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神话从玩家入侵开始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闲事

第一百一十五章 闲事

飞剑带着神光,剑意冲霄,虽然并不针对其他人,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耸栗。

一时间,正在纠缠的众人都抬头看向飞剑,全都瞪大眼,难以置信。

傲锋神剑飞回后,陈长青的神念牵引,长剑归鞘。

至此,那些黑莲教众才醒悟过来,惊恐大喊着,转身就逃。

但在两个超一流武者都已被斩杀后,他们仍是付出了惨重代价,被那个女子以及蓝三姑等人趁机杀了几人。

陈长青也懒得追杀,按照他以前的风格,如果卷入这样的事里头,一定要了解清楚,斩草除根的。

但现在世道变得处处危险,区区一个黑莲教对他没什么威胁。

而且,黑莲教这样的邪派,反倒比正派要懂事一些……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邪派会立刻偃旗息鼓,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大多不会想着报复。

那年轻女子松了一口气,询问了一下惊惶的母子一声,朝陈长青走来,恭恭敬敬道:“多谢前辈出手,在下雾隐山庄的叶沐秋,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陈长青点点头,神色平淡:“陈长青。”

“无极武圣,镇武侯?”叶沐秋神色一震,躬身道:“没想到有幸见到圣武侯,多谢圣武侯出手相救,否则此番在‘索魂手’明百里的追杀下,我等怕是难以幸免。”

陈长青摇头,对这些客套并不在意,反是对叶沐秋有点兴趣。

他问道:“叶姑娘年纪不大,没想到实力超卓,居然是超一流,不知姑娘何时突破的超一流境界?”

没想到陈长青对这个感兴趣,叶沐秋也是一愣,然后老实回答道:“晚辈是在半月之前晋级的超一流。”

果然是近期突破的吗?

叶沐秋也领会了陈长青询问的意思,又说道:“三个月之前,我只是二流,最近数月实力进展很快,或许是因世道变化之故。家中长辈也言道,时代变化,以后的高手会越来越多。”

陈长青心中也是有些无语,三个月的时间,从二流一跃至超一流,放在以前简直不可想象。

“像你一样的,多吗?”陈长青问道。

“不多,南阳府一地,约莫有个三五人吧!”叶沐秋说道。

点了点头,陈长青转身朝关山月道:“老关,去牵马来,走了!”

关山月在一边看着叶沐秋,闻言答应一声,前去牵马。

叶沐秋闻言不免有些担忧,朝那对母子招手,说道:“夏夫人,来,给陈前辈道谢!”

那中年妇人拉着孩子走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说道:“多谢恩人救命大恩,子宁,快给恩人磕头。”

孩子一脸担惊受怕的憔悴,闻言很懂事地磕头。

陈长青一拂袖,挡住了二人,眉头微皱,道:“夫人不必客气,祝你们一路平安。”

言罢,他看一眼叶沐秋,转身迈步。

叶沐秋这点小心思瞒不过他,磕头什么的,不过是哀求自己继续帮他们而已。

而他并不想因这些事耽搁,似方才这般,遇到了出手帮一帮没问题,但要一路送佛送上西,他就没这心情了。

叶沐秋神色变得有些忐忑,抿了抿嘴唇。

“求恩人救我母子性命!”那中年妇人磕头,哭道:“外子乃铁岭狂鹰夏一白,我们母子一路被黑莲教追杀,九死一生才到此地,幸得叶女侠他们相救。但黑莲教绝不会放过我们,还请恩人不要丢下我们不管。大恩大德,妾身愿为您当牛做马!”

陈长青接过关山月递来的马缰,轻轻摇头。

从叶沐秋他们来的方向看,是来自南边方向,和自己的方向正好相反。

关山月面有不忍,停下脚步看向陈长青。

“吱吱!”小狐狸跳下陈长青的肩膀,居然绕着跪在地上的夏夫人母子转悠起来。

“圣武侯,夏一白素有侠名,家中遭此大难,黑莲教势大,还请圣武侯勿要袖手旁观。”叶沐秋也说道。

陈长青淡淡道:“此地距南阳城不远,你们入南阳城后,找六扇门或是锦衣卫保护,应该可保安全。”

叶沐秋苦笑,“南阳虽是大城,但官府力量仍是不足,三姑她们找过当地六扇门,根本找不到高手相助。”

“恩人,我有宝物送给恩人,只求恩人能护送我们母子二人前往洛阳王家!”夏夫人忽然说道。

叶沐秋神色微变,道:“夏夫人,此物乃是夏大侠用性命保护之物,你如何能将其拿出来?”

