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重生你是我老婆,看你洗头怎么了 > 114 就是被忽悠骗了身子,也是值的!

114 就是被忽悠骗了身子,也是值的!

“不是,你是回……?”

季婕也是刚才给忘了跟何洪昌说了,你回那边别墅的时候,得注意一点!

她刚才从别墅那边过来,就是你那便宜女儿她妈问起,昨天抓奸的事情。

季婕她真是好心帮你何洪昌解释一句的。

只不过!

被你那便宜女儿她妈给代沟里去了!

把你何洪昌跟她秘书安迪在和平酒店开房的事情,给说漏了。

所以!

季婕她想着,正好秦队那边打电话进来,让她出来一趟接何洪昌的爱人,这才趁机脱身出来,想要跟何洪昌提前打个招呼,让他回去最好找个说辞。

可是!

刚才那么一急,给忘得死死的啦!

现在,还没等季婕再交待两句,何洪昌拦的出租车已经扬长而去了。

所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何洪昌这次回去,又得有热闹看了。

季婕这边把刘文慧送回学校的同时,也是在路上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这才知道她妹妹为什么没保出来的原因。

依旧还是跟王所一样的安慰,可能送去少管所管教吃个一个月的苦,对她妹妹其实不算是一件坏事。

再说!

刘文慧她不是在沪海上的大学吗?

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回家过个年回来,差不多就可以把她妹妹领出来了。

这样还省了两千块!

在这个年代,不是谁都能一个月赚到两千块的。

就是她季婕,派出所有编有制的正编民警,想要积攒两千块,那也最少得一年。

当然!

她说的不是谁都能一个月,赚到两千块,并不包括此时的她!

想到这里!

季婕心里也是有点小得意了。

之前被何洪昌那小子,给忽悠瘸了,竟然在他手中买了十张三百块的骗子证。

当时!

可没把季婕给心疼得,好几天都是想着她的化妆品。

现在不同了!

骗子证已经让她赚钱了!

她手中的十张连号认购证,现在最少就值两千块。

而且,价格还在稳步上涨,季婕没听秦队的马上抛,而是想等等!

等回头问问何洪昌那小子,什么时候出手划算。

反正!

在回沪海之前,留在手中一天,就是有得赚的一天,她不着急!

当然!

这一些,季婕在宽慰刘文慧的时候,也是一并说了出来。

“不会吧!?季姐,那个……骗子证,真的涨了这么多吗?单张两百块了?”

说着这话,却是让一旁听的王艳,给惊得目瞪口呆。

股票认购证,王艳她肯定是知道的!

陈建军那狗东西家不就是卖这个吗?!

当时,陈建军那狗东西,还在她们班上,她们院系里推销过。

当时,她们正值期末考试,大家还没有放寒假,所以肯定有过关注。

不过!

不仅她们当学生的算过,就是系里院里,甚至是人家数学系的老教授都出手算过。

毕竟是沪海第一次发行,新鲜玩意!

肯定是全校关注!

可算出的结果,让人差强人意。

那个玩意中签率太低太低,根本不划算。

所以!

仅仅是刚刚关注了一下,根本没几个同学去买,等到考试结束大家都放寒假回去了,就更没人关注了。

王艳也是一样,即便留校没有回家,但也没怎么再关注认购证的事情。

却是没想到!

那个骗子证,竟然涨了!

更是从三十块的发行价,竟然涨到了两百块?

整整翻了将近七倍!

而且,听季姐这语气,骗子证的黑市价格,还在往上涨!

疯了吧!

这能不让王艳瞠目结舌吗?

“真的涨到了两百!而且,我听说成套连号的一百张白板,更是涨到了两万四五千了!”

“之前我去和平酒店的私人会所转过……哦,何洪昌那小子就一直窝在那边的会所,想必身上肯定有成套连号白板在手上。”

“毕竟,那小子之前自己就是卖的,而且还卖命的推销给我跟秦队,说买到了就是赚到了!”

