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秦时之七剑传人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大师的社死小秘密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大师的社死小秘密

少羽和天明最终会走向怎样的结局?

古寻现在当然不知道。

他虽然会占星术,但他总觉得自己可能差了点类似天道亲睐之类的buff,占星的结果往往指向模湖,不够清晰。

少羽和天明的命运,自然做不到一览无余,甚至应该所得寥寥。

不过他能确定两点:

其一:他们俩迟早都会死。

其二:他们俩大概率不会走向歧路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BE就会变成HE,大概率只是另一种BE罢了。

不过对于古寻来说,他觉着自己做到这种程度,应该说对天明那小子可谓恩重了吧?

不管怎么说,当年公孙丽之死确实有一部分责任在于他的疏忽。

如此一来,他也算还上了欠公孙丽的那份债,不愧对昔年和荆轲的交情了。

几个呼吸之间,古寻脑内心念电转,闪过了如此多的想法,算是好好抒发了一番心中的感慨。

随即,他便要迈步继续前进,不过刚抬起脚就顿住了。

仔细来回看了看侠道王道之后,古寻总算落下这一脚……虽然压根也没踩在地面上。

他选择了走向侠道,毕竟自己闺女在这条路上,而且他对特殊规则版的围棋不感兴趣。

………………

禁地深处。

公输仇拿着那张机关图要,低头仔细攫取着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嗯……从图示看,再过一个转角,就到了中央石室。”

“那里就是连接着动力核心的地方,不过……水下的机关玄武可是个麻烦啊!”

公输仇收起图要,双手背到身后,微微咋舌,有些为难。

他进入墨家禁地,除了想要看能不能抄……借鉴点技术,找点宝贝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想办法对机关城的动力系统动点手脚。

虽说现在来看,靠着鸩羽千夜的奇妙效果,帝国这边已经平推了机关城,但公输仇觉得还不够。

他要彻底毁了这座凝聚了墨家三百年心血的天外魔境——哪怕不能完全摧毁,至少也得让它瘫痪个一年半载的。

想要做到这种程度,最高效,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对动力系统下手。

对公输仇来说,走禁地这边的道路前往水池核心是最合适的。

因为从禁地这边,更靠近玄武水阀。

想要破坏机关城的动力核心,最方便,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对水下手。

从玄武水阀那里他可以直接开启排水阀,将机关城内的水放干,从而让整个机关城停摆。

不过这一方法也存在着阻碍——墨家机关四灵兽之一的机关玄武在水底下憋着,他不好进行任何操作。

虽说他那头巨型机关蛇也有水中行动的能力,但是想在水里和机关玄武抗衡……即使以公输仇的自负,也不敢吹这个牛逼。

最重要的是机关蛇的驾驶室没做防水设计,蛇能下水,但老头不行。

总而言之,操作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但公输仇还是打算试一试。

作为一个机关术大师,他当然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选择放弃,还是可以操作一番的。

实在不行大不了再放弃就是,横竖自己进了这禁地,怎么都不会亏的!

公输仇自觉稳操胜券,悠哉悠哉的又开了一扇石门,走入了一间新空室。

还没等他辨认一下接下来往哪走,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巨大的铁笼子,兜头便把他罩了进去。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什么!?”

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惊叫,一代机关术大师,公输家百年不遇的绝世天才,堪比先祖鲁班的传奇人物——公输仇老先生就被一个最简陋最简陋的机关铁笼给关起来了。

悲!

笼子里面,公输仇气的脸的绿了。

倒不是因为中了陷阱……不对,应该说就是因为中了陷阱。

呃……也不太准确……

总之,一个铁笼陷阱对他而言无所谓,想出来费不了多少功夫,但是中了这个陷阱对他而言绝对是奇耻大辱,是值得铭记一生,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社死事实。

说起来,这也实在不能怪公输仇的水平不行。

他哪里能想到墨家的人会在这条禁地密道的必行之路上,安置一个根本不曾记录,只要有人经过自动触发的铁笼子!

这条隐秘通道正常来说不是只有墨家巨子才会走的吗?

装个铁笼子抓自家的巨子的吗?

还是说就为了算计一下可能出现的入侵者?

这是得有多闲的,才会做这种安排。

几百年来,哪怕是公输家,也只有公输仇借着今日鸩羽千夜之威,以及墨玉麒麟的变幻莫测才得以摸进这座禁地之中。

你们墨家设置这么一个笼子,就为了对付这几百年才出一个入侵者?

不对,这个笼子压根夜对付不了能摸到墨家禁地里的人,这玩意纯粹就是羞辱人的!

一想到这里,公输仇的脸越发的扭曲,由青泛紫,由紫发黑……

不过他没有一直沉溺于生闷气,而是很快就憋着气开始脱身了。

现在禁地里不止他一个人,必须得尽快脱身,否则万一被别人看见了……八成还是他没法灭口的人,他公输仇的一世清誉就全毁了。

全毁了!

………………

轰~~~隆!

一道惊雷炸响在昏暗的天空之中,映亮了半边天色。

电闪雷鸣暂息之际,稀里哗啦的大雨之声再次占据了天地之间这片茫茫大地。

蓟都的寒夜,在雨水的衬托下越发的刺骨冻人……

这便是红莲从雪女眼中看到的她记忆中当年旧事的开端场景。

当年的蓟都相识之事,知道详情的除了雪女这个当事人外,就只有古寻和焰灵姬了。

但是对于当年的旧事,焰灵姬并没有详细的向红莲讲述过,只是偶尔随口说过一些——所以先前她才能粗略的说出某些部分。

这种事,焰灵姬不可能没事拉着别人详细复述,而红莲又是个爱面子的人,尽管对这些狐媚子勾引自家男人的详细过程很感兴趣,却不愿意主动追问。

当然了,以她们俩相爱相杀的相处模式,如果她过于热衷的追着焰灵姬问的话,能否得到答桉不好说,一番戏耍玩弄绝对少不了。

所以,为了一探当年往事,今天红莲特意算计了雪女一番,总算是找到以火魅术来窥视她脑海中回忆的机会。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