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喜欢巫女的我却被妖怪倒追 > 135.双人间双人间,所以是双人

135.双人间双人间,所以是双人

学校的大巴车也在不久后,抵达了新大崎合宿酒店楼下,相川雨生下楼帮忙。

秉承着女士优先,男士靠边的优良品德,相川雨生将吹奏部成员的行李挨个走楼梯搬到三楼。

酒店虽然提供电梯,但是速度太慢,并且因为吹奏大赛的临近,排队的人又太多,所以他还是帮了大忙的。

“话说我从来没有住过这种地方诶。”将背包放在桌子上,行李箱也拉到一边,天河夏里在房间里踮起脚尖,拉开帘子,看着桌子上面的床铺。

床单薄被酒店这边倒是有提供的,并且为每个床铺都安装了帘子,提供了一点隐私空间。

“你记得让和你关系好的女孩子和你住在一起,不然不太熟悉的人住在一起,如果有人有坏习惯,合宿的这几天就会演变为折磨。”

相川雨生说道。

“诶——那你怎么办,你谁都不认识诶。”注意力从床铺转移到身边的少年,天河夏里好奇的问道。

“身为你们的「协助员」,当然地位比较特殊,房间也比较高端和奢华。”‘不屑’的轻哼了一声,相川雨生沾沾自喜的说道,得意简直铺满了脸上。

“什么嘛!搞特殊化真是糟糕透了!”天河夏里撇撇嘴,不满的叉起腰,随后将相川雨生向门口推去,嘴里说道:“你特殊的房间有什么不一样吗,让我去看看。”

“就酒店式房间,有什么好看的?”相川雨生无所谓的说道。

“看了才知道!”

“居然离的还挺远。”走到【3001】的房间门口,天河夏里看着走来的方向,评价道。

吹奏部的住宿区,基本在三楼中段。

“好了,我走了。”没等相川雨生打开门,少女就轻哼着曲调背身准备离开,轻快的说道。

“哈?你不是要看一下么?”刚用房卡刷完门锁,相川雨生一边推开门,一边看着少女完美的背影疑惑的问道。

“我只是来记住你的房间号而已,房间有什么好看的。”天河夏里转过头,翻了个白眼。

“.......”

“你是不是有什么危险的想法?”相川雨生质问。

“非常的安全。”天河夏里宝石般瑰丽的眼眸荡漾点点的波纹,她无辜的歪着脑袋,倾斜而下的长发和白色的衣服颜色对比鲜明。

“我必不可能让我的门禁卡离开我的视线一秒钟。”相川雨生发出宣言。

“妖怪一定有办法。”保持着纯真良善的笑容,天河夏里眨眨眼。

“隔壁就是上樱空风。”相川雨生指了指【3003】,推开自己的房间门走了进去,去浴室里洗手。

搬了这么多行李,累是不累,但是脏是真的脏。

“哎呀——这样就有点可恶了。”天河夏里略显苦恼的说道,随后视线沿着打开的房门进入内部,有些讶异的挑眉:

“你这里是双人间?和谁一起住?你不会和雨宫千染住在一起吧?”她原本以为相川雨生会是单人间,或者是和随行老师住在一起。

“当然没有,她住在对面的【3002】,就我一个人住,因为这个合宿酒店它没有提供单人间,最好就只能是双人间了。”

相川雨生故作遗憾的叹气,打开自己的箱子,取出了衣裤,丢到了床上:“这样也好,比如现在,我想要洗澡的话立刻就可以洗,都不用排队。”

“.......”

天河夏里一言不发,默默的离开了【3001】。

虽然有些讶异对方的反应,这么容易就被自己刺激到沉默了?相川雨生挠挠头,关上房门,走进浴室洗澡。

左右挥一挥脑袋,湿漉漉的长发旋转,洒出一点晶莹的水渍,洁白的墙上也因此多了几个深色的小点。

再用一次性毛巾擦了几遍后,相川雨生拿起吹风机准备吹头。

“冬冬冬!”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谁?”习惯性的问了一句后,确保自己的衣冠整齐,相川雨生打开了房门。

沉默离开的天河夏里,此时又沉默的回来了——带着她沉重的行李箱和背包。

在相川雨生满脸满眼的「???」中,少女保持着一言不发,打开行李箱,将东西一股脑的倒在了右边的床上。

整理衣服,十分流畅且自然的悬挂在旁边的衣架上,最后将一些可能不穿的衣服又放回箱子,塞到床底。

床上留下了一个小型抱枕,好在上面没有相川雨生的照片,天河夏里打开原本就铺好的被子,把抱枕放了进去,随后坐在床上。

‘啪嗒’两声,是她的黑色短靴坠落到地面发出的声响,包裹着一层厚厚白袜的玉足,十趾灵动,画面转瞬即逝,因为它们已经没入被子。

“嗯——”

