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三国从救糜夫人开始 > 第970章 刘封,汝敢辱朕妻子

第970章 刘封,汝敢辱朕妻子

范阳和蓟城之间,是涿郡的郡治涿县。

这座郡城夹在两座大城之间,地位不起眼,规模也不大。

不过,麻雀再小,也有五脏,涿县毕竟是郡城,有坚实的夯土城墙可以抵挡,也算是范阳至蓟城必经之路上的一处中转要隘。

这一次,司马昭一路南下,取道涿县,以为辎重周转,他的这一图谋,看似稳妥,但其实早被刘封看穿。

十月上。

汉国皇帝刘封留征北将军钟会继续围困范阳,自引汉军中军精锐一万人绕过范阳北上,抢在司马昭联军到达之前,抢占涿县。

担任汉军先锋的傅佥,仅比司马昭的部将孟观早了半个时辰。

孟观此人,年不过二十,渤海郡东光人氏,初为司马炎东宫帐下督,因擅天象而被司马炎赏识重用,这一次司马昭出征,手下实在无人,遂提拔了孟观为先锋将。

傅佥、孟观两军,在涿县不期而遇。两支军队一个要南下范阳,保住最后的重镇,一个要全歼援敌,一举平定九州,一遇上就杀了一个火热。

因为傅佥的动作更快,作战经验也比孟观要丰富,汉军中军得已抢先一步进驻涿县城内,而晋胡联军在晚了一步之后,只能在城外扎营歇于军帐,好在这支联军中胡骑甚多,暂时倒也不用担心汉军袭营。

有城垣和汉军中军保护,刘封自不惧会有不长眼的胡骑来找自己麻烦。

既然稳坐钓鱼台,刘封也不介意再刺激司马昭一下,要是能让这位大晋皇帝失去理智,这仗就好打了。

在一次城头巡视之中,刘封不轻意和王元姬一起,站在城楼高处指点城外晋军营垒,这一幕正好被晋胡联军的游骑发现。

“刘贼,敢辱朕的妻子,王元姬,汝这不知羞耻的娼妇,待破城之后,朕要将你们两个,千刀万剐,以消今日之恨。”

司马昭得悉城头发现刘封的黄罗伞盖,心中一阵烦燥。

这几年来,虽然他也宠幸了郭槐等不少的女人,但比较来说,最后胜出的还是当初的元配王元姬。

“告诉孟叔时,立即勐攻涿县,破城之后,朕升他为镇南将军,秩比二千石。还有,再告诉他,朕有意招他为婿。”

本想要打持久战的司马昭,彻底被刘封给惹怒了。

刘封、司马昭先后带兵赶到涿县,两人一个有意点火,一个失去理智,汉、晋两国皇帝亲临战场,这使得涿县一下子成为这一场大战的焦点。

——

范阳。

汉军中路军前营驻地。

征北将军钟会脸色难看,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攻城战迟迟没有进展,这让他的心情很是不爽。

这一次北伐残晋,钟会被刘封委以重任,汉军中路军前军也是兵强马壮,比起当面的晋国幽州刺史王乂、段氏鲜卑两部要强了不知多少。

要是两军对垒野战,钟会有信心一举将王乂、段日务尘一举扫平,但事己愿违,偏偏在中路军进攻的路线上,有范阳这座坚城挡路,要是不拿下范阳,中路军北上蓟城就难了。

“文鸯将军,你部攻城多日,为何迟迟无功?”军帐之中,钟会心中憋气,在环视众将之后,将出气的对象放在了勐将文鸯身上。

文鸯银盔亮甲,神情英武,听到钟会质问,眼眸中厉色一闪:“征北将军,城中之敌死守不出,鸯就算有万夫不当之勇,亦无用武之地,昔日陛下用将,多用所长,鸯之长者,在于野战,今却只能强攻城垣,不克又能如何?”

文鸯这句反驳的话一出,钟会不由得脸色大变。

刘封用兵的能力,汉军上下无不赞同,文鸯作为刘封弟子,更是对刘封崇拜不已,相比来说,钟会一介文士出身,就算因名望被提拔上位,并取得了不小的战功,在文鸯看来,也不值得他看重。

“文次骞,你若是不服本将军,可退出中路军,提请陛下另行安置,若是还在本将督下,那就得听从将令,不得违抗。”

钟会三角眼睛彷若要喷出火来,要不是文鸯太过勇勐,兼又是刘封弟子,他这会儿已经下了斩首文鸯的命令了。

文鸯听言,一抱拳,道:“征北将军才高八斗,心计迭出,然本将能力有限,实难胜任先锋之职,今日正好,且辞了此职。另外,鸯闻陛下已经带中军到达涿县,正在围堵司马昭援军,此去正好与之会合,看看能否立下大功。”

说罢,文鸯也不等钟会同意,就蹬蹬蹬的转身离帐。

“诸位,文将军瞧不上我们,想要另谋高就,人各有志,我钟会也不勉强,不知哪位将军愿意接替文鸯为先锋?”

钟会目送文鸯离开,眼神凌厉,心头却是长出了一口气。

在汉军之中,要想树立名望,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战绩,但很显然,钟会能拿得出手的功绩不多,文鸯若是留在军中,对钟会来说,不是好事,反而是争功的隐患。

“禀征北将军,末将愿率部为先登?”刚刚投了汉国的前魏旧将丘建第一个跳了出来,出声请令。

“征北将军,末将与王叔元有旧,愿修书游说其归我大汉?”接着丘建说话的,是夏侯家族的后人夏侯庄。

文鸯一走,钟会军中的曹魏投降将领,一个个也活跃起来,他们投靠大汉没有多久,可以说寸功未立,有文鸯在,这些人想要争功,也不敢跳出来。

“好,诸将有此壮志,本将军定当重用,哈哈哈,用不了几日,范阳必入我钟某人之手。”钟会仰天大笑,独领一军再无阻碍的滋味,让他有些飘飘然起来。

钟会在得意之下,并不知晓,在帐下诸将之中,在汉军中不起眼的前魏旧将徐盖正盯着他的身影许久。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这是刘封一贯的将将策略,但在钟会这里,刘封却是留了一个心眼。

文鸯在明,徐盖在暗。

万一钟会有什么异心,那刘封分分钟就能知晓他的异动,到时候,不用一场成都之乱,以徐盖的斧法,当可以来一个力斩钟会,震慑诸将。

零点看书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