“所以,以那小子的聪明劲头,自己不可能不先下手为强,自己囤一点!”

季婕说这话的同时,也是直接把何洪昌的身家,给卖了。

“不会吧!?”

“季姐,你是说何洪昌手中,能有一整套连号白板的?!”

“那得值多少钱啊!?”

“两万五千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艳一听文慧她爱人……前爱人身上,竟然能有一整套白板认购证,价值更是高达两万四五千,当场不由得惊呼道。

就是刘文慧也是侧脸看过来,脸色也是为之震惊!

两万四五千!?

这是什么概念!?

两个半万元户啊!

要知道!

在她们老家那一片,万元户这个名词,应该还是非常有含金量的有钱人。

最起码!

就刘文慧的认知里,她跟何洪昌的街坊邻居,以及同事职工等,没听说谁家是万元户。

生活水平可都差不多,当然要比她们孤儿寡母,一个在职工都没有的家庭好的多。

但,也就仅限于好的多,跟万元户是根本不搭噶。

现在!

猛的一听,何洪昌现在的身家,可能是两个半万元户,能不让刘文慧这女人震惊吗?

“以我多年的办案经验来推测,那小子经常出入高档酒店跟会所,身上没点认购证当敲门砖,还真可能不行!”

“所以,我猜应该有一套!”

说到这里,季婕这女人又是有点不爽,继续说道,“何洪昌那小子不地道啊!既然明知道那骗子证能赚大钱,为什么不让我们跟着多买一点!”

“既然同样是忽悠,那小子干嘛当时不往狠里忽悠,让我把家底也掏出来买啊!”

“季姐,你家底应该是在洪城吧?远水也救不了近火啊!”王艳一听咋那么的酸味了,更是苦逼的说道,“再说,季姐你这个外地人,都能赶上喝了一口汤!”

“反倒是我这个沪海本地人,竟然一张都没买,连口汤都没有喝上!”

“你说也真是的!我们都这么熟了,为什么文慧你爱人,就不忽悠忽悠我一次呢?”

“我也好想跟季姐一样那么上当受骗,被你爱人给忽悠瘸了!”

“也不知道,像这种机会,还能不能有下一次!”

“我我我……我后悔死了!”

王艳确实后悔了!

后悔怎么没有早一点认识文慧她爱人呢?

要是在他爱人还在卖的时候,认识他该多好啊!

就是被他忽悠骗了身子也是好的啊!

呸呸呸!

是被骗了身家也是值得的啊!

听到王艳带调侃式的开玩笑,刘文慧却是直接陷入了沉默。

“其实……”

“你现在知道的也不晚啊!你可以现在去买几张,等到它再涨上去了,不就也赚了吗?!”

季婕还想说,其实她身上是还有三百多的!

当时并没有全部拿出来,全部用来去买那个骗子证。

现在想想!

悔得女人抓心抓肺的心都有。

同时,也是不忘提醒王艳,即便现在知道也不晚!

“已经涨到两百了,不敢买也没钱买!”

现在让王艳去买?

想到已经涨到了两百,就已经不敢想象了。

哪还有那个胆子去买啊!?

再说!

两百块一张呢!

王艳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钱去买啊,除非打电话回去,让她爸妈出钱买。

可是,还是不敢冒那个险!

“不敢买也对,毕竟价格已经到了这么高的高位了!”

“回头我还是去问问何洪昌那小子,要不要赶紧抛掉!”

季婕点了点头,继续开着她的车,不再这个话题了。

等回到学校!

王艳逮住跟刘文慧单独相处的机会,便是提醒刘文慧说道:“文慧,你刚才听那个季警官说了吗?”

“你爱人……你前爱人手中可是很有可能有一整套白板的认购证,价值两万四五千!”

“这可都是没离婚之前的夫妻共同财产!你昨天签的离婚协议书上,到底怎么写的啊?”

“有没有提财产分割的事情啊!?”

“文慧,你可别那么傻!那可是最少两个半万元户,即便要离婚,你怎么也得分他一个万元户吧?”

