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 316 交锋

316 交锋

“既然我们要对赤魟出手,那么宜早不宜迟。”

“大栗岛的东面海岸,临近位于山林里的赤魟神社。我之前留意过,在贽祭存在于岛上,赤魟祭持续的这几天时间里,赤魟大人会不定期于深夜,收敛气息出现在那里。”

八尺女交代出了她所掌握的关键信息。

即赤魟大人有可能出现的时间和地点。

她提议,接下来明天、后天乃至大后天,神谷川都于夜晚埋伏在大栗岛东侧海岸附近,等待赤魟现身。

而八尺女自身,则是尽可能地继续进行休息,确保战斗力。

然后在赤魟大人出现的第一时间赶赴战场,给予支援。

神谷川:“贽祭吗?那个叫浅川半平的男孩,明天应该要离开大栗岛,去往青森县那边的大医院了吧?”

八尺女:“赤魟大人不会让他离开的,几十年前那些成为贽祭的孩子没有一个离开过大栗岛的。甚至就算能离开,他们的结局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成为贽祭的那一刻起,就代表他们的身体和生命就已经完全交给赤魟享用了。”

“嗯……”神谷川垂眼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那就先这样吧。”

双方又简单交流了一会,神谷便道别离开了。

走的时候,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正如八尺女说的那样。

讨伐赤魟大人宜早不宜迟,没有太多时间可以耽搁。

所以,结城大叔那边的支援估计是等不到了。

但有了八尺女的协助,局面还算乐观。

最好的情况是,赤魟大人处在虚弱期,光靠玛丽就可以战胜。

“不过,也要做最坏的打算。”神谷川在心里这样想道。

最坏的情况是,大栗岛上除了八尺女外,真的存在着两尊荒神。

一个是身穿鲜艳红和服的赤魟大人。

另一个是衣衫褴褛,名讳不为人所知的“渔获饥荒之神“。

神谷川一方对赤魟下手的话,第二尊荒神会连带加入战斗,站在赤魟那一边。

事情要是真发展成这样,战斗就有些艰难了。

但真到了那个时候,神谷这边也并非全无胜算。

玛丽加上得到充分休息的八尺女,己方有两个B级怪谈,是可以正面对抗两尊荒神的。

而且,剩下的神谷川本人和般若组合,也有着半步B级的水平。

加上犬神和食梦貘的协助,还有云外镜等一系列道具。

林林总总捆绑在一起,四舍五入,约等于己方有三个B级水平的战斗单位。

以三对二,优势在谁就不用多说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这样子正面都打不赢,那神谷川还有一张威力极大,自损八百,但是能伤敌八千的底牌。名为——

“老乡救我!”

关于东渡者混乱呓语的相关的特性,卖药郎曾给过一些说明。

譬如,以神谷川现在的身体素质和实力,东渡者名讳喊个三次就差不多了。

作死喊第四次、第五次的话,应该会带来不小的未知负面影响。

但这并不是说第四次、第五次就一定不能喊了。

特定情况下,陷入绝境,还是可以死马当活马医尝试的。毕竟两害相较取其轻,被状态奇怪的东渡者影响,总比当场死亡要好。

迄今为止,神谷川一共有效喊过东渡者的名讳两次。

全是在里世界喊的。

一次是在猪王洞窟里面看壁画,另一次是在退治堕山彦的战斗中。

理论上,还存在着一次安全呼叫东渡者“拉老乡一把”的可操作空间。

另外,卖药郎还解释过——

他的师父是以一种异常的状态,被困在里世界中的某处的。

一般来说,只能对里世界中的呼唤给予回应。

这也是神谷川在里世界喊东渡者的名字会招来呓语,但是现实中其他人喊就不会有影响的原因。

不过,神谷目前已经达成呼唤两次东渡者,且未疯未死的成就。

东渡者应该已经对他进行标记,成立了一定程度上的联系。

接下来,神谷川在现实里喊这位老乡的名字,也能招来呓语降临。

只能说,老秦老乡还是很重感情的。

已经和神谷川一回生,二回熟了。

“但说是这么说,能不喊他的名字还是不要喊为好。那位老乡现在的状态给人感觉很克系,我在大栗岛上又自称了这么久的民俗学者……这buff一叠加,简直是作大死……”

……

八尺女目送着神谷川离开。

等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八尺女转身看向身后的鹿野屋:“雪乃,我要去讨伐赤魟了。”

“唔……虽说我觉得命运之轮是好人,但他的那什么式神,真的有八尺大人你说的那么厉害吗?八尺大人,接下来一定要小心呀!”

