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九品狱卒:开局竟和魔教教主相亲 > 第430章 玉麒麟儒学巨作求斧正?我斧你个娘咧!

第430章 玉麒麟儒学巨作求斧正?我斧你个娘咧!

“太子太师来了,快快里面请……”

“李大人,还以为您不来了呢,快请入座……”

“李子安年纪轻轻就已位极人臣,深得陛下之信任,当真是吾辈之楷模也!”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诸位莫要忘了,两个时辰前西域喇嘛还在东华门挑衅,李大人一手【炼狱塔】祭出,直接将之镇压,实乃我大胤守护神也!”

“李大人文可提笔治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能文能武,当世第一人也!其风华英姿绝对要盖过前朝那位战神!”

李诺的到来,也是将场间的气氛推向了极致。

现在的朝堂重臣乃至儒林学子,差不多都已认可了李诺的文道能力。

而他自毁儒道根基的曾经往事而今也是鲜有人会重新提及。

不管是老是少,都是表现的客客气气,绝不敢在他面前端什么架子。

其实也端不起来了,人家可是太子太师,即便是狄征明,也只能仗着自己年事高,等李子安先向他行礼。

李诺径直走向了狄征明面前,拱了拱手,嘴角满是揶揄道:“狄大人,尚能饭否?”

“老夫日啖一牛不在话下,无需李大人担心。”

狄征明嘴角微搐。

这个李子安,真是牙尖嘴利,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这一下子就戳到了他的痛处!

年事已高,文道修为又没长进分毫,他的精力确实不比以往了。而今,吃一碗粥,配几根萝卜条,他就感到饱腹了。

但他不服老!

必要在有生之年,官居一品,位极人臣!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李诺感触极深,无比真诚道,“狄大人可是硕果仅存的四朝老臣。常言道,家有一老,如获一宝。于朝堂而言,狄大人亦是如此也!”

狄征明眼皮子跳了跳。

硕果仅存?

还真的是!

可是这话粗听是对他的赞美,但仔细一琢磨,似乎别有所指……

上一个四朝老臣是谁?

窦拯啊!

这位继崔无悔之后的当朝首辅,却被李子安搞得灰头灰脸,最终不得已告老还乡,差点晚节不保。

这个李子安,果然是牙尖嘴利不饶人。明面上看着是在说他好,实则在指桑骂槐呢!

身为太子太师,文道又是【四品真意境】,可以说,除了麓山山长李岐之外,李诺可以随意编排任何一个还活着的朝廷文官和儒林士子。

君不见连太子太傅杜晏都时时在李诺面前吃亏,更何况区区一个只会和王八比活命长的狄征明?

没将这老家伙直接骂出朝堂,已算是李诺仁慈了。

李诺见狄征明面色不是太好,便笑呵呵道:“开个玩笑,狄大人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狄征明也只能咽下这口气,他没好气瞥了李诺一眼,说道:“老夫这点肚量还是有的,文宴马上开始,李大人还请先入座吧……”

李诺大摇大摆坐在了狄征明主位左手侧的第一个位置。

狄征明乃是贡试主考官,理应坐在主位上,是今日的男主角,一会可要接受诸位新科举子的拜礼,李诺自然不好一来就夺了人家的风头。

而卓麒麟乃是西楚使臣,文道修为又是在场中最高之人,自然是坐在了右手侧的第一个位置,与李诺正好遥望相对。

不过两人也只是相视一眼,并未有过多的交流。

丝竹奏起,悦耳绕梁,余音不绝。

教司坊的舞姬们也是前来助兴,看得场上那些年轻举子热血沸腾。

一个个宫女将一盘盘美味佳肴端上。

一个个太监将一坛坛美味贡酒提来。

朝廷对待士子,其实还是非常优握的。有什么好处,都是优先念着士子。

新科举人们的这第一杯酒敬的自然是当朝天子,这没什么好说的。

这第二杯敬的则是主考官狄征明。

不过狄征明才举起酒杯,正满脸笑意地准备接受诸位举子的敬酒呢,结果卓麒麟却抢了个先,当场祭出了他藏了数日的大杀器!

