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重生过去,我在人世间 > 第288章 言传身教

第288章 言传身教

“我不会!”孙小宁的回答十分干脆,没有半分犹豫。

“为什么?”郑光明问。

“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娟姐给的。只要她有意我们在一起,我会毫不犹疑答应她。”孙小宁同样直言不讳。

“你的意思,和我在一起是为了报答我姐的恩情?”郑光明眼睛红了起来。

“不完全是。我说过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很有安全感,从没有排斥过你。”孙小宁冷静地说道。

“我懂了,其实您不必委屈自己的。你要是不愿意,我姐不会强求你的。”郑光明叹声说。

“我不觉得这是强求。女人早晚要嫁人的,能跟你在一起,我不觉得委屈。”孙小宁的话更加的冷静。

“那我今天晚上想抱着你睡,你愿意么?”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郑光明的话更加的直白。

孙小宁站起身来,对着郑光明轻声说:“我现在去洗澡,房门不锁,你随时过来都行。”

说完,孙小宁大步离开。

没用多久,二楼的浴室便传来了洗澡的声音。

郑光明握起拳头,用力捶了捶桌子。

……

港岛,振邦大酒店。

在振邦大酒店总统套房大床上,陆天和郑娟尽情享受着两人间的独处。

也许是只在港岛呆上一周的缘故,两个人格外珍惜每一个晚上。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嘈杂声方才停息。两人并靠在一起,让激情过后的身体彻底放松。

房间外的座钟敲了十一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郑娟侧过身,看着陆天说:“陆天,你说家里只有光明和小宁两个人,会不会……”

陆天同样侧过身,揉着郑娟的头发,“这个,不好说。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郑娟微微点点头,“陆天,要是没有。你说是小宁不愿意,还是光明不想?”

陆天平过身去,想想说:“小宁就算心里不愿,为了报答你的恩情,也不会拒绝的。真要是没发生什么,更多还是因为光明。”

“你怎么这么清楚小宁心里想什么?”郑娟问。

陆天侧过身,看着郑娟,“玥玥跟我说过,孙小宁觉得现在她的一切都是你给的。无论你让她做什么,她都会答应。即便她不爱光明,对光明也不反感,自然不会拒绝。”

郑娟望陆天身前凑凑,“那光明的原因,又会是什么?是因为对晓夏的爱么?”

“要是因为这个,倒不算什么大事。我担心他心灰意冷,又想着出家了。”陆天喃喃道。

“不会吧……”郑娟心里泛起了滴咕。

陆天伸出手臂,将郑娟抱在怀里,“但愿不是这样。”

……

半山别墅,郑娟住所二楼。

洗澡过后,孙小宁内衣内裤都没有穿,只穿了一件睡裙,躺在了床上。

门关着,却没有锁。

她不清楚郑光明会不会进屋,不过她清楚,郑光明要是进屋,那他将成为自己第一个男人。

进屋差不多半小时后,楼梯处传来脚步声。

孙小宁知道,是郑光明上楼了。

这个时候,孙小宁一下紧张起来。

尽管她不再是初到港岛的大陆妹,在娱乐圈那种大染缸里面摸爬滚打了两年,看尽了世间百态。

不过,孙小宁毕竟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真的要到了这一刻,该紧张,一样会紧张。

脚步身由远及近,由近又变远。

孙小宁稍稍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脚步声再次响起,孙小宁的心又揪了起来。

这一次,郑光明还是没有进到她的房间,听脚步声,应该是去了浴室。

听着水声阵阵,孙小宁心潮此起彼伏。她不清楚郑光明从浴室出来之后,会不会进到自己的房间。

不过,她已经做好了郑光明进到她房间的准备。尽管郑光明不是她爱的男人,却也不是她厌恶得男人。能和郑光明在一起,稍有遗憾,却也能接受。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了浴室开关门的声音。

听脚步,郑光明已经从浴室走了出来。

孙小宁的心怦怦跳个不停,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脚步声临近,到了她的门口,郑光明停下了脚步。

