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神话从玩家入侵开始 > 第一百二十章 刚侯

第一百二十章 刚侯

陈长青仍然保持着谨慎,神念捕捉着身周虚空中任何一点细微的动静。

余百岁身上已是汗水淋漓。

连小狐狸,爪子也嵌进了陈长青肩上的肉里头。

距祠堂越近,陈长青便越觉压抑,隐隐也有了一丝心悸之感。

二人一狐,来到了祠堂外台阶下。

就在此时,小狐狸嘤的叫了一声,声音急促。

陈长青眉头一挑,陡然止步。

祠堂之中,有浓烈的血腥味传来,却又似是被限制在了祠堂范围之内,并不外露。

陈长青的神念延伸,赫然无法感应清楚祠堂之中有着什么,似乎有种阵法或是别的什么阻挡了他神念的窥伺。

至于视线,则被祠堂紧闭的大门阻挡住了。

“侯……侯爷!”余百岁声音在打颤。

陈长青没有理,注视着祠堂高大的大门,心里一动,忽问道:“宋家庄,祖上出过什么大人物吗?”

“卑,卑职不知。”余百岁战战兢兢回答道。

一步跨出,走上了台阶。

祖祠屋檐下,顿有朦胧的影子出现,暗中似有一双双眼睛在窥视着陈长青。

陈长青却没有更进一步,而是忽而扬剑。

傲锋神剑铮鸣,炫目的神光照彻黑暗。

这一剑就要斩下之时,一道尖厉声音陡然响起:“住手!”

并无任何停顿,陈长青这一剑带着磅礴剑意,剑气与湛湛浩大剑光融为一体,一剑如斩开混沌,分开清浊,延伸向宋氏祖祠。

犀利的剑意下,虚空如裂帛,隐约可见两重天地……就像是电视不清晰时的重影。

就在祖祠外,有一层无形的东西被斩裂,剑光未有须臾停顿,落在祖祠上,居中将祖祠斩开。

诡异的是,宋氏祖祠虽被一分为二,屋瓦却没有倒塌,仿佛有莫名地力量维持住了。

裂开的大门后,可见一个个牌位被撕裂,鬼气逸起,在剑光下发出哀嚎。

“陈长青!”之前那尖厉的声音带着怒意,一团阴影伴随着鬼气,在数丈外凝作一道人影,“你休要太猖狂。”

此人身着员外服,身材魁梧,手持一柄长剑。

“宋雄?”余百岁惊呼出声:“你还活着?”

宋雄冷哼一声,道:“老夫不是宋雄,陈长青,你可知你马上便要大祸临头?”

余百岁愕然,他认识宋雄,没想到宋雄会这么说。不过,宋雄的声音语气,都和他印象中大为不同。

陈长青失笑,眯着眼道:“我还真不知,你倒是说说看?”

“此地乃是阴阳门户所在,你若破坏此地,北邙山中无数恶鬼怨魂,均将恨你入骨,必杀你而罢休。”宋雄哼道:“你若识相,就此退去,还可保无恙。否则,你必葬身于此,神魂化作无数厉鬼的食粮!”

陈长青面无表情说道:“色厉内荏,我一剑可轻易斩杀了你。你若没点能令我感兴趣的话,想拖延时间只是痴心妄想。”

说完,陈长青跨出一步,滔滔气势冲霄而起。

宋雄脸色难看,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身形如水一般晃动一下,显是忍不住想要逃走,但又忍住了。

“陈长青你可知,北邙山中,已然有了五尊鬼侯,胶东侯,舞阴侯很快便会赶来,他们一至,便是你的死期。”

陈长青摇头,剑锋铮鸣,武道真意延伸。

宋雄身形一晃,立刻消失,但下一刻又在更远处出现,继续说道:“还有,宣帝亦将出世,届时,他统领北邙山万鬼,扫荡天下,谁敢不从?”

“宣帝?”陈长青诧异。

“一介匹夫,连宣帝之名都不知?”宋雄冷笑,“后汉之时,宣帝中兴,天下盛世,你竟不知?”

陈长青这才想起,后汉乃是距今千余年的古朝,当时鼎盛一时,疆域辽阔。

宣帝为后汉中兴之主,文治武功均是名垂后世。

于当时,洛城正是都城,后汉君王均葬于北邙山之中。

按照宋雄的说法,北邙山中鬼魂无数,宣帝之魂也要醒来,化作鬼帝?

至于那高密侯,舞阴侯,陈长青倒是不知其名,想来也极可能是后汉朝时的大人物?