小JC仰头,眼神里带着关切,不过视线依旧被八尺女丰腴的胸口阻挡。

“那位除灵师先生很强。”八尺女伸手,摸了摸鹿野屋的脑袋,示意她不用担心,继而又补充,“雪乃,我记得你说过,只要我同意与赤魟为敌,你就会给额外画五份漫画手稿对吧?”

“啊?那个现在还能算数的吗?”

“怎么不算呢?”

“那……那我画就是了啦。”鹿野屋点了点头,“但肯定没有那么快的。”

既然八尺大人要去对抗邪神,JC小画家别的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多画几册和八尺女口味的漫画,聊表敬意。

“如果太累的话,只画三份也是可以的。不过其中一份,我要定制的。”

八尺女这样说道。

她原本温和如小夜曲的声音,变得含湖起来,仿佛带着一股湿答答,粘乎乎魅惑感。

“您、您要定制什么呢?”

鹿野屋感觉气氛又变得古怪起来。

八尺大人的眼里,好像又要开始冒起爱心了……

这可不兴冒啊,八尺大人!

八尺女的脸色慢慢绯红起来,甚至连眼神都显得迷离,似乎是陷入了什么奇怪的幻想中难以自拔:

“女主角就按照我来画。男主角的话,就画成一个涉世未深,但坚毅强大的少年除灵师好了。漫画的名字我都帮你想好了,就叫《八尺大人的秘密巡游》。”

“我……尽量吧。”

鹿野屋无奈叹气。

感觉八尺大人没有直接说按照“命运之轮”的外形来定制男主角形象,已经算收敛了……

但话又说回来。

为什么会有人想看以自己为原型的本子呢?

真的不会感觉到奇怪吗?

八尺大人……真的好怪!

……

镇医院里的浅川半平,第二天确实没有离开大栗岛。

因为这天下了大雨。

一整天海上的风浪都很大。

神谷川白天在旅店休息,等到了晚上,则是按照约定好的那样,来到岛屿的东侧海岸边蹲守。

暴雨如注。

豆大的雨点从昏暗无比的天空中不断坠落。

噼噼啪啪砸进树林里,或是坠进海面。

整条东侧海岸线,现在都潮湿无比,水汽浓重。

雨水的气息完全浸透了这里,代替了原本的海洋气味。

神谷川披着厚实深色雨衣,站在海岸之上的树林里,静立不动。

微缩起来的童孔,始终注视着海面的方向。

海上白浪黑礁互相拍击,浪沫飞溅,发出巨大声响,再配合上暴雨和呼嚎的大风,令人心季。

神谷在海岸树林里守了很久。

期间只从【蜃气布袋】里面掏出了奶油菠萝包随意啃了,也不在乎是不是面包上是不是混了雨水。

之后还喝了一罐听装的咖啡解乏。

一直到了后半夜,精神开始涣散,身体也逐渐疲惫。

“哈——困了……话说,我现在好歹也有6点的体质点。应该算是比正常人强壮优秀很多,熬夜在雨里待了这么久,之后应该也不至于生病吧……”

神谷的注意力开始难以集中,开始想一些有的没的。

“阿巴……”

这时候,被神谷川放出去,在沿岸查看情况的小小老头穿过湿漉的灌木枝桠,来到了神谷川的脚边。

“有发现了?”

“阿巴!”

“……”

神谷川开始在自家斥候的带领下沿着海岸线移动起来。

小小老头刚刚汇报,他在数百米之外的地方,发现了疑似赤魟大人的陌生强大怪谈气息。

来了!

等了大半个晚上,在雨里遭了这么久的罪,终于来了。

神谷变得稍稍紧张,且极其亢奋。

这种状态让他的精神变得高度集中,身体上的疲乏一时间也感受不到了。

“用你的身外身通知八尺女,我们这边可能要开战了。”

“阿巴!”

