力暴涨,实力几乎不逊于武道宗师!”

“此人离开浮云岛时,受海沙帮拦阻,一人一剑,屠了数百人,诛三个超一流高手,从容而去!”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果然如此,在凶险无比的名剑山庄副本世界里,那韩子昌就算是超一流高手,也战战兢兢险些身死。但回归本世界,神剑在手,剑出无敌,宗师以下无可争锋!”

“据查,另外两柄神剑的主人身份不明,极有可能是异人!”沈千重道:“自西子湖回归的人蒙了面,看不出武功路数,其遭遇八臂剑王长鲸帮帮主等超一流高手的阻截,仍是突围而去,杀伤甚重。至于金沙江回归的那一位,无人认识,出剑之时黑雾涌动,使人心神受困,无一剑之敌,死者身上都留下了剑印!”

“玄阴神剑?”陈长青瞳孔微缩,道。

沈千重神色凝重地点头,道:“这位身份,是最像异人玩家的!”

陈长青点头。

那韩子昌乃是江湖中有名号之人,身份可谓确定无疑。

西子湖上岸的那人,特意蒙面的话,反倒不像是玩家的作风。

不管如何,三柄神剑的出世,足以使江湖闻风而动,搅起千重浪了。

本就因妖魔以及副本频出而动荡的江湖,会更加动荡。

且可以预见的是,下一次的大型副本,进入者会成倍成倍的增长。

“且在今晚,副本应当仍可出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神剑流出也不一定!”沈千重道。

陈长青说道:“关于妖魔以及小型副本,还有比较特别的消息没有?”

“最近关于这些的消息实在太多!”沈千重说道:“锦衣卫现在人手短缺,一时间无法汇总,且有一些边陲之地,已然断了联络。总的来说,目前的局面不容乐观。”

说到这里,沈千重不免忧心忡忡。

他略作回忆,说道:“有一条消息颇为特别,据说太行山中,有许多妖怪作祟,为祸一方,在最近却有山神显灵,凡入山之前,祭拜过山神之后,往往可平安通过!”

陈长青神色微变,问道:“消息属实?”

“应该属实!”沈千重道:“只不过,既然山中妖怪不再作祟,当地六扇门也无力前去查探,具体消息却是没有报上来,只是来这么一条大概的消息。”

难道是神道也真的要复苏吗?

今日离开太庙时,陈长青便有这样的想法了。

太庙之中,帝灵以及英灵可以复苏,且和皇帝的祭祀有极大关联。那么,陈长青不难想到,各地的庙宇中供奉的神像,是否也会显灵。

这一方世界,类似于中国古代,百姓民智未开,各种淫祠众多,一乡一俗,各有信仰尊崇的神灵或是图腾。

如果神道全面复苏,那么,不难想象各种灵怪显迹,甚至为祸一方。

毕竟,神灵也有正邪之分,何况很多地方民众崇拜祭祀的,本就是一些鬼怪之属!

“还有别的类似的消息吗?”陈长青问道:“譬如说,某地信仰的神怪显灵一类的!”

沈千重摇头,道:“目前仅止这一条,或许各地的探子还未来得及报上来,又或许是并未留意!”

“让下边的人多加留意,一有消息,立刻告诉我!”陈长青说道。

沈千重却苦笑道:“我会请江大人下令给各地方,不过目前锦衣卫人手严重不足,消息是否能及时,却是说不好。”

“尽量去做。”陈长青也只能这么说,锦衣卫毕竟不是他的属下。

“对了,青爷,还有一事!”沈千重又道:“京郊定国公家的酒庄,出现了一桩异事,所存之酒,均变成了水,酒味全无。定国公损失颇大,派出了超一流高手,结果一连三日,派去的超一流高手均醉倒于地,已有七日,仍是不醒!”

陈长青诧异:“酒变成了水?超一流高手醉倒不醒?”

“酒庄中不下万坛新旧美酒,尽皆如此。”沈千重和陈长青已经很熟悉,知道陈长青对这方面的事情颇感兴趣,所以特意提及,道:“定国公找到了我们锦衣卫,也查不出个子丑寅卯。”

陈长青倒真来了兴趣,朝府上管家招手,道:“定国公有下帖子来?”