“文慧,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要是跟他真离了,身上又落不到一点钱的话,那你上大学怎么办?”

“你身上要是能有个万元户,足够你上大学跟供养弟弟妹妹的花销了!”

“文慧,这一些趁着还没有扯证之前,你都得好好想清楚!”

王艳也是突然想到,刘文慧跟何洪昌已经协议离婚了!

离婚协议书更是已经签了!

所以!

以后何洪昌赚再多的,也跟她同学刘文慧半毛钱都没关系了。

所以!

也是为自己好同学考虑,肯定得好好提醒一下。

否则!

就这么稀里糊涂给把婚离了,却是什么都没有落到,真的不要太便宜那个男的啦!

“我……这不是季警官她随便猜测的,当不得数的!”

刘文慧听了这话,心里其实是复杂的!

她有想过洪昌是不是赚到大钱了,才会住那么高级的酒店,出入那么高端的会所?!

可是!

要她拿离婚去胁迫洪昌,给她交底分割?

说实话!

刘文慧心里还真过意不去,毕竟这半年多的婚姻,确实是她的不对!

是她完全没有履行做老婆的义务,同样也是将所有的家庭重担,全部压给了洪昌!

洪昌呢?!

不仅无怨无悔,更是任劳任怨的供养着自己的一家老小。

所以,即便离婚了,刘文慧也没想过,趁机好好的再敲诈洪昌一笔。

“什么猜不猜的?那个姓季的既然这么说,那就说明何洪昌身上即便没有一整套,但几十张还是有的!”

“哪怕是跟姓季的一样,只有十张,那也是两千块啊!”

“而且,肯定是只多不少,毕竟她也说了,你爱人之前可是卖的!”

这榆木脑袋,王艳都恨不得撬开看看!

看看这女人这个沪海大学,到底是怎么考上的!

这可事关她自己今后的人生,怎么就一点都不这么上进呢?

更是直接问道:“你那离婚协议书上到底怎么写的?有没有提及财产分割的事情啊!?”

“文慧,我可跟你说!离婚协议书是离婚协议书,离婚是离婚,两码事!”

“他要是不给你一个交代,即便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这个婚你不想离,同样也离不了!”

“而且,这也不是你突然反悔!”

“昨晚我可是听到了的!是他何洪昌自己亲口说的,只要你签了那离婚协议书,就放你妹妹文远出来!”

“可是现在呢?!”

“你傻不拉唧的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可是你妹妹她出来了吗?”

“还不是要坐一个月的牢?!”

“所以,这不算是你的悔婚,而是他何洪昌自己不地道!”

呃!?

听了王艳这一番话,刘文慧也是有些意动了!

想到之前在派出所,自己妹妹文远那歇斯里地的咆哮,更是跪下来央求自己的一幕!

刘文慧是真的钻心的痛!

可是!

面对妹妹那么的乞求,她这个当姐姐的竟然一点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亲手把自己妹妹,送去少管所。

那一刻!

刘文慧恨不得真的想以身相替,她更情愿被进去坐牢的是她自己。

可是现在呢!?

正如王艳所说的!

婚也离了,她妹妹依旧还是面临着牢狱之灾。

想到这里,刘文慧又是没忍住,泪崩了起来。

“好了好了!文慧,我就这么一提醒你,看你……又流什么眼泪啊!?”

“行了行了,我也不多说了!我收拾好东西之后,就直接回家了!”

“我家在松江,有直通的大巴车,那我就不送你了!”

“那我们……年后见!”

“新年快乐,给你拜个早年了!”

见刘文慧又是这么哭起来了,整得跟个泪美人林黛玉似得,王艳也不敢再说下去了。

只希望这傻女人自己心里清楚,别稀里糊涂的就便宜成全了别人。

“好!新年快乐,我们年后……见!”

刘文慧抹了一把眼泪,跟王艳说了道别!

心里却更是泛起了滔天苦意!

年后再见?!