“再珍贵的宝物,若没了性命,拿着有何用?”夏夫人哭道:“外子死之前说过,此物乃是黑莲教必欲得之的东西,我若留着只会是灾祸。叶女侠,我本欲交给你,但你亦不是黑莲教的对手,只会害了你。圣武侯不一样,是当今第一高手,这等邪异之物,正该给他!”

陈长青道:“起来吧,给我看看!”

说着,他心中有点无奈。

无论宝物是什么,只要入手了,别管自己是否看得上,这闲事都算是不得不管。

毕竟,他好歹是堂堂武圣,一开始不管这种闲事的话还说得过去,但一味硬着心肠置之不理,未免过于冷漠不说,也不符合他的心性与行事风格。

不过,黑莲教势力虽然不小,但于他而言也谈不上有威胁便是。

夏夫人爬起来,连忙从身上包裹里取出了一件东西递来。

这是一个绘着古朴花纹的小檀叶盒,里边确有一种颇阴冷邪异的气息存在。

打开盒盖,里边却是一朵黑色的玉莲。

玉莲巴掌大小,通体漆黑,但花纹花瓣纹理清晰,一共七瓣,于正中花蕊位置,嵌着一枚灰白色的珠子,所散发的阴气空空荡荡,仿佛内蕴空间一般。

神念扫过,陈长青一时也看不出这东西有什么用。

不过,这种玉雕的黑莲,和黑莲教的名字实在太契合了。虽看不出玄机,但不必多想也知必是黑莲教极重要与极在意之物。

这种东西,陈长青完全不理解怎么会落到夏家手上的。

如果是关乎黑莲教根本之物,那黑莲教肯罢休才怪了。

“此乃外子在数年前偶得之物!”夏夫人也怕陈长青不满意,说道:“外子也猜测可能和黑莲教有关,因此一直秘藏不宣,无人知道其在外子人之手。然而,十天之前,此物忽于夜中放光,外子取出一看,顿觉不妙,本想暗里处置掉。谁曾想当时便有黑莲教的人找上门来。”

“外子交出了此物,奈何黑莲教之人仍不罢休,欲要灭口。”夏夫人悲哀道:“外子全力杀了那几个黑莲教徒,自身也受伤不轻,连夜带着我们母子逃亡。路上为保护我们,他遭了不幸,好在外子在江湖中还有些朋友,在他们的保护下一路逃亡至此。妾身母子却是害得他们死在黑莲教之手,实在是罪过啊……”

江湖里的事便是如此,陈长青摇摇头,道:“这东西确实是祸端,我收下了,夏夫人,你们放心,我会将你们安然无恙地送到洛阳。”

“多谢圣武侯,多谢圣武侯!”

陈长青当然不是被封为圣武侯,这个名号,大概是联系他以前的武圣之名,最近在江湖中诞生的一个新称号。

“不要耽搁,你们母子骑我的马,先行赶路。”陈长青说道:“在前头一个镇子落脚休息,明日改道前去洛阳!”

众人自是没有意见,在收拾一番后,准备启程。

陈长青此时心里忽然一动,给小狐狸说了几句,小狐狸冲到那位明长老周围搜寻了一番,没过多久,居然扒拉出一个盒子来。

和陈长青手里装着黑玉莲花的盒子一模一样。

小狐狸叼着盒子,跑过来向陈长青邀功。

结果盒子一开,里边没有黑莲,但是有着黑莲花蕊上一模一样的一枚珠子。

两枚珠子汇在一起,也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但这黑莲教的长老‘索魂手’明百里身上也带着这一枚珠子,越发显得陈长青手上这东西对黑莲教的重要性。

把玩着手里的珠子,只觉其中的气息颇奇特,更像是某种魂力藏于其中,一时间又想不透彻。

或许,有必要去找黑莲教总部走一遭,就是不知其在何处,也不知锦衣卫是否有黑莲教的详细情报消息。

天将入暮的时候,一行人抵达一个镇上,进入一家客栈休息。

陈长青倒是希望黑莲教的人立刻找上来,可惜一直到半夜,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倒是在半夜的时候,这两颗珠子忽然散发出灰白色的光华来。

光华之中,来自那明长老的珠子中,隐隐有气息在流转着,似要凝成某种形状,但未能成型,最后陷入沉寂。

这东西,已然出现了某种异变,但似乎需要黑莲教的特殊功法才能引动?