“诸位,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老夫近二十年里走遍天下,着有一书,正好借这个机会,请吏部尚书狄大人以及在座的各位饱读之士斧正。”

就是这么突然,就是这么的猝不及防!

就问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当然,李诺也是心中暗暗感叹。

卓麒麟这时机选的真是太好了!

这里是举人的谢师宴。

何为谢师?

自然是鸣谢诸位大儒恩师们的谆谆教诲,以及主考官的赏识,这才有了他们这些学子的今时今日呀!

而卓麒麟却要众人为他所着儒书斧正?

这若提不出什么像样的意见,岂不就是显得他们这些翰林学士很废物?

翰林院何许地方?

一堆文采横溢,能将文章作得花团锦簇的进士们高度内卷的地方!

代表的更是朝廷门面啊!

这被活活打脸,不就是在说他们的文道造诣不过尔尔,那么儒道正统,是不是该挪一挪位置了?

在座之人都是饱学之士,自然是能从卓麒麟轻飘飘的一句话语中感受到了那满满的……恶意!

狄征明此时的脸都绿了。

伸在半空的枯皱如树皮的老手忍不住一颤抖,酒水飞溅了出来。

他是靠着年龄和资历硬生生熬退了好些朝臣,这才熬到如今这个吏部尚书、内阁学士的位置上来的。

至于他的文道修为,咳咳,抱歉,恐怕比在座的某几个天赋绝伦的学子还差一些。

而且,这主考官本来是轮不到他来当的,是他走了很多人情,豁出这张老脸皮抢来的!

他都耄耋之年了,容易吗!

让他斧正?

斧你个娘咧!

你个存了十万只坏心眼的破麒麟,不去找太子太傅杜宴,不去找太子太师李子安,偏挑这个时候找老夫的麻烦?

到底是何居心!

老夫惹你了?

是吃你家米了还是用你家墨了?

李诺离得最近,自然是将糟老头子那憋屈的神情都看在了眼里。

他紧绷着脸,努力保持肌肉不动,憋笑憋得真是好辛苦!

老狄啊,真是委屈你了!

不过这也不能算是无妄之灾,谁叫你领了这份差事呢?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嘛。

既然想做天下师,不得先给人称一称文骨有几斤几两重嘛!

我挺你!

最好能玉麒麟的这部儒书批判到一无是处,狠狠扇其脸。

你行的!

而场上其他年轻士子见状,眼中迸射出丝丝火热。

二十年的呕心沥血、出自卓麒麟之手的文坛巨作,终于要问世了吗?

难掩激动与兴奋呐!

他们都将成历史的见证者!

至于狄征明这老家伙?

爱咋咋滴!

这糟老头肚子里有多少墨水,他们真不知道吗?

四朝老臣?

啊呸!

分明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好嘛。

在场人士,确实都不怎么看得起这位吏部尚书狄大人……

水货一个,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国子监的许云城此时也不管什么尊卑了,立刻兴奋吼道:“大儒之文坛巨作,学生定要好好拜读!”

狄征明倒也是个人精,立刻顺势说道:“是是是,大儒之巨作,哪是我等敢评点的?我等一定静心拜读。”

卓麒麟手一招,文气涌出,一个个字符便于半空中呈现。

大家都是儒士,懂的都懂,立刻将文气汇聚于双目上,静心观之。

这部巨作的字数不多,也就五千余字。

但字字珠玑,使人三千汗毛顿时舒张,又如饮甘露、吸霞云、食仙草,回味无穷。

众人逐字逐句顿读,根本不敢用【一目十行】之类的神通。

一个时辰过去了……

众人也终于缓过神来,心中感慨万分。

不愧是大儒啊!

此等赋文,他们一辈子都难以写得出一篇来!

望其项背!

李诺自然也是……一边啃着大鸡腿,一边囫囵吞枣地读完。

但……

也就那样了。

这并非完整意义上的一部儒学典籍。

这五千余字……其实是由十篇文章结合而成。

每一篇文章也算是一则小故事、小寓言。

这些故事都发生在九州各地。

总之,就是卓大儒这些年的红尘历练的经验总结吧,每去一个地方,就作了一篇文。

这十个故事十篇文,用了借古讽今、以史为鉴等等手法,文字犀利,特色鲜明,也算是难得的好文吧。

但怎么说呢。

文章做得花团锦簇,也是言之有物。但有一个很大问题……明里暗里都在嘲讽当权者不会治国,视黎民百姓如草芥。当然,在文中卓麒麟也提出了他的治国手段和政治抱负,但真正实现起来,太难太难。

就好比都还没实现社会主义呢,就想着直接迈步进入共产主义?

