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修道种田平天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鏖战,现身

第三百六十三章 鏖战,现身

“三千年了?”

从不知是悟道还是合道的状态中惊醒,姜玄心头一时间还有些迷茫。

不过这种迷茫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心头那不断升起的惊悚感扫了个一干二净。

“司寇他们还是对神州动手了么?”

眼中思索神色一闪而逝,姜玄随后抬指轻点。

下一刻,周天星斗画面之外那大战的场景随后呈现在了他身前。

“虚空虫族?”

看着在紫色虫人前肢挥舞下不断泛起波纹,好似随时都会破碎的周天星斗大阵,姜玄眼中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

“难怪了。”

“我就说以司寇等人怎么可能对阵法造成那么大伤害嘛。”

说着他又把目光落向了画面中手执长刀,拦下了柴辽和夏若的司寇。

“哪怕他得到了一些不知道是哪里流传下来的宝物,也是如此。”

滴咕了几句,姜玄随后又皱起了眉头,低头看向了缠绕在自己身上,肉眼无法看到,却真实不虚的锁链。

“还被锁着,暂时没办法挣脱,怎么办?”

锁链是什么?

它是‘道’,也是寰宇天道意志的具现化。

它出现在这里,并且紧紧缠绕在了姜玄身上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要把姜玄留下,让他彻底和寰宇世界合为一体。

就好像上辈子他看的洪荒小说里的鸿钧。

不过鸿钧大概是主动算计天道,主动寻求合道,想要以己心代天心,谋求一条超脱洪荒的道路。

可他现在却属于被动合道。

寰宇天道想要把他的灵智磨灭,变成一个只知道为寰宇世界服务的傀儡。

要不是姜玄所修的‘道’本质上等同于寰宇大道,

要不是他炼化的先天五炁后的法力有超脱世界之势。

他本该在渡化道之劫第二天就被这缠绕在身上的锁链磨灭了灵性,变成了一个带领寰宇世界不断向前的傀儡。

不过哪怕现在维持了勉强的平衡,姜玄想要挣脱大道束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寰宇体量太大了。

他这辈子生在神州长在神州,而神州又是寰宇一份子。

也就是他就是寰宇的一份子。

哪怕他实力再强,但寰宇的质量永远等于他+N,或者他+1。

这种情况下,想要彻底挣脱束缚几乎不可能。

心思转动间,姜玄又看到了身前使用法力凝聚出来的水幕里,虫人又抬起了前肢对着周天星斗大阵狠狠挥下。

于此同时,16个虫族母皇也带着无尽虫族横穿了寰宇,吞噬、毁灭了无数沿途所在星辰和世界后来到了大阵之外。

它们对大阵外交战的那些证道强者视若无睹。

哪怕被交手余波震死了无数虫子,但那些虫子的目标好像依旧只有一个。

那就是周天星斗大阵。

或者是被周天星斗大阵守护着的某种东西。

大阵外,拦下柴辽和夏若的司寇见虫潮直接忽视自己等人扑倒了阵法之上开始撕咬吞噬,扭头看了眼仅仅片刻时间就虚幻了一分的阵法,不由畅快大笑。

“看到了没有,哪怕你们拦下了我等又如何?神州今天必亡!”

一句话落下,他的脸色又是一厉,“神皇,你还不动手?”

“今天你不动手,等神州毁灭,织亚他们收手了,你看我敢不敢宰了你!”

音落,虚空一阵模湖,随即神皇的身影出现在了战场之外。

“唉~”

一声轻叹自神皇嘴里流淌而出,随即他一脸歉意地看向了突兀出现在他对面的太玄天尊。

“动手非是我本意。”

“六天尊您跟大天尊等人终归是共处了无数年的兄弟,不如对此视而不见,免得我难做,大天尊等人也难做。”

“您应该知道,您不是我对手。”

太玄闻言沉默了一会,随即扭头看向了司寇,“大哥,如今虫族大举入侵,你难道感觉不出来么?”

“它们身上的气息和寰宇世界格格不入,很明显就是寰宇之外的存在,而且只是破坏和毁灭,没有跟寰宇一丝和平共处的念头。”

“要是让它们毁灭了神州,它们接下去会对付谁?”

“十六个虫族母皇,还不知道是不是它们全部的实力。”

“要是跟织亚等人彻底决裂,甚至把他们推到了虚空虫族一方,寰宇世界还会有前路么?”

“织亚当初带着我们看的命运尽头,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现实。”

司寇闻言嗤笑了一声,“那又如何?”