陈长青懒得继续研究,抓紧时间修炼,以神念感应着身体内的浑厚真气,开始引导真气所蕴含的五行属性。

一夜下来,效果可谓不错,这也和诏狱地牢中那上百篇武功有关,他在那些武功里找到了一些灵感。

第二日,吃过早饭,让蓝三姑雇了马车,一行人朝洛阳而去。

南阳距洛阳不算远,快马的话一天内便可到,但马车速度要慢一些,当晚一行人只到了汝城县,距洛阳还有数十里距离。

住在客栈内,陈长青在晚饭后照例在房间内修炼。

他还是把那黑莲以及珠子,都放在桌上。

修炼不到一个时辰,陈长青忽然睁开眼。

两枚珠子都亮起了灰白色的光华。

和昨晚不同,珠子的灰白光华内,渐渐有颇诡异特殊,形似莲子的影子形成,颇为清晰。

那一朵黑莲也整个亮起来,上边的纹理闪着微光,显得颇是诡异。

在陈长青的注视下,那明长老的珠子上,光华凝聚,伴随着阴冷的气息,慢慢地化作了一张若有若无的脸庞来。

那脸庞模糊,却似在注视着陈长青。

这样的场景,一般人看到,未免头皮发麻,心惊胆颤,但陈长青对此却是无动于衷。

那脸庞注视着陈长青许久,忽地散去。

光华暗淡下去。

笃笃的敲门声响起,叶沐秋在外头道:“圣武侯,有人求见于您,乃是本地罗家家主,飞鹤手罗修行!”

陈长青说道:“不认识,和黑莲教有关?”

他并没有怎么露行踪,所以有此一问。

“有可能是的!”叶沐秋说道。

“带他来吧。”陈长青很平淡地说道。

不多时,叶沐秋再敲门,然后引着一人进来。

那人四十许年纪,身材修长,进屋后正要行礼,目光却落在桌上没有收起的黑莲与莲珠,愣了一下。

“罗修行,拜见武圣大人!”回过神,罗修行恭恭敬敬道。

陈长青随口道:“黑莲教的人?”

罗修行面色微僵,看一眼叶沐秋。

“直说!”陈长青淡淡道。

“不敢瞒武圣大人,罗某乃是黑莲教洛阳分舵香主。”罗修行苦笑道:“九瓣黑莲,乃是黑莲教圣物,还望武圣大人归还给鄙教。我黑莲教上下,均感武圣大人之德。无论什么条件,武圣大人均可提出,鄙教尽量满足!”

这是来谈判的。

陈长青声名在外,黑莲教显然也不敢捋陈长青的虎须,但这黑莲对黑莲教又太重要,只能这么做。

“条件只有一个!”陈长青说道:“带上剩下的黑莲过来,告诉我这东西有什么用,你们黑莲教拿来做什么的。”

罗修行神色微变,说道:“还请武圣大人另外换个条件。”

“你们黑莲教,觉得我还缺什么东西?”陈长青一挥袖,淡淡道:“回去照实禀报!”

一股意念之力随之而生,将罗修行推向外头。

区区一个香主,勉强到了一流的武者,陈长青自不会和其讨价还价,太丢身份。

不过,陈长青也没有一定要给夏夫人母子报仇的意思。

很快叶沐秋回来,说道:“罗修行走了,此人在当地颇有名声,没想到是邪教中人。”

陈长青点头。

“这东西,对黑莲教似乎很重要,其教主恐怕会尽起教中高手亲来!”叶沐秋又道。

“来便来吧。”陈长青笑道:“他不来,说不定我还要去找他!”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