我们年后还能再见吗?

这一下跟洪昌离婚后,她就更不可能再上这个大学了。

今天这一别,就是一别两宽都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面了。

应该是见不到了!

到时!

王艳可能是沪海某家大型医院的风云大医生,而她刘文慧却已经沦落为洪城某个县城里的村姑。

这辈子,可能就没有任何的交集了。

俩姐妹彼此收拾好行礼之后,再次道了一声再见之后,王艳便是坐上了前往长途汽车站的公交车。

而刘文慧,也是在季婕的车子上,等着这边给安排火车票,回洪城。

一个人,回洪城!

想到这次出来,不仅没把妹妹带回去,更是丢了老公!

女人又是不禁不停的抹眼泪。

“文慧,你不冷吗!?”

开着车的季婕,透过后视镜正好看到刘文慧抹眼泪,还不知情刘文慧跟何洪昌已经协议离婚的季婕,也是关心问道。

“没事,风太大了,眼睛里进沙子了!”

女人说完,便是将车窗摇了起来。

……

谢媛媛被冲得实在是太累了,回家安心安意的一觉到天明,却是发现都要迟到了。

便是赶紧起来,囔囔着她妈为什么不早点叫她,都要迟到了。

“囡囡,今天是星期天,你陈叔那边不上班!而且,你陈叔也说了,认购证的事情也忙过去了,囡囡你可以不用去公司帮忙了!”

谢媛媛她妈一脸溺爱的宠着她的女儿,有时不禁还想问问女儿,昨晚送你回来的那男孩子,是谁啊!?

要是合适的话,也让你妈见见啊!

不过!

昨天晚上她跟她男人也说过她女儿的事情,她陈叔的意思是,女大不由娘,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而且!

囡囡也确实是大姑娘了,确实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所以,当家长也不能太过早的干预!

要给女儿一点谈朋友的空间。

对此!

谢媛媛她妈听了也是点点头,也就装糊涂的不再去过问。

“周日吗?!”

“那我更得早起了,我还约了雯雯,今天上午一起去图书馆的呢!”

谢媛媛确实是约了人,但约的不是好闺蜜雯雯,而是她男人!

她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跟何洪昌保证,给他送早餐来着。

当时何洪昌还调侃:你就是我最可口的早餐!

当时,可没差点羞得谢媛媛,连走路都不行了。

心里但又是迫切火热期待的!

毕竟!

刚刚尝到食髓知骨的漺,肯定是一日不冲,如隔三秋!

“你也没说你今天约了人啊!?囡囡,你倒是慢点啊!这么毛毛躁躁,好歹把自己收拾一下啊!”

得到她妈的提醒,谢媛媛又是赶紧进去洗了一个澡,又是把自己打扮的香香的,这才跟她妈来了一个飞吻告别。

“这……囡囡,你可在外面乖乖的,别太出格了!女孩子家家,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

“知道了知道了!”

谢媛媛她妈摇摇头,心里更是担心起来。

这到底约的什么人啊!?

竟然能让她女儿在大冬天的早上,起来先洗个澡出门?

真的担心,别谈过火来个未婚先孕,可就……

想到自己就是未婚先孕,才落得个给人家做小的下场,谢媛媛她妈是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重蹈她的前车之鉴。

还有她男人!

昨天晚上后半夜,被突然一个电话给叫走了,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而且!

问他公司的事情……

好吧!

她男人陈凯丰,就压根不让她过问公司的事情。

所以!

这几天都是早出晚归的,她也根本不敢过问。

倒是她女儿媛媛,给她说了一下公司里的事情。

那承销的二十万认购证不是全部卖出去了吗?

公司不是赚到钱了吗?

为什么凯丰这几天,都是沉着一张脸没个笑脸的?!

谢媛媛出门之后,便是直接打了一个的士,心里也是极其的……直奔和平酒店。

这一边,和平酒店!