朝赤魟大人出现的地方赶去的同时,神谷川还不忘联系队友。

八尺女在昨晚谈结束后,就重新陷入了沉睡。

神谷将小小老头mini临时抽调到了她的地藏像边上,以便一有情况发生,双方可以快速联络。

……

青黑色的海浪之上,泛着苍白的浪花泡沫。

有一抹极其鲜艳,极其醒目的红色,在浪涛里面沉沉浮浮。

那海里的红色物体,距离海岸越来越近。

过了一会,终于是飘荡到了岸边。

原本那红色是扁平状的,但是上岸后就开始拔高,直立起来。

最后变化为一个穿着鲜艳华丽红和服,白发白须,慈眉善目的老者样子。

和之前浅川半平于“梦境”中见到的老人,长得一模一样。

这便是在大栗岛周边游荡的赤魟大人了。

赤魟上到岸上,拱手立着,那一身鲜艳的红色和服沾水,于黑夜中反而显得越发刺眼。

腥湿的液体,顺着他的衣摆滴滴答答下淌。

落到海滩沙地上晕开,沾染出点点如血液般的红色印记。

嘶啦。

忽然之间,赤魟的面部下方,以及整个胸口腹腔,都撕开了一道极大的血淋淋豁口来。

数不清的中空腔管从里面探出来,像大把的蚯引簇在一起蠕动。

咕都咕都——

赤魟那些看起来很恶心的腔管在体外纠缠摆动了一会,一条条地都开始如虫般蛄蛹起来。

一些黄白色的粘稠流体,汇聚到了腔管之中。

慢慢地朝着赤魟的身体里面涌动。

伴随着黄白流体的不断摄入,赤魟大人的表情变得愉悦起来。

但还没等享受过久,他的脸色忽然一变。

只听见一声犹如女妖嚎哭,极尖锐,极凄厉的爆鸣声,从海岸边的树林中响起!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同时,有一道夹杂着磅礴雷霆气息,紫电白芒不断聚集的弧光,在如注的雨水中乍现,朝着赤魟大人直射而来。

轰轰!

电光弧迸裂开来,炸出让大栗岛各处都足以分明听清的巨大响动。

原本漆黑昏暗的海岸线,被这万钧电光扯出一道闪耀而刺眼的溃口,海岸连带着远处的海面都被骤然照亮!

声势浩大的雷电席卷开来,如银蛇狂蟒乱舞,朝着赤魟大人倾泻而去!

这是神谷川赶到赤魟大人现身点,直接掏出【报丧女妖】,配合着阴五雷打出来的第一枪。

阴雷遇水则强,潮鸣电掣。

而这处场地本来就是海岸,再加上雨水滂沱,水汽沉重,这一枪打出来的效果极佳!

等到雷光退去。

赤魟大人那老迈的身影重新显现出来。

在刚刚阴雷袭来的一瞬间,他那些中空腔管里面,喷吐出丰厚的膏肪油脂。

白花花,油腻腻地将他自己完全包裹了起来。

即便现在雷霆散去,赤魟大人华丽鲜红的和服上,也依旧有油脂残余。

虽说油脂本身是绝缘体。

但是神谷川打出来的这发阴雷,天时地利全占,还有【报丧女妖】的加持,极其地强势不讲道理。

赤魟硬抗下这发攻击,那漂亮的和服被撕扯开了好几道焦黑的裂口。

有好几截腔管落在地上,不住扭动。

看起来颇为狼狈。

这时候。

神谷川右手持明亮的一文字,左手握着短火枪,从岸上的树林处跳下海滩。

他开口,语气戏谑:“这不是赤魟大人吗?”

但说话的同时,始终保持着童孔微缩的状态,注视着敌人的一举一动。

“你,是谁?”

赤魟抬头,眼神空洞地看向神谷,他的声音非常颓弱老迈,而且音哑无比,显得难分男女。

“我吗?一个正义的除灵师。”

“除灵师?”

“是啊。”神谷川抬起一文字,咧嘴一笑,“我作为你以生人为贽祭的报应来了。”

“贽祭……岛上的人祈求丰收,我给他们丰收,代价仅仅只是一个贽祭。他们有所求,我有所予,与你何干?”

赤魟的表情机械麻木。

但延伸到体外的腔管张扬舞动,似乎是想要将眼前这个不知所谓的活人生吞活剥。

“那行吧。”神谷显然没有要和对方理论的打算,甚至煞有其事地配合点头,“我们不妨把话讲得更直白一点。我确实没有那么正义,我想要你身上的骨头,没得商量。这下子,你跟我可就有关系了。”

他的话音落下。

从赤魟的背后,浓重的血色雾气四溢。

雾气里面一袭红黑色的洋裙摇曳;足足九个看不清的虚幻灵体拍手嬉笑,蹦蹦跳跳地冲出。

随后,沉重而血腥的刀锋一闪。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