“你可以说是看着那姜玄长大的,那小子什么性子你不知道?”

“化道之劫渡了三千年,一点没有要化道的意思。”

“虽然心里不乐意说,但可以说他证道成功已经成了一件必然的事情。”

“等他证道成功了,以他的性子,我们能好?”

说到这里,司寇眼中狠色更甚,“不如直接灭了神州,让他心神大乱,直接化道。”

“要是灭了神州对他影响不大,那就放任虫族劫掠寰宇。”

“吞噬也好,毁灭也罢,我不相信一旦寰宇受损,还在渡劫的他能好。”

司寇话音一落,整片星空顿时一静,随即大战更加激烈了几分。

站在原地的神皇突然出手,只不过他攻击的对象不是太玄和周天星斗大阵而是趴在大阵之上伸出口器不断掠夺着大阵能量的虫族母皇。

“神无咎,你找死?”

面对司寇暴怒,神皇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

“你要对付姜玄我没意见,要对付神州也可以,毕竟关起门来都是自家的事情。”

“可想要放纵虫族毁灭寰宇就不行。”

说到这里,他双手合十,周身绽放无量光芒,其身后似有无尽人影若隐若现,咏唱着他的高大和无上。

“寰宇是我的基本盘,你把寰宇灭了,我去哪里找信徒?”

音落,无尽人影带着无量光芒自神皇身后纵身而出,瞬息间照亮了整片漆黑的星空,无数虫族身上燃起了璀璨的金色火焰。

短短一瞬间罢了,涌入寰宇的虫族出了那十六只虫族母皇和紫色虫人,整片寰宇被直接清扫一空。

飞灰下,虫族母皇仰天嘶吼,猩红暴虐的眸子死死地盯上了神皇。

见此,神皇轻摆了一下袖袍。

“十七只被天地规则压制,堪堪只比灵神强上一些的虫子罢了。”

“如此娇弱不堪。”

“这种东西有多少算多少,交给本皇处理就行。”

神皇话音刚落,又有暴虐的嘶鸣声自虚空通道内传出。

装着逼的神皇一脸懵逼的扭头看向虚空通道方向。

可不是又有一群虫族母皇从虚空通道内冲出,带着紫黑色虫潮涌入了寰宇世界?

神皇见状一脸尴尬:

“呃,我说我刚才就说笑,你们信么?”

他话音刚落,有澎湃、伟岸气机突然从大阵内升起,随后一道仿佛可以占据所有视线的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了战场之上,一巴掌拍飞了趴在周天星斗大阵上吸取能量的虫族母皇。

“你刚刚说什么?”

看着肩扛巨锤的灵神,神皇张了张嘴,老半响才呐呐开口,“你的实力?”

灵神闻言乐呵呵一笑,“就允许你们不断提升,本神就一直只能在原地踏步?”

虽说灵神也不知道之前那一瞬间为什么有如天助,在片刻之间炼化一道先天之炁。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装逼。

挥出手中锤子把一只虫族母皇拍成飞灰,他又一闪身来到了柴辽和夏若面前,直面司寇。

“他交给我。”

看着自信心爆棚的灵神,柴辽和夏若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后就拦到了从虚空通道中涌出的虫群之前。

抬手将低于八阶的虫族泯灭成飞灰,夏若回头看了一眼在虫族母皇突然自爆下显得有些灰头土脸的灵神,又皱起了眉头看向了柴辽:

“你说虚空世界里到底有多少虫族,又有多少堪比八阶的虫族母皇?”

“还有那紫色的人形虫子又是什么东西?感觉它的实力比虫族母皇还强一些,这样的虫子在虚空世界又有多少?”

随手画下一个圈圈住所有虫族母皇,柴辽接着摇了摇头,“不知道。”

“如果,我说如果。”

“如果虚空世界的位格等同于寰宇世界,且其内只有虫族这一个种族,那我觉得八阶虫族的数量,大概不会少于三位数。”

言罢,看着不断随着虫群涌入寰宇星空的虫族母皇,强如柴辽心底也产生了一股不妙的感觉。

虫族母皇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远远超出他们当初的预计。

哪怕虫族进入寰宇世界后实力会遭到压制,但量变终归是会引起质变的。

而且这些虫子悍不畏死。

就好比刚才,灵神一锤子拍死了一只虫族母皇后,立刻就有另几只母皇跑到他身边玩起了自爆。

哪怕灵神炼化了一缕先天之炁实力大增,可他现在既要独面拿出直刀‘噬道’的司寇,又要小心翼翼防止虫子偷偷摸摸跑到他身边玩