一步没跟上的安迪,也就不再去追了。

而是再迷糊的睡了一个回笼觉,这才慵懒的起来,准备洗漱一下,去会所那边了解一下市场后,就去慕总那边汇报。

饭团看书

却是发现自己的洗簌用品,全部在隔壁的套房中。

也就怎么从那边过来的,就往那边过去,还是真丝睡衣。

嗯!?

也就谢媛媛从电梯中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穿着真丝睡衣的女人,进了套房,更是直接把房门给关上了。

这是……什么情况!?

谢媛媛本来火热的心情,当场就是掉入冰窟,心里更是忐忑起来了。

何洪昌……

他不会背着自己,昨晚在她们开的房间里,胡搞其他的女人吧?

忐忑不安的靠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错了,是隔壁套房,不是她跟何洪昌的这个套房!

随即!

见自己这边房门虚掩着,谢媛媛的小心脏又是火热起来。

更是小心翼翼跟小偷似得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摸了进去,要给男的来个大惊喜。

可是!

大惊喜没有,却是有大惊吓,更是让谢媛媛当场傻逼!

里面根本就空无一人!

但是!

凌乱的两个卧室,加上最少三个女人的靡留下的气息,当场让谢媛媛脸色惨白!

嗯!

女人就是这么强大,就是能嗅到房间里,最少有其他女人的气息。

何洪昌……混蛋!

当场!

谢媛媛便是不禁泪崩,更是抹泪夺门而去。

也是好巧不巧!

又是何洪昌刚出电梯,谢媛媛的电梯门刚好合上,下去了。

何洪昌还回头扫了一眼,没怎么在意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是何洪昌吗?!你们这么快回来了!?”

安迪在隔壁听到了动静,本来还在卫生间放水的她,收拾一下就出来了。

可是!

看到根本没人的隔壁房间,也是有些恍惚了。

“没人?难道是我听错了!?”

女人又是迟疑的转了一个身,本能的要回隔壁去继续洗漱。

“吓!你鬼啊!走路不带出声的,吓死个人!”

转身迎面撞上了一双不老实的的黑手,没差点吓得安迪那个魂飞魄散。

见竟然真是何洪昌这个家伙,不由得一阵抱怨说道。

“安总你穿成这样,又在我的房间里,你这是在拱火,没哪个男人能抗得住的!”

刚才,何洪昌本能是伸出手护在胸前,想要挡一挡的!

是真的没有想过,真的占女人的便宜。

所以!

就这么好死不死的,正好就是双手给盖上了。

还别说!

真的很有手感的!

刚才这一下的厚实,当真是让何洪昌知道,什么叫一山又比一山高了。

这女人明显要比谢媛媛,山峰要海拔高不少。

更是见他娘的这么惹祸的睡衣身材,何洪昌都有直接就地征伐的冲动。

“何洪昌……你耍流氓!”

安迪见这混蛋,竟然用那种极具侵略性的眼神,往自己的真丝里面巧,当场又气又急娇羞的跺了跺脚,便是逃一般的逃出了何洪昌那魔鬼一般的眼神。

“这秘书,倒是个极品!”

何洪昌也是好笑的点点头,仅仅一个玩笑而已,看把她吓得跟只受惊的兔子似得。

随后,并没有去管那极品秘书!

而是,赶紧收拾房间!

在派出所的时候,何洪昌本来想着直接去秦队那边报道,去慕晚初母女那边的。

当时中途突然想起,他昨天晚上送谢媛媛回家的时候,可是有一个‘早餐’之约的。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把这事给忘得死死的。

还是从派出所出来之后,这才想起来,当时就知道坏了,便是赶紧往这边赶。

进来之后!

果然发现这套房里的两个卧室,都是凌乱的很。

这特么的得赶紧收拾一下啊!

也不知道这期间,谢媛媛那女人到底有没有过来!

这都十点多了!

既然是‘早餐’,应该没有这么晚的早餐吧?

何洪昌先顾不得了!

先是赶紧把房间收拾了一下,将有其他女人痕迹的玩意,也全部收拾一下。

嗯!