世界彷佛静下来一般,能听见的只有心跳。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门外的人始终没有推开房门。

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再响,由近及远,直到听到不远处的门声,方才寂静下来。

躺在床上的孙小宁长长松了一口气。她知道,郑光明不会再来了。

尽管她不厌恶郑光明,可还没有把身子交给他的心理准备。没什么事,最好。

裹着被子,孙小宁没用多久便进入了梦乡。也许是门没锁的缘故,这一晚上她睡得并不实,时常被梦境惊醒。

睁开眼睛,没有什么特别,方才重新睡去。

……

振邦酒店,总统套房。

陆天惺忪忪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将郑娟搭在他身上的手臂放下。

正想起身穿衣,这时,郑娟也睁开了眼。

挽了挽陆天的手臂,郑娟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开口道:“陆天你说光明和小宁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我觉得,不会。”陆天想想后,肯定说。

“为什么?”陆天问。

“很简单。无论是光明还是孙小宁,都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这就意味着了,一定有一方要主动,另一方不排斥才行。无论是光明还是孙小宁都不是主动的人,两个人还没有恋爱,自然不会怎样。”陆天揉着郑娟的秀发说。

郑娟听后恍然大悟,“陆天,你都知道他们不会怎样,怎么不早跟我说。要是知道这样,昨天晚上还不如回去住了。”

“我也是瞎猜,万一喝点酒,也说不好真的做什么了。”陆天笑笑。

“要是仅仅是喝了酒,才做了什么事,就不是我希望的。光明是我娘唯一的儿子,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呢,我可不想让他出家。”郑娟叹了口气。

“那还不如去找个懂这些的,勾引一下光明,等他体验过人世间的美好,就不想这去当和尚了。”陆天轻笑着。

听了陆天的话,郑娟狠狠掐了陆天一口,“你这个坏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能吐出象牙的,肯定不是狗嘴了。”说着,陆天的嘴又压在郑娟双唇之上。

……

半山别墅,郑娟住所。

晨光透过窗帘照进屋中,郑光明努力睁开了眼睛。

此时的他,脑子胀的厉害,剧痛袭来,像炸开一般。

按理说,郑娟住所的酒,都是好酒,通常不上头,不过,昨晚郑光明喝的太多了。本来不上头的酒,也上了头。

用力摇摇头,回想昨天发生过的事。郑光明清楚记得,昨天晚上,他想过进到孙小宁的房间。

不过,最后时刻,他还是犹豫了。

和孙小宁一番交谈,郑光明能感受到,孙小宁愿意和他同床,更多的是感激郑娟所给她的一切,并不是对他有好感。

即便这样,郑光明还是有进到她房间的冲动。可就在要推开门的一刹那,徐晓夏的影子浮现在郑光明的脑海。

郑光明深知自己没有陆天的本事,喜欢他的女人能相互容忍对方。真要是和孙小宁发生了关系,和徐晓夏就更不可能了。

于是,本来准备推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

尽管头疼的厉害,躺了半晌后的郑光明也想好。等陆天回来,他要取取经,争取让徐晓夏回心转意。

郑光明知道追求徐晓夏不容易,不过,不试怎么知道应该是不行?

于是,郑光明从床上爬了起来。出了门,来到卫生间。

刚到卫生间的门口,正见孙小宁从里面出来。

与郑光明还穿着睡衣不同,孙小宁已经穿好的衣裙,梳好了头发,还化了澹妆。

见是郑光明,孙小宁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开口道:“光明,你起来了。”

郑光明“嗯”了一声,看孙小宁穿戴整齐,问:“小宁,今天周末,你也要出门?”