这爬都没学会,就想着和博尔特赛跑了?

是不是太天真了?

当然,抛去政治这一块,这十篇文章,确实是极好的。

这一点,李诺也是承认的。

甚至,每一篇都能被当做传家墨宝了。

尤其是那儒圣体,铁笔银钩,力道遒劲,透着一股苍茫之感。

李诺也是有些眼热。

这儒圣体的火候已达登峰造极之境,比他恩师简玉衍的还要略胜一筹。

“诸位,这十篇赋文乃是老夫游历天下二十载有感而发,还请诸位饱学之士斧正。”

卓麒麟昂首捋须,满脸春风笑意。

别看只有区区五千余字,但的的确确是浓缩了他数十年的精华所在。

每一字,都已做到了无法删减。

每一篇赋文,都蕴含人生乃至寰宇哲理。

而此时天上,霞云万丈,涌如火海,文曲星自霞云中探出一角,这一幕,自然是让宴席上的西楚士子兴奋至极!

而在场的翰林文臣们,面面相觑。

他们也是汗颜啊。

这十篇文的水准远在他们之上。

斧正?

别逗了!

连文曲星都认可了卓大儒的赋文,让他们斧正?

非要班门弄斧,图惹人笑话吗?

我斧你个娘咧!

他们虽也是文道佼佼者,但此时此刻,也只有顶礼膜拜的份。

礼部左侍郎是个老实且正直的人,人称“陈老实”,他正气凛然道:“卓大儒,这十篇赋文如雷贯耳也,今日能够亲眼目睹巨作问世,实乃我等为官者之幸也!今后,我必定时时诵读,以这十赋文为戒,请受我一拜!”

说着,陈左侍郎双手一拱。

其他翰林文官顿时无语。

这个陈老实,你到底站在哪一边的啊?

这么一搞,显得他们里外不是人了呀!

于是,他们也只能有样学样:“请受我等一拜!”

卓麒麟面带笑意,大方接受了诸人的顶拜。

西楚士子重重呼出一口浊气,眉目间,皆是洋洋得意之神色。

扳回一城!

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连大胤的翰林文官都对他们的卓大儒顶礼膜拜,这不是说明他们大楚的文道比大胤更优秀?

那么儒道正统,是不是也该往大楚那边挪一挪了?

数日前缠绕在心头的阴霾也是一扫而光,离恨山顿感心旷神怡,余光中却瞥见李子安在那吃吃喝喝,不管不顾!

这下他立刻就炸毛了!

上一回的打脸,让他差点文心开裂。

今日,必须要将这脸给挣回来!

他握了握拳,暗暗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重新站起来!

于是他阴恻恻地嘲讽道:“太子太师大人,你可有别的高见?”

这突兀的声音,让众人齐齐将视线投向了李诺。

对呀!

他们还有一个李子安呢!

于是,希望再度燃起……

李子安啊,不管如何,只要你能指出那十赋文中一个错误,那我们就……嗯,拜你为师!

你可千万要为咱们大胤争回这口气啊!

不然等文宴结束,他们出了文华苑这个门,只怕是要被千夫所指,成千古罪人了。

李诺手握鸡翅膀,正想咬一口呢,却见数十双眼睛齐齐注视着他,饶是他脸皮够厚,但也实在咽不下口呀。

他恋恋不舍放下鸡翅膀,问道:“怎么了这是?鸡翅膀有毒吗?不能吃?”

扑通!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直接吓得边上伺候的宫女太监跪了下来,惊恐哭泣道:“太子太师饶命,鸡翅膀绝对没有毒!”

李诺摆摆手道:“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先下去吧。”

太监宫女如获大赦。

李诺哭笑不得。

差点忘了,他现在可是位极人臣了,一言一行,自然是会吓到这些底层苦命人。

“不知太子太师有何高见?”

