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婆娑世界的行者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往昔惆怅如梦,转眼斗转星移

第三百四十六章 往昔惆怅如梦,转眼斗转星移

镇元子讲到这里,无奈地笑了笑,继续说道:

“唉,这小子一贯都很狂妄自大,做出这种特立独行的事情来,倒也不算太奇怪,所以我们当时也没多问。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过有了今天的怪事,再回忆起来,就越想越不对劲儿了。”

玄冥有点不以为然:

“这只能说明是巧合而已,我师兄卓尔不群,常常有些出人意料之举,这种事倒很像他会做的。”

镇元子却摇摇头说道:

“光是这一件事,你或许可以这么说,但相隔这么久,同样的事情连续发生在他们父子俩的身上,你还觉得这会是巧合么?”

玄冥低垂眼皮,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无力反驳。

似乎是觉得有些口干,她掏出两瓶酸梅汁,自己拧开一瓶喝了两口,又递给镇元子一罐,同时缓缓说道:

“好吧,我承认。不过前辈你把我叫过来,到底想说什么?”

镇元子摆摆手,没有拿她的果汁,也并未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你是辛元礼的同门师妹,而且小时候常跟他在一起玩儿,对他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玄冥闻言,眼中有华彩流转,那些遥远的过往就像永逝的韶光,一去不回,只能在脑海中留下一幕幕深刻的画面。

“师兄是个好人……”

她如是说,“不过也是个苦命的人。”

“我们认识的时候还都很小,我大概四五岁,他也就六七岁而已。我爸去东北的时候,因为出身不好,没人愿意和我家来往,更没有小孩子愿意和我玩儿,只有辛家的祖老太爷不嫌弃我们家,还收了我爸为徒,拜入了八卦门。

“我们两家走得近,师兄也像对待亲妹妹似的照顾我。那时候我家受歧视,有些大孩子欺负我,往我身上扔炮仗,丢泥巴,都是师兄替我出头。

“他打不过那些大孩子,就拎着割草的镰刀,跟他们玩儿命。从那时候起,师兄就有一股狠劲儿,从来不会因为自己弱小,就向别人低头。

“呵呵,说起来辛子秋那个愣头愣脑的驴脾气,就跟他老爹一模一样。”

谈及师兄辛元礼,玄冥脸上就不自觉地泛起了笑意,露出了少女般的俏媚。

镇元子干笑一声说道:

“我不是问你这些……我是想问……啧……”

他不自然地咂了咂嘴,歪着头,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听说辛元礼这里有点问题?”

玄冥脸色一变,目光突然变得冷冽起来,她终于明白镇元子把自己叫来的用意了。

“你说什么?”

镇元子微微一笑:

“别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天底下就没有能瞒住人的事情。辛元礼在燕京和美国的住院记录,我这里还各有一份呢。”

玄冥的脸更冷了,两道眉毛也竖了起来:

“你私底下派人查他?”

镇元子迎着玄冥的目光,丝毫没有退缩:

“你说呢?我当然查过他,而且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他当时离超越九阶行者,成为至强者只有一步之遥。一旦突破成功,他就不受婆娑世界对普通行者的限制,在现实世界中同样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样的人,不查清楚怎么行?

“他脑子有问题,万一犯起病来滥杀无辜怎么办?至强者的力量,足以毁天灭地,到那时后悔都晚了。”

他顿了顿又说道:

“你以为只有我查过他么?你去问问元始天尊,还有灵山的燃灯古佛,他们都派人调查过辛元礼,而且从小到大事无巨细,目的就是要确保他背景清白,不会做出伤害现实世界的事情。”

玄冥愕然,镇元子说得理直气壮,而且言之有据,她根本无从反驳,只能说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问我做什么?”

镇元子说道:

“有些事情是查不到的,他的童年是在东北小山村度过的,我们这里完全没有记录,后面的医疗报告和心理医生诊断也没说明白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病的,到底是天生还是后天受了刺激,这些事情,你应该多少知道点吧。”

玄冥摇了摇头:

“你说的这些我一点也不知道,真的。我只知道师兄小时候常常一个人自言自语,明明身边没有人,却好像在跟人对话似的,有时候还又哭又笑,疯疯癫癫的,倒是有点瘆人。

“除了我之外,别人都挺怕他,也没什么人跟他玩,只有我一直陪着他。其实他那时候病得不重,每次要发病之前自己也有预感,都会告诉我,让我离远点,怕伤着我。”

“只不过,那时候挺忌讳‘精神病’这三个字的,所以他家里人也一直拖着,没带他去大医院治疗什么的。

“我跟我爸搬到燕京之后,过了两年听说他也来了这边治病,我一直想去找他,但我爸好不容易托人打听到医院的信息找过去的时候,又发现那家医院出了医疗事故被查封了,至于他转去了哪里,我们就实在查不到了。”

“几年之后我再见到师兄的时候,已经完全看不出他的精神有任何问题了,我还以为他治好了病,谁知道他最后还是美国犯了病,而且还死在了芝加哥。”

她想了想又补充道:

“师兄的这个病,我一直在为他保密,一来因为他是个苦命人,二来我知道他打心眼儿里是个好人,即使压制病情很辛苦,但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绝不会伤害无辜之人的。”

镇元子皱了皱眉头:

“你知道的就这么多?那你觉得辛元礼是天生就有病,还是小时候受了什么刺激,诱发了精神病?”

玄冥坦然道:

“应该是天生的,我从小就在辛家长大,他们一家都是好人,邻里关系也特别和睦,虽然没有什么大富大贵,但也吃喝不愁。这样的家庭,能刺激到他什么呢?”

镇元子听完,静默不语,半晌无言。

玄冥忽然问道:

“你说了这么多,又对辛元礼问东问西的,到底跟今天浮生境试炼有什么关系?”

……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