管家点头,道:“是的,老爷!”

“你派人去联络一下,让他们那边派个人过来,明天带我去他们家的酒庄瞧瞧!”

“是,老爷!”

沈千重见陈长青对这种事确实感兴趣,笑道:“那青爷你多加小心,莫要着了道。”

陈长青知道自己如果着了道,怕是要被人嘲笑,而且处境还会很危险。

不过,他对此确实极感兴趣。

准确来说,他对玩家降临之后带来的一切未知,都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忍不住心中探索的欲望。

时间已经不早,沈千重又说了一些话,告辞离去。

刚刚从副本回归,沈千重在锦衣卫虽被打压,倒也不至于因此而出任务,估计要在京城呆上一阵。

陈长青进入内宅,找到抓紧时间修炼的关山月,将可能有玩家得了神剑的消息说了,问关山月能不能打听到。

关山月立刻就下线了。

不多时,关山月上线,说道:“论坛里目前还没相关的消息!”

武林神话这款游戏很特别,没有官方论坛,关山月所说的论坛是玩家另行组建的一个论坛,方便玩家交流游戏中的消息之用的。

陈长青点点头,让关山月时刻留意消息。

关山月迟疑一下,说道:“青爷,要不要将公会搬来京城?”

陈长青想了一下,道:“暂时不必,京城这里没有多少副本和任务可做,公会搬过来并没有多少好处。对了,风火山林他们怎么样?”

“正在努力升级,学武功。”关山月道:“虽说死了一次,但我拿到了神剑,他们倒不至于沮丧。”

陈长青沉吟一下,说道:“我这里有一门超一流内功,现在干脆传给你吧,这内功分作九层,你可以分层传授给信得过的核心公会成员。”

关山月闻言大喜,躬身道:“多谢青爷,要不我拜您为师?”

陈长青摆摆手,将记忆中一门名为《元阳功》的内功传给了关山月。

并没有落诸纸面,传授起来却也并无关碍,且似乎效果更好一些。

第二日一早,陈长青没有急于去定国公甲的酒庄,而是带着关山月一起,先行来到了广济寺。

这广济寺位于城西,香火历来旺盛。

并未直接通报来意,陈长青先来到了大雄宝殿。

殿中供奉的是释迦摩尼佛,佛像镀金,入眼金光灿灿,佛光隐隐,庄严宝相。

一如太庙中一般,在佛像之中,陈长青感受到了萦绕的浓厚神念。

只不过,这神念并不纯粹,且只是神念,并不像太庙中的帝灵一般像是有自己的意志,要活过来一般。

单论神念的量,比太庙尤多出不少。

琢磨半晌,陈长青对此并不能洞悉。

“阿弥陀佛!”一道声音自一侧传来,“陈施主大驾光临,老衲有失远迎,失礼了!”

陈长青心头微凛,转头看去,一个身披大红袈裟的老僧单掌合十,面带微笑,云淡风轻立在那里。

在陈长青的感知中,这位老僧身体中气息空灵,一片虚无,赫然感知不出其深浅。

这位心见大师,陈长青两年半之前见过,在和小皇帝聊天时,他曾入过大内皇宫当说客。

当弑并未交手,但于武道真意上有所交锋,身为武道宗师,心见自有其过人之处。

但没想到,今日再见,这位心见大师却是已让他看不出深浅。

甚至,陈长青有一种这和尚已经领先自己一步,踏入更高层次之感。

于武道上,陈长青自信不弱于人,但现在是灵气复苏的时代,再加上神道复苏的话,佛道两门千余年的积累,在修行一途化虚为实,领先一步也并非不可能。

“心见大师!”陈长青稳住心态,拱手道:“多谢大师相邀,在下正有许多地方要请大师指点!”

“阿弥陀佛,不敢当!”心见大师笑道:“老衲得闻施主自副本中挟神剑出,亦是想请教施主,彼此印证,共探修行,施主请随老衲来!”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