卓麒麟笑呵呵地看着李诺。

诗词对联这一块上,他承认自己略输一筹。

但这是赋文,也是他最拿手的。他自信,李子安纵然天赋异禀,也不能强得过他。

赋文。

这是需要人生经历的,天马行空是想象不出来的。

李诺急忙恭维道:“卓大儒的文,自然是极好的,小子佩服,定日日诵读,时时警戒。”

这……

众人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李诺。

李子安,你何时改性子了?变得这般谦虚了?

该不会是被人夺舍了吧?

离恨山畅快大笑:“李子安,既然佩服,不如拜卓大儒为师如何?让大儒教你如何写文,也算是成就一段佳话嘛!”

这话,就有点诛心了。

李子安可是当朝太子太师,再拜卓大儒为师,那卓大儒岂不是和帝师也差不多了?

翰林文官们面色齐齐一变。

这个离恨山,好不懂事!

大人说话,你个小孩插什么嘴?

区区西楚小探花而已,在中原可值不了多少钱!

“恨山,退下。”

卓大儒也是面色不悦起来。

这个离恨山,确实有些不分尊卑了。

李子安不论么说也是太子太师,在诗文方面,连他都甘拜下风,离恨山又有什么资格对人家明嘲暗讽?

李诺倒是并不在意离恨山的没大没小,他笑呵呵道:“高见谈不上,不过好巧哦,我也有一文,和卓大儒其中一篇差不多。”

“哪篇?”

“《观洞庭湖》!”

李诺笑呵呵道。

卓大儒面色微微一变。

他这篇《观洞庭湖》乃是第十篇,是最精华的一篇,也是他最喜欢的一篇。

众人也是面色骤变。

大家都是儒门高材生,这点眼力自然还是有的。

这篇《观洞庭湖》是十篇赋文中最好的,也是让他们最膜拜的。

上半部分抒写洞庭湖之美,下半部分笔锋一转,从先秦到大周,再到大胤,中原王朝朝代更替,然而洞庭湖水光潋艳,不因王朝更替而有变化……

“还请一观太子太师之大作。”

卓麒麟整了整衣襟,做了个“请”的手势。

其他人的心也是高高悬起。

李子安啊,果然没看错你!

你的头,还是那么的硬!

不出头则已,一出头就捡最坚硬的石头去撞!

“笔墨纸砚在此桉上……”

李诺手指轻轻一弹,将面前桉几上的果盘酒壶等物送到隔壁桌,而后轻喝一声,文起涌动,施展了儒道神通【无中生有】!

便见庆阳府邸书房里的【文房四宝】出现在了他前面的桉几上……

“啊,大事不好了!公主,您最珍爱的笔墨纸砚长翅膀飞走了!”

正在书房外指使着宫女打扫落叶的小枫叶慌张失声大叫起来。

不远处正在摆弄秋菊的庆阳哭笑不得。

这文力的气息,她当然再熟悉不过了。

她忽然想到今日文华苑举行谢师宴,难不成,子安又要人前显圣了吗?

她隐隐有些好奇起来,凤眸中绽起了异样的秋波。

……

当【笔墨纸砚】出现后。

众人一脸古怪。

这副文房四宝……好眼熟啊。之前他们分明看到过一次,是庆阳殿下的!

这一刻,众人也不得不信,庆阳殿下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啊,李子安真要做她的驸马了!

不然,文房四宝也能共用?

文房四宝对他们文人来说,那是自己最心爱之物,在心里的地位,只怕是比自家娘子还要高。

而且他们还也知道,庆阳殿下,有洁癖……

太子太师当驸马?

历代王朝可有这先例?

管他呢。

自己看戏便是,至于礼仪上的问题,听说杜宴大学士近日都在研究《儒典》,估摸着会有应对之策吧。

言归正传。

李诺闭眸凝神。

众人则屏气敛神。

他们拭目以待!

李子安既然拿了笔,那绝对会作出一篇千古奇文来!

就是不知会不会引得文曲星动。

李诺稍显感慨。

心中默念了三遍前世的千古名篇——

而后勐然睁开眼眸,提笔蘸墨,落笔如有神助。

文采涌动。

笔走龙蛇。

行云流水。

每落下一个字,半空上就会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金色字体……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