虽然,他昨天晚上其实什么都没有干,没有干对不起她谢媛媛的事。

但是!

这才刚得手,还是要顾及一下女人的感受。

“靠!”

在收拾侧卧的时候,竟然在被子里面,翻出了一条真丝小内内!

何洪昌当场爆骂一句!

便是两根指头钳了起来,直接敲开了隔壁的房门,提在女人的面前。

女人也是刚从里面洗漱出来,十分戒备紧张的问道:“干嘛!?”

“什么干嘛,这是你的吗?!”

何洪昌钳着提在女人的面前,质问道。

“啊!?何洪昌,你变态啊!你你你……”

安迪一看脸色当场又是羞得煞白,直接一手夺了过去,最后更是直接摔门关门。

“哎呀!”

安迪真的想死的心都有,她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就发现也找了一下,没找到。

竟然怎么会在何洪昌那大流氓的手里?!

这一下,丢脸真的丢大了!

“喂!你关什么门啊?!又不会吃了你!”

“问你一件事!”

何洪昌也是没想到,竟然吃了这女人的一个闭门羹。

摸了摸鼻子之后,也是开口问道:“你一直是睡在隔壁侧卧的吗?这期间有人敲门没?”

何洪昌不确定,谢媛媛那女人之前到底有没有来过。

要是这极品秘书一直睡在隔壁侧卧,而谢媛媛那女人又是火急火燎的来了!

那他何洪昌掉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噗!

这个时候,房门再度被打开,极品秘书露出一个小脑袋,认认真真的审视了一遍何洪昌,问道:

“诗诗她小爸爸,你问有没有谁敲门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今天早上还会有其她的……女人要来找你!?”

安迪刚说完,又是反应过来了,便是赶紧说道,“我想到了!”

“昨天下午,你肯定不是跟你爱人刘文慧在这里开的房!”

“我昨天下午亲眼看到你跟一个女的,进了电梯上来了!所以我才问清楚了你们的房间号,好帮慕总好帮诗诗,好帮你爱人刘文慧抓奸的!”

“却是没想到,你这狡猾的大流氓,竟然把那个女人给提前送走了!”

“是不是约定,躲过了昨晚的风声之后,今天又约在这里!?”

“还有!”

“怎么就见你一个人回来,你爱人刘文慧呢?还有那个俏同学王艳呢?”

“她们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

想明白了!

安迪这才把一切的一切,都想明白了。

“你真是八卦,爱说不说!”

何洪昌当场也是听懵了,原来秦队说的抓奸,竟然全是被这个极品秘书,看到了他跟谢媛媛在这里开房的一幕啊!?

何洪昌听说!

这女人不仅给慕晚初那个女人打电话了,甚至还跟刘文慧打电话了。

为的就是来抓他何洪昌的奸。

也就幸好!

幸好昨天谢媛媛要回家点个卯报个到,何洪昌才把她送回了家里。

也就幸好谢媛媛要回家,否则昨天晚上何洪昌根本不可能出门。

不出门,也就不会管刘文慧那死女人。

那昨天要不是何洪昌的话,刘文慧那死女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想都不敢去想!

不幸中的万幸!

“我就不说,我就不说!”

里面又是传来女人调皮的话,何洪昌也是感到好笑。

就女人还有这个心思调皮,那就说明应该没有跟谢媛媛遭遇。

因为!

刚才何洪昌在收拾侧卧的时候,被子都是热乎的。

这说明这极品秘书这才刚起来。

如果中途谢媛媛来过的话,不说吵上一架,也肯定会有争持或者质问什么的。

可是这极品秘书,如此一副语气。

足以说明她们肯定没有见上,谢媛媛那女人,应该还没来过。

既然如此!

那就赶紧……退房!

只有把房退了,谢媛媛就没法再进这间套房了。

所有的痕迹,也就顺理成章的被抹除了。

“何洪昌,你你你去哪啊!?”

