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神话从玩家入侵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 镇武侯

第一百零九章 镇武侯

上百重犯,在各自监牢中留下了上百篇武功。

能被关在诏狱最底层的武者,都各有来历,所以其武功或是心法,于陈长青而言也多有可取之处,算是他帮忙出手的酬劳。

“青爷!”江彬亲自前来道谢,说道:“多亏青爷出手,否则要杀那渡世法王柳无生,不知会有多少死伤。”

陈长青收回目光,问道:“那海刚峰,是什么人,怎么也关在诏狱之中?”

“那海刚峰在诏狱中已关了十五年之久,青爷不在朝廷,不知此人倒也正常。”

江彬笑道:“要说这海刚峰,还真不是一般人。十二年前,还是先帝在时,此人不过是户部主事,却上疏先帝,言天下第一事疏,直言先帝之过,将先帝比作桀纣之君,措辞激烈,堪比指着先帝鼻子骂,且事事切中痛处。先帝大怒,以百官会审,最终将其投入诏狱!”

陈长青闻言一怔,这倒像是那海刚峰能干出的事。

而且,先帝的风评确实不怎么样,笃信炼丹修道,追寻长生,曾有数十年不开朝会之举。

“因此之故,海刚峰被称为天下第一直臣。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此人大奸似忠,卖直邀名。”

“先皇驾崩已四年有余,为何还关在这里?”陈长青问道。

“因为,先帝曾下旨,海刚峰此生不得出大牢半步。”江彬说道。

陈长青有些无语,这先皇对海刚峰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大。

“之所以如此。”江彬干咳一声,说道:“是因先皇并未忘了海刚峰,每年都会派人来问他是否低头认错,结果海刚峰傲骨铮铮,无有半分悔意。以至先皇怒而下令,令其永世不得出诏狱。当今陛下登基,朝中有人上疏赦海刚峰之过,然则限于先皇遗令,仍未得赦免。”

好家伙,这是要将牢底坐穿的主儿。

陈长青虽然不喜海刚峰这样的人,心中不免也多出几分钦佩。

“武圣大人,江某得入宫了,若有吩咐,和沈千重提便是。等事了之后,江某设宴答谢武圣阁下,还望阁下拨冗。”

陈长青摆摆手,示意江彬自去忙。

他将所有监牢看了一遍,又等关山月看完所有武学,才离开诏狱。

乘车回府途中,陈长青却忽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回忆着这次的诏狱事件,一时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劲。

“老关,那渡世决你看了吧,可学会了?”陈长青问车上的关山月道。

关山月点头,道:“青爷,你知道的,我们玩家看一遍武功就能学会。不过这渡世决,并不完整!”

“不完整?”陈长青一怔,他倒没看出这一点:“怎么说?”

关山月挠头,“系统给的提示,哪里不完整,我也不明白。”

陈长青心头很惊讶,那渡世决他有认真看过,没看出有什么地方不完整的。

以他的修为和眼界,一篇功法完整不完整,他自不会看不出来。

这一点信心他还是有的,否则他这天下第一宗师的名头,未免太水了。

但游戏系统显然不会出错。

那么,合理的解释是,这渡世决后边不完整的部分,其实另有玄机,要么和已有部分关系不大,要么是高出一筹。

想到这里,陈长青不可避免想到渡世法王死前的行为。

他瞳孔微缩。

先前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却越来越觉得不对。

“掉头回诏狱!”陈长青吩咐管事。

关山月问道:“青爷,怎么?”

陈长青摇头,他心里有点怀疑,却没有实证,只是一个猜想而已。

很快回到诏狱外,锦衣卫多已认识他,自不敢怠慢。

“海刚峰还在诏狱内吗?”陈长青问道。

锦衣卫一个千户回答道:“启禀大人,海大人已然入宫面圣去了。”

陈长青一怔,让人唤来主持诏狱局面的沈千重。

“江大人入宫没多久,就有内监来宣旨,宣海刚峰入宫面圣。大人找海刚峰,可是有事?”沈千重道。

“没事了!”陈长青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化,摇头道:“你留意一下海刚峰的住处,回头告诉我。”

沈千重连忙答应。

陈长青重新上车,也无意直接去找海刚峰了,反正,如果海刚峰有什么不对劲,迟早要暴露的。

“青爷,海刚峰有什么不对?”关山月问道。

陈长青道:“我怀疑渡世法王没有死,不过也许是我多疑乱想了,回头再去见一见海刚峰便知道了。”

关山月神色剧震,“渡世法王,海刚峰?青爷的意思,夺舍?”