看着冷笑的宋雄,陈长青猛然一个跨步,身形如同瞬移,一剑刺出。

这一剑中,凝聚的武道真意蓦地散开分化,将宋雄周围十余丈之地悉数吞没。

宋雄身形一晃,立刻消失,但下一个瞬间,十余丈内的空间如同破碎。宋雄的身影于原位置的三丈外显现,面对着潮水般的剑光,他奋力出剑抵挡,神色惊恐。

与此同时,陈长青身后的虚空中,一团鬼影骤现,利爪朝陈长青后颈抓来。

不仅于此,陈长青的前后左右,虚空裂开,几道不知是人还是鬼的身影突然出现,同时袭向陈长青。

吱吱,小狐狸尖叫着,朝一个方向张嘴一吐,一团妖气轰在一道鬼影身上,那鬼影炸开,化作烟雾朝陈长青手里的空桑镜中而去。

在围攻之中,陈长青身形陡然飘动折向。

噗噗噗,宋雄竭力抵挡,却被无数剑光撕裂了身躯。

但宋雄的头顶处,一道人影浮起,散发着深沉的贵气,陡然遁入了虚空,并未被斩杀。

宋雄的身形扑倒于地,气息全无。

身形转动,左手空桑镜一扬,正面一只鬼爪,那鬼爪连着厉鬼本身,于一瞬间被拉扯着,消失在了镜面上。

陈长青并未有半分停顿,一剑横切,将一道鬼影轻松斩灭。

但就在此时,一黑一百两柄弧形长刀突然当头斩下,来得突兀与阴险之极。

两柄长刀锋锐绝伦,分割阴阳,甫一出手便使陈长青无可闪避。

傲锋神剑还未收回,陈长青也是瞳孔骤缩,左手一扬,空桑镜被他丢了出去。

他的左手探出,如单掌擎天,整个左手忽凝成了铁石之色。

噗噗,两柄长刀阴阳变幻,刀意流转不休,如同搅碎一切的砂轮。

然则切在陈长青手上后,陈长青手掌纹丝不动,生生抓住了双刀,使双刀陡然静止于虚空中。

双刀之后,一个中年男子双目中透着滔天仇恨,催动诡异真气,竟是不退,生生将陈长青压得身躯微沉。

陈长青的脚下,地面皲裂。

这还没完,斜侧里又出现几人,持冰刃狠狠杀来,气势汹汹。

右手的傲锋神剑一转,剑气如瀑,将两人拦腰斩断,剩下的人不得不后退。

头顶的中年男子脸色一变,陡然撒手,身躯遁入了虚无之中。

其他人也都遁入虚无,仅剩下三具尸体。

“阴阳宗苏伯言?”余百岁惊呼道:“阴阳宗果然进了庄子,和厉鬼勾结在了一起?”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

陈长青将手里的双刀丢在地上,掌心也是刺痛,刀痕颇深,只是没有流血。

面沉如水,陈长青忽持剑跃起,身周真气滔滔流转,如同漩涡,直掠向宋氏祠堂。

一掌拍去,本就被陈长青一剑斩破的祠堂大门化作了齑粉,露出其后不大的庭院,以及正对着大门的祠堂中供奉的木像与牌位。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神像与牌位前,燃着几柱香。

然则,在庭院之中,一个诡异的圆形图案被鲜血浸透,血腥味刺鼻。

祠堂两侧厢房中,躺着一条条人影,大多还或者,只是陷入了昏迷,竟多是锦衣卫与当地捕快的装束。

陈长青这一次没有半分停顿,大步穿过大门。

穿过大门之后,却觉光影有所变幻,整个祠堂只剩下朦胧的虚影,气息阴冷荒凉,正是陈长青曾进入过的地府带来的景象。

回头一看,陈长青看到了跟在后头,保持着距离的苏伯言以及另外两个武者,以及四周飘荡的一条条野鬼的身影。

现实中的一切隐去,偌大个宋家庄消失,仅留下朦胧的虚影。

于宋氏祖祠神像位置,一只厉鬼端坐着,气息给陈长青熟悉感,赫然是方才的宋雄——或者说是附身宋雄的那只老鬼。

“陈长青,阴阳宗和你不共戴天,你此番又来坏我好事,今夜你死定了。”苏伯言的声音阴测测传来。

陈长青忽看向东面方向,只见一道湛湛剑光在黑暗中隐现,朝这边而来。

居然是关山月,他也在这里?