见何洪昌竟然直接要走,安迪这才不玩笑了,就是赶紧收拾了一下,追了上去。

这次好不容易把何洪昌逮住,可不得赶紧帮诗诗把她小爸爸给带回去?

再说!

不把何洪昌带回去,安迪也没法向慕总交差啊!

“何洪昌!”

安迪追到楼下,连高跟鞋都来不及穿,见何洪昌在前台退房,这才连忙把鞋子穿上。

之后,便也是来到了前台,也同样把房退了!

却是看得前台的接待女郎,都有些脸色不自然。

如果没记错的话!

这个叫安迪的女人,应该是来抓奸的,才特意在这位先生隔壁房间开了一个房间。

现在这情况是?

还是睡一起去了?!

“现在是回慕总那边吗?你这两天没回去,你可不知道你那个女儿,到底有多闹腾!”

“慕总这两天都精疲力尽得,都要抓狂了!你要是再不会去,慕总可能会直接带着女儿,去你洪城老家找你了!”

“你应该不至于,让慕总带着你女儿,去洪城你老家找你吧?”

安迪一边退房,一边又是跟何洪昌说道。

却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前台女郎的脸色更加的古怪了。

这又是慕总又是你女儿的……

合着!

你也压根不是正牌,你也是明知道人家有家庭,当的地下情人啊!?

“你去转告你家那个什么慕总,她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回去!”

“所以,没个说法的话!我今天就回洪城了!”

“就这样!”

你也说了,这都两天过去了!

慕晚初那个女人,竟然还是那么一副高傲的样子,竟然连出面也是让一个秘书出面!

何洪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收到她很有诚意的解释。

所以!

不好意思,你家的那个软饭还真有点冷,老子不吃了好不好!?

“不是!何洪昌,你回什么洪城啊!”

“慕总……慕总还怎么给你一个说法啊!?”

“你要不是慕总亲自出面,给市局的孙局打电话,你这个时候还被陈建军给咬死,还在派出所陪着你那小姨子呢!”

“再说!慕总也没多想别的啊!她是听到你家小姨子在派出所,这才赶紧让我第一时间,去帮你把小姨子保出来,生怕你小姨子在里面吃苦头!”

“何洪昌,你也别太不识好歹,把好心当作驴肝肺了!”

安迪也是来气了,这男人怎么这么小鸡肚肠,竟然一点气量都没有。

这都两天过去了!

竟然还在跟慕总赌着气,竟然还要一个招呼都不带打的,就要回洪城?

你要是回洪城了,那诗诗怎么办?

可能还真得跟她说的一样!

回头慕总实在是受不了女儿的折磨,可能还真会带着她女儿,去洪城找小爸爸。

“行!是老子不识好歹总行了吧!?”

“就这样,你该干啥去干啥,别再跟着我!”

何洪昌也是个爆炸脾气,你要是顺着他的脾气,好好说说也就过去了。

你特么几个意思?

一个秘书就这么趾高气扬,还骂他不识好歹!

那就不识好歹又怎么了!?

当即!

何洪昌没好气的撂下一句话,就直接去了后面的私人会所,关注一下认购证的行情。

“何宏昌,你……”

安迪又是被气得直跺脚了,也觉得可能真是自己说过火了。

但是,要女人给何洪昌当面道歉?

不好意思!

还真拉不下那个面子。

见何洪昌又是不搭理她,更加没可能会跟她回去。

索性,只能汇报给慕总,让她自己打电话给何洪昌,把她小男人喊回去了。

……

“囡囡,你别闹了好不好!?你这都闹腾了一上午了,能不能休息一下!?”

慕晚初这边,确实已经被她这个女儿,给闹得精疲力尽了。

还不是昨晚她那个小爸爸,竟然又没有回来。

闹腾到下半夜才睡着,慕晚初也是一样陪到下半夜。

可是!

还没睡多久,女儿就被一场噩梦惊醒后,就再也没有睡过。

直到现在!