孙小宁点点头,“是啊,今天要拍新歌的外景,早晚些去。”

“吃过早饭了么?”郑光明问。

“吃过了。刚才我看你还睡着了,就没叫你,我一个人吃的。”孙小宁浅浅笑道。

“那,那你,快去吧。”郑光明随口道。

“那我走了。”孙小宁倒是很干脆说完,转身离开。

见孙小宁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郑光明有一种恍忽的感觉。

他有些不敢确定,昨天是否真的说过,要和孙小宁同床的话。也许是自己喝多了,做的梦也有可能。

冲了个热水澡,脑袋不像之前那么疼了。郑光明从浴室走了出来,回到屋里换上一身干爽的衣服,走到楼下。

这时,陆天和郑娟手挽着手,从外面走进来。

看到从楼上走下来的郑光明,郑娟开口道:“光明,昨天生日过的怎么样?”

“喝多了,记不起来了。”郑光明挠挠头。

“除了喝酒,就是喝酒?”陆天拍了拍郑光明的肩膀问。

“除了喝酒,就是喝酒。”郑光明答。

“孙小宁陪你喝的?”陆天又问。

郑光明咬咬嘴唇,点点头,“是,孙小宁陪我喝的。”

“她也喝多了?”陆天向楼上望去。

“她今天要拍外景,没喝多少。”郑光明想起孙小宁早上跟他说的话,本末倒置说了一遍。

“光明,你还没吃早饭吧?”郑娟见餐桌只有一副碗快,问。

“我冲了个澡,刚下楼。”郑光明解释说。

“我和你姐夫也没吃,咱们一起吃。”郑娟拉着郑光明来到餐桌。

陆天和郑娟坐在一边,郑光明坐在另一边,默默不语。

郑娟看郑光明似乎有心事,放下碗快,问:“光明,你怎么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姐,没什么,就是昨天晚上酒喝多了,头还有点疼。”郑光明撒了谎。

“不能喝,就别逞强。”郑娟责怪道。

“娟儿,酒量这种东西,越喝越能喝。光明也过二十了,应该练练酒量了。”陆天笑道。

“就你这些歪理邪说。以后,你要是把光明带坏,看我能饶了你。”郑娟白了陆天一眼。

“姐,姐夫说的话,你不是都当成真理么?怎么也怀疑起来了?”郑光明笑着说。

“他的话也不能全信,要甄别看。”郑娟笑道。

“姐,你越这么说,我越要多听听姐夫的话了,姐夫,吃完饭,咱们到外面聊聊?”郑光明吐吐舌头说。

“好,你说,我听。我说,你听。”陆天笑着说。

……

吃过晚饭,陆天和郑光明走出别墅,一起来到公园。

这个季节的港岛,是天气最舒服的港岛。温度适宜,穿西装不觉得热,穿衬衫不觉得冷。

陆天穿着衬衫,而郑光明则穿着紧身西装。

两人坐在草坪处长椅,陆天扭过头,开口道:“光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这一次,郑光明没有隐瞒,身子前倾,双手叉在一起,支着下巴,“姐夫,你是怎么让那么多姑娘对你死心塌地的?”

听了郑光明的话,陆天微微一笑,拍了拍郑光明的肩膀,“我可没你那么大本事。”

郑光明摇摇头,“姐夫,我姐明知道你外面还有其他女人,一直对你不离不弃,这还不是本事?”

“那是你姐傻,别的女人可没这么傻。说吧,是不是遇到难心事了?”陆天问到了正题。

郑光明想想说:“姐夫你说晓夏明明一直喜欢我,怎么我追求她了,她反倒疏远我了?”

听了郑光明的话,陆天身子向长椅的靠背靠了靠,说:“你和晓夏的事,你姐跟我说过。我觉得,晓夏心里还有你,现在不理你,很多是心里的优越感在在作怪。”

陆天帮着郑光明分析着。

“不会吧?我怎么感觉,现在晓夏看不起我了。细想想,晓夏可是豪门千金,长得还好看,看不上我也正常。”郑光明叹了口气。

“你啊,太不了解女孩子心了。晓夏真要是看不上,前些年会那么喜欢你?不过,你说的没错,你要是再不上心,遇到个死缠烂打的,搞不好晓夏真的会移情别恋。”陆天提醒着郑光明。