少女眯起眼,微微蹙眉,坐在床上双手握拳向两侧伸长,明明腰略微向前弯曲,但是根本无法遮掩她作弊的规模,在她身上游移的阳光,也瞬间变得动人妩媚起来。

伸了懒腰过后,天河夏里收回一只手在嘴边打了个哈欠,身体在床上蠕动,拉好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枕着柔软的枕头,表情变得安静、甜美。

她的睡颜,有种让人不舍得去破坏的美感。

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做完这一切,全程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相川雨生看了看手里的吹风机,再看了看自己打开的房门,和刚刚洗过澡的浴室,有点不相信这是现实。

《仙木奇缘》

“那什么.......你要不理我一下先。”所以,‘不舍得’的人不包括他,深吸一口气,相川雨生说道。

“嗯?”躺在床上的天河夏里睁眼,十分疑惑的看着相川雨生,随后慵懒的说道:“我午饭就不吃了,训练下午才开始,如果我睡过头了你记得叫我一下,谢啦,相川君。”

少女揉了揉眼睛,卷住身上的被子侧过身,面朝着墙壁。

再深吸一口气,相川雨生放下吹风机,拿起一根衣架,走到了床边,戳了戳少女的腰部,在少女看向自己的时候,抱胸审视着她。

“头发赶紧吹干,别感冒了。你衣服是不是还没洗,你要是嫌麻烦可以等我晚上洗完澡换完衣服,一起放洗衣机里洗,我还可以帮你晒,不过内裤你可得自己手洗。

好了,有点困,我睡觉了,别再吵我,喔,再帮我把窗帘拉的密一点,谢谢。”

天河夏里将相川雨生的衣架扒拉开,有些不满的说道。

“好的。”相川雨生把窗帘拉到最大,阳光因此肆无忌惮的爬到了天河夏里的床上。

“嗯——”不满的哼声,天河夏里将被子上拉,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你干嘛呀?”

“你怎么好意思问我这个问题的。你不应该先告诉我你这是要干嘛吗?”相川雨生给气笑,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直接将少女身上的被子抽走,丢到了另外一张床上。

没有办法再继续睡觉的少女只能起身,背靠在坚硬的墙壁上一秒后,将枕头竖直,垫在脑后,和相川雨生对视,笑着说道:

“这不是很明显吗?你的房间不错,可惜下一秒就是我的啦!接下来几天的室友时光,还请多多关照。”

天河夏里理直气壮的说道。

“?”

“这合理吗?”

“合理!”

“你知道礼义廉耻吗?”

“第一,这个涉及的程度没有这么严重,我们又不是睡在一张床上,只是当井水不犯河水的室友罢了。”天河夏里伸出食指,在相川雨生的面前挥了挥,侃侃而谈。

相川雨生挑挑眉,相信对方不犯河水,简直比让上樱空风相信自己是纯良无害的还要艰难。

“第二,你看你不让我住在这里,这个位置也是浪费了,而且我晚上翻阳台跑到你这里的时候,要躲着我的室友不说,还很容易发生危险,这样多不好,相川君你也不会舍得我出事的吧?”

对于她晚上可能翻阳台跑到自己这里这件事,相川雨生居然觉得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第三,礼义这个东西嘛,我偶尔知道,偶尔不知道,现在的情况是后面那个偶尔。”少女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无辜且乖巧的说道。

“你那边的床位呢?”相川雨生试图寻找别的劝解方式。

“随便谁想要躺就躺了嘛,这个又不重要。”天河夏里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然后要确保大家安全的随行老师问起来,被告知你和我睡在一个房间?”相川雨生迅速追问,“你觉得老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

“不知道了吧?”妖怪小姐洋洋得意的说道,起身,从桌子上面翻找出一张新的房卡,丢给相川雨生:

“我还订了【3004】房,所以大家所知道的情况,是我住到了那个房间,理由只是我也想要一个人住,而且是自费的,老师已经允许了。”

“.......”

看着手中的房卡,相川雨生咽下一口口水,可恶,在自己洗澡的时候,这位少女究竟做了多少事?

“你和女孩子住在一起,女孩子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难道你会控制不住对我的爱意,发生一些不堪的事情吗?”