“应该不是。”陈长青摇头,并不确定道:“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不对劲而已。”

渡世法王挟持海刚峰以作人质,陈长青觉得很无谓,以其邪派宗师的危害程度,绝无脱身的可能性,这一点身为邪派宗师的渡世法王不可能不清楚。

而且,渡世法王并没有真的杀海刚峰,以其行事作风来看,这一点很古怪。

最后还有一点,渡世决既是杀人来提升的话,渡世法王没有杀人……这位邪派宗师,总不可能是念着和其他重犯同狱的情分吧?

这些,杀渡世法王时,陈长青没有多想。

但现在回头想来,心中有诸多疑惑。

当然,现在就算找到海刚峰,也未必见得能发现不妥之处,但若真有问题,海刚峰此人终会暴露出来,也不必急于一时。

回到府中时,日已过午,用过午饭,陈长青修炼没多久,江彬派人来传递了消息。

朝中关于他的封号已是议定,名为镇武。

镇武侯,这个爵号,陈长青倒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妥。

不多时张居正也派了护卫来通报了这件事,言道这个封号是其提出来的,取陈长青实力冠绝江湖,镇压天下武学之意。除此之外,另一重意思则是,朝廷希望通过给陈长青这个封号,镇住天下武人。

经这么一解说,陈长青自是没有意见,虽然这封号颇显嚣张。

礼部准备显然是需要一些时间,直至黄昏时候,张居正这位内阁次辅,携内监亲来宣旨,封陈长青为镇武侯。

接旨的时候,陈长青自然不可能下跪,只是微微躬身接过,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谢恩。

张居正也不意外,朝陈长青道喜。

与封侯相匹配的,自然少不了服饰,器具以及诸多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一一送入府中。

陈长青留张居正小酌,后者也不推辞。

不过,出乎陈长青预料的是,宣旨的使者一走,居然各路人马前来。

定国公府先送来了贺礼,小公爷徐士卿亲自登门。而后是江彬沈千重等锦衣卫高层也派人送来贺礼。

这些也就罢了,英国公,成国公,齐国公等诸多和陈长青没有交集的武勋世家,居然也纷纷派人送礼来。

一时间,陈长青这府上居然变得极热闹。

张居正见此便告辞离开了。

对于送礼,陈长青倒不好拒之门外,也懒得客气什么,一股脑收了。

当然,他自己是懒得敷衍,让管家出面去招呼去了。

到了夜深时,府中才算安静下来。

然则,管家清点礼物时,呈送上来了好几件不普通之物。

首先是一幅画卷,蕴含着比较特殊的灵性,陈长青打开之后,画中几个女子翩翩起舞起来,舞姿空灵优美,给陈长青的感觉如前世看电视一般。

画卷一侧有题跋,乃是人称画道圣手的董英所画,日期就在半月前。

仔细查看后,陈长青可以确定这众美图的灵性来自于出神入化的画技。

询问管家,才知那董英数月来声名鹊起,画出的能活过来的画卷不止这一幅,早已名动京城。

只能说,灵气复苏带给这个世界的改变,比想象的要更大。

其次则是一枚晶莹剔透的鲛珠,输入几分真气后,居然发出海潮声,而后有令人沉醉,完美动听的歌声响起,使人眼前仿若浮现出沧海月明的无尽幽深海面。

这些还算寻常,还有一包种子让陈长青大开眼界。

管家将一枚种子种下,浇上一瓢水后,种子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破土而出后,绿叶苍翠,而后开出极繁盛美艳的花。

满庭皆浮动花香。

花开一个小时后,花朵枯萎,整一株植物都化作了飞灰。

顷刻花开!