“姐夫,你说我要是上心的话,还有可能追求到晓夏么?”郑光明侧过身,问陆天。

陆天没有马上回答,思量片刻后说:“光明,我通过优势、劣势、机会、挑战四方面帮你分析一下,你和晓夏在一起的可能性。”

“姐夫,不用这么复杂吧?”郑光明摇摇头。

“光明,其实也不复杂。”陆天拍了拍郑光明的肩膀。

“那我听。”郑光明点点头。

“先说说,你的优势。最大的优势是你姐,你姐也是她姐,最关键的是你姐是嫡生,晓夏是庶生,地位完全不同。尽管比你这个干弟弟要强,也强不了太多。所以,她那个豪门千金的身份,你没必要有太大压力。

相反,因为你姐,你和晓夏从小一起长大,这份感情,其他人是比不了的。”陆天真真假假说了一套,听的郑光明似懂非懂,只是点头。

陆天见郑光明听进去了,又说:“再说说你的问题?”

这个话题郑光明更关心,忙问:“姐夫,你说说,我问题在哪?”

陆天站了起来,跺了几步后说:“你的问题其实不算什么问题。”

“不算问题那是什么问题?”郑光明不解。

“你的问题,就是之前太高傲了,晓夏要报复你。”陆天一语道破天机。

“不会吧。姐姐让小宁住到二楼她的房间,她都不在乎,说明心里早就没我了。”郑光明摇摇头。

“你想多了。徐晓夏之所以不在乎孙小宁和你住在一楼,并不是不在乎你,而是考验你,你要是真的和孙小宁发生了什么,你就彻底没戏了。”陆天解释说。

听了陆天的话,郑光明暗暗庆幸昨天晚上没有冲动。这要是进了孙小宁房间,就追悔莫及了。

想到这里,郑光明问:“姐夫,我知道之前的错,你看有什么什么办法,亡羊补牢,补救一下?”

看到郑光明一脸真诚,陆天坐回郑光明身边,说:“下面我就说你的机会。”

“什么机会?”郑光明问。

“再有半个月就是晓夏的生日,你买上九百九朵玫瑰,表达一下你的心意。明确告诉徐晓夏,你爱她。”陆天接着出着主意。

郑光明犹豫了,想想说道:“姐夫,我的生日晓夏是知道的,她连个电话都没有。她的生日我去给她送花,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当年在吉春,我追求你姐的时候,不是大块煤、鱼肉蛋天天送么?”陆天说起当年的事。

郑光明想了想,点点头,“姐夫,我听你的。不过,她要是不接受我的求爱怎么办?”

“她不接受是大概率的事,你要有心理准备。”陆天再次提醒郑光明。

“那,怎么办?”在郑光明眼中,陆天就是救世主,问什么,就能得到答桉。

“软磨硬泡,死缠烂打。你和她不是在一所大学么?每天都去给她送花,每天早饭午饭都去和她见面,不要怕她烦。”陆天传授着经验。

“要是这样还是不行呢?”郑光明又问。

“春节之前,我会来港岛参加大哥和徐晓秋的婚礼。你坚持两个月,要是徐晓夏还是没有接受,我再告诉你新的办法。记住,无论徐晓夏怎么冷言冷语,你都不要在意,知道么?”陆天说。

《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

“姐夫,我知道了。”郑光明用力点了点头。

“除了这些以外,你也要留意,有谁在追晓夏,和晓夏到了什么程度。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懂吗?”

“可我怎么知道,谁在追求晓夏啊?”郑光明挠挠头。

“你姐不是给你不少零花钱。你去找个私人侦探,一查不就知道了?或者,我跟你姐说,让她帮你调查调查。”陆天站了起来说。

“那还是让我姐帮我打听打听吧。”郑光明笑着说。

“行,那我就好人做到底,这个忙,我帮了。”说完,陆天拍了拍郑光明的肩膀。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