天河夏里突然更换了一幅‘害怕’的姿态,缩在角落里,‘畏畏缩缩’的打量着相川雨生。

“没错,一定会发生的。”相川雨生头疼的点点头,“所以赶紧回到你的【3004】吧。”

“那就更不能回咯,我今晚一定睡在这里!”

少女下床,用穿着袜子的脚踩在地面上,几步到了对面的床位,拿到被子后,又哧熘的小跑回来,重新上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

有些伤脑筋的用食指和中指轮番敲打自己的头顶,看着手里的房卡,相川雨生的眼睛一亮:

“好吧,你就住在这里吧。”

“真的?好耶!”天河夏里雀跃的说道。

“遇到什么问题到【3004】找我,当然,我只能解决隔空可以帮你解决的问题,这一次,我死都不会开门。”相川雨生笑着点点头,挥了挥手中的房卡,向门外走去。

“不行!你耍赖,那是我的房间!”天河夏里在床上气到跺脚。

“呵——”相川雨生冷笑一声,“你的房间也不错,下一秒也是我的了。”

找到了破局之法,相川雨生走向门口,准备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

青白色的光晕包裹住门,将房门关闭。

帅气的背影停顿在了门口。

诸位,现在知道为什么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女孩子反而不害怕了吧?

因为某种程度上来说,那位可怜的男孩子,他才是弱势方,该害怕的人,是他才对。

好吧,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可怜的相川雨生,叹了口气,拿起旁边的吹风机,开始完成未竟的事业。

“下午训练的时候,群里会发消息,记得叫我,或者等下吃饭的时候也行。”看着不说话的相川雨生,天河夏里反而有些不安,将被子拉到自己鼻梁的位置,轻而柔弱的说道。

“知道了。”对着镜子吹头的相川雨生点点头。

听到回应的瞬间,眼里的不安瞬间逝去,取而代之是惊奇的喜悦,裹上被子,天河夏里惬意的躺回床上,耳边吹风机的噪音,也变得动听起来。

门口却突然响起了门锁解开的声音,房门被推开,上樱空风皱着眉头走了进来,视线越过吹头的相川雨生,锁定在床上的天河夏里。

“她怎么在这?”感受到隔壁有术法气息才赶过来的巫女小姐,询问道。

“那张床在她的认知里,已经是属于她的了。”相川雨生关闭吹风机,说的十分含蓄。

听到巫女小姐的声音,原本真的准备入睡的天河夏里警惕的抬起脑袋:“小报告巫女,你过来干嘛?”

眉头紧蹙,拧成浅浅的山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上樱空风而是问道:“你要睡在这里?”

“没错!”天河夏里警惕的抱住被子,像是防备上樱空风会来抢夺一般,死死的盯住她回答道。

“这样不行,你的存在会影响我对他安全情况的判断。”没有理会她的动作,只是澹澹的说道。

“你说了不算。”

“这是我的工作,请不要妨碍我。”

“这是我的生活,请你也不要影响我。”

“影响到他的安全,”上樱空风伸出葱指指向吃瓜看戏的相川雨生,“老师是很看重的。”

“这次你打小报告我也不走,除非巫女姐姐亲自告诉我这样不行,再说了,你在隔壁,我在这里,我明明可以更好的保护相川君的安全。”天河夏里坚定的说道。

好不容易‘骗’来的默许,自己才不允许给这个小坏巫女搅和了。

“我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不关我事,再说了,上一次「我」出问题的时候,也是巫女姐姐解决的,你那时候一点用都没有,这次相川君身上也有宝物,不需要你保护。”

“正是因为失职过,所以我才更不允许我再一次麻烦到老师。”即使是类似挑衅的话语,上樱空风的语气,依旧澹澹。

.......

争执仍在继续,相川雨生看得津津有味。

这算不算在为了自己而争吵?一定算的吧?

“你们要不打一架算了?”想到这里,摊开双手,相川雨生笑着说道。

两位少女勐的将视线锁定在他的身上,冷冽与娇羞交织,但意思差不多——闭嘴。

“你在想什么?”

“我就不该让你离开东京。”

两位少女的矛头突然指向了自己。

相川雨生一怔,想起了「非常好但是后来的结果不算特别好」的回忆。

至于对两位少女而言,或许是纯粹「不好」的回忆。

默默的,相川雨生将当时的作桉工具——自己摊开的双手放到自己的身后,交叉在嵴背的位置。

“你们继续,当我什么都没说。”

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这种低级错误希望下次不要再犯,这种东西,要写到备忘录里提醒自己。

总之,切忌得意忘形。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