“一群废物而已。”陈长青面无表情,一剑斩向庭院正中的地面。

轰,被鲜血浸透的地面被剑气斩碎,而后,于剑气下露出了一片朦胧的光芒。

光芒藏于地下,此刻展露出真容,是一尊尊玉玦,透着浓烈的阴气,上边还有一些符文图案。灵光来自于这些图案,彼此呼应勾连,化作了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应当便是宋家庄的诡异之源了。

此阵沟通阴阳两界,使两界在宋家庄这个地方重叠。

陈长青又一剑斩去。

端坐的宋家老鬼猛然一扬手,一炉香灰自虚无中荡起,漫天洒落,老鬼同时厉喝:“阻止他,刚侯马上就到了!”

呜呜的鬼啸声中,自四面八方,无数孤魂野鬼朝陈长青扑来。

香灰落在这些孤魂野鬼的身上,孤魂野鬼们居然气势暴涨,身形凝实了一两分。

陈长青的这一剑斩下,那阵法轰然作响,灵光暗淡,有破碎之势。

鬼魂们扑至,冲到陈长青身周时,忽发出惨叫。

陈长青身周旋转的真气,在地府中变得赤红,如同炽烈的火焰,任何鬼魂一靠近便灰飞烟灭。

刷,一柄长剑斩来,剑意锁定了陈长青。

陈长青一剑挡住,顺势斩去,那出手的人剑势一变,身形诡异游动,竟避开了过去……赫然又是一位超一流。

阴阳宗来的,不只是苏伯言这位超一流高手。

苏伯言居然没有趁势出手,而是嘴里念念有词,结了一个法印。

伴随着呻吟,两侧地上躺着的一道道人影忽然起身,朝陈长青扑来,为首的非是他人,而是锦衣卫的副千户孟天阳。

孟天阳等数十锦衣卫双目空洞,身上阴气浓烈,面无表情,赫然是傀儡模样。

陈长青眉头微皱,真气流转间,将一个个锦衣卫全都撞飞。

但孟天阳以及另外数个锦衣卫,都是一流以上,却是突破了陈长青外放的真气,直袭而来。

围攻之中,陈长青皱眉,身形闪动着,左掌连拍。

砰砰砰,孟天阳等人被拍飞了出去。

待陈长青反手将阴阳宗的高手杀退时,那阵法灵光剧烈摇动,两道人影显出了形状来。

“刚侯,舞阴侯来了!”宋家老鬼欣喜说道。

“拜见刚侯,拜见舞阴侯!”苏伯言也是松了一口气,笑道:“可算将你们盼来了。”

两道人影显出形状,立于阵法之上,皆是身形魁梧,气势非凡。

左侧一人燕颔虎面,身形昂藏,双手各持一柄黑漆漆短戟。

右侧那人则是身形修长,也是虎背熊腰,手里持着一杆长枪。

二人身上鬼气浓烈,比苏家老鬼更深沉无尽,但除却鬼气之外,二人身具铁血杀气,气度雄壮,有横压天下之势。

他们生前,必为百战名将,人中之雄,为鬼之后方能有如此之势。

左侧那人说道:“宋名世,不过是打开地府而已,居然要向本侯求援?你这积年老鬼,也太无用了点。”

“启禀刚侯,实是遇到了麻烦。”宋家老鬼宋名世来到刚侯身后,说道:“此人名为陈长青,乃武道宗师,阳世第一高手,竟掺和了进来。”

“阳世第一高手?”刚侯似来了兴趣,朝着陈长青一阵打量,说道:“也罢,本侯刚刚醒来,便来会一会阳间武道高手,活动活动。”

说完,他一个跨步,一戟朝陈长青当头劈下。

鬼气涌动,这一劈,刚猛无双,竟是有一戟断山河之势,蕴含着可怕的力量。

陈长青一剑斩去。

叮的一声,一串火星散开,陈长青端立不动,刚侯却是身躯一踉跄,退了数步。

刚侯神色有点挂不住。

“贾复,你成为鬼之后,弱成了这样?”那舞阴侯嘿嘿一笑,竟是嘲笑出声。

“姓岑的,你得意个什么劲?”刚侯贾复哼道:“你以为你成了鬼,还能有生前之勇?”

说完,他双戟一架,朝陈长青道:“大汉胶东侯贾复,谥号刚侯,今天杀你,你若能成鬼,本侯请你喝酒。”

双戟扬起,各划出一道银光,再度朝陈长青劈来。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