多种几枚种子,满庭花开。

灵气复苏之后,各种奇奇怪怪,令人闻所未闻的东西出现,令人惊叹,眼花缭乱。

这些礼物,不只是陈长青觉得很有意思,好不容易睡醒的小狐狸也对此兴奋不已,窜跃个不停。

第二日一早,陈长青让人去锦衣卫询问了消息。

汇总了一下各地的妖异与副本的情报后,陈长青带上关山月,来到城南一条破败的街坊中。

推开一座几乎半塌的门,陈长青走进去,一眼便看到了正在灶台前生火的海刚峰。

海刚峰已经收拾过一番,头发胡须一丝不苟,但身上衣服却仍是洗得发白。

火已经生起,海刚峰听到动静,回头看来,眉头一蹙,道:“不速而至,是为恶客,陈长青,你这尊贵的侯爷,来我这作甚?”

“我来看看,你还是不是海刚峰!”陈长青陡然吐气开声,厉喝道:“或者,该称你为柳无生?”

厉喝之下,海刚峰身周浩然之气随之震荡。

不过,海刚峰并没有被吓住,冷冷道:“你在说什么?柳无生不是已死于你剑下了吗?”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注视着海刚峰的脖颈位置,伤口经过处理,但已然并无大碍。

海刚峰一身正气,回应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陈长青的神念蔓延而去,将海刚峰笼罩。

浩然之气对他的神念形成了不小的影响,但还不至于能完全隔绝陈长青的神念探索。

然则,探索之后,陈长青一无所获。

“陈长青,这里并不欢迎你,你走吧!”海刚峰挥手说道。

陈长青毫不客气拔剑,一剑斩去,速度不缓不慢,既给海刚峰生死间的威胁感,又不至于让他反应不及。

然则,这一剑斩下之后,海刚峰只是瞳孔微缩,神色又坦然。

这一剑悬在海刚峰鼻尖,后者仍是一脸无惧,铁骨铮铮。

眼见陈长青没有更多动作,海刚峰冷笑,“要杀便杀,陈长青,你此乃何意?”

怎么看,这海刚峰都不像是有什么问题。

但陈长青不觉得渡世法王在诏狱中挟持海刚峰,会毫无目的。

要么是自己想多了,要么只能是柳无生的手段藏得极深,自己现在也看不穿。

陈长青更倾向于后者,柳无生以性命为代价来达成的目的,自己看不穿也正常。

收了剑,陈长青环顾一圈,这房子逼仄不说,且可谓是家徒四壁,全无长物。

最值钱的,大抵是灶台旁放着的一小块肉。

“海刚峰,你已然出了诏狱,身负天下之望,就住这里?”陈长青问道。

“住这里有何不妥?”海刚峰说道:“虽家徒四壁,然自在无愧。不取百姓分毫。”

陈长青无语了,说道:“据说朝廷马上会启用你,你也不必自苦如此。”

“不自苦,如何能知百姓之苦?”

陈长青和海刚峰聊不下去,干脆说道:“我怀疑诏狱中的渡世法王柳无生,在挟持你的时候,在你身上用了些什么手段。你昨日到今天,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妥?”

“出了你这恶客来打搅之外,没有任何不妥。”海刚峰冷冷道。

“若有不妥,可去我府上说一声。”陈长青随手摸了几张银票放在一边,转身离开。

“站住,把你的东西拿走。”海刚峰说道。

“觉得多余就丢掉,撕掉。”陈长青漫不经心回了一句,扬长而去。

海刚峰那里看不出什么问题,陈长青便无意在京城多呆了,又住一日。

次日一早,和管家交代几句后,陈长青带着关山月离京。

京城这里,权贵云集,那些权贵搜集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但终归对陈长青吸引力不大。

陈长青更感兴趣的,还是各种副本,以及妖魔鬼怪。

京城这里,固然繁华似锦,但因为是国都,算是最安定的地方,副本和妖异之事反是最少见的,呆久了只会消磨自己的意志。

值得一提的是,自名剑山庄副本结束之后,玩家在江湖中闹出的动静不小。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