这让慕晚初这个当妈的,十分的担心。

女儿要是一直是这个状态的话,这可不是事啊!

而且!

慕晚初这次更是把已经放假了的顾云柔,给叫了过来安抚。

但依旧还是没有用!

“晚初姐,诗诗这个状态不太对啊!之前也确实闹腾过,但真没有这么闹过啊!”

顾云柔也是没办法了,这一上午她也是想尽了办法,依旧没有任何的见效。

“是啊!之前也是好好的,就这两天……她那个小……何先生不在身边,她的状态就不怎么对!”

慕晚初也是发现了端倪,只要她那个小爸爸在身边,即便不是一个房间,只要有他的气息在,女儿的状态都是平稳的。

但是这两天,情绪就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那何先生呢?!他不会是回洪城了吧?”

顾云柔其实早就想问一下的,因为她上来的时候,就没见到那个何先生。

这更是一上午过去了,依旧没有见到!

心里也是想着,难不成这边的事情办完了,已经回洪城了?

“在酒店跟……”

慕晚初本来想脱口而出,她那小爸爸在酒店,正跟安迪开房呢!

嗯!

就是她那个俏秘书安迪,在和平酒店开房。

这是今天早上,那个季警官过来,跟她提的那么一嘴。

说昨天傍晚她跟秦队去和平酒店逮何洪昌,正好发现安迪跟何洪昌就在一个房间。

这就让慕晚初脸色不好了!

这偷吃,偷到她这个老板的身上了?!

而且!

迪竟然还好意思,打电话叫她过去抓奸!

抓谁的奸?

抓她们的吗!?

她是在给她慕晚初提前打预防针吗?

更是笃定她慕晚初不会出这个别墅,所以才那么提前打招呼,喊她慕晚初过去抓奸的?

“去住酒店了!?晚初姐你这里这么大的别墅,又不是没地方住,怎么去酒店住了!?”

“而且,何先生又不是没住过这里,怎么想着要去住酒店?”

“是不方便要避嫌吗?”

顾云柔一听那何先生,竟然在住酒店,当场脸色也是有些错愕。

之前不是说好!

何先生从学校宿舍搬出来,就直接住进你这大别墅的吗?

怎么?

现在觉得人家一个男的住家里,不方便?!

叮铃铃!

也就在慕晚初,想要一口气把她那个小爸爸家里的那些糟心事,那个极品小姨子的事情,给顾云柔说道说道,也让她评评理的时候。

客厅的电话机响了!

慕晚初凑了过去,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还是和平酒店的!

会是谁?!

安迪?

或者何洪昌?

他们到现在,竟然还在和平酒店?

这是打算把家安在那里,直接三天三夜不出门是不是!?

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的慕晚初,索性就不去接这个电话了。

“晚初姐,有电话干嘛不接?”顾云柔疑惑了,慕晚初都走到电话旁边了,怎么就不接电话呢?

“爸爸!是爸爸电话!慕晚初,是爸爸电话?!”

不等慕晚初回顾云柔的话,刚被安抚上楼的女儿慕诗诗,又是哒哒哒的跑了下来,要去接那一通电话。

《第一氏族》

“囡囡,要不妈咪现在带你去找爸爸?去接爸爸?”

慕晚初拦住了女儿,下定决心的问道。

“真的!?慕晚初你原来知道爸爸住哪里?”慕诗诗满眼审视的看着她妈。

“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好啊好啊!我们赶紧去接爸爸回家!这一次,慕晚初你要是再骗我,我我我……我还要闹!”

好吧!

就这最后一句,充分证明这女儿,就是故意的在跟她闹。

慕晚初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哭笑不得。

看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更不是长久之策啊!

她那个小爸爸,可是有老婆的人啊!

现在更是跟安迪勾搭到一起去了!

这到底怎么搞?

慕晚初真是头大,只能先去和平酒店,把人给抓了再说!

……

PS:月初了,跪求小爸爸小姐姐们的宠幸,恩赐一张月票撑撑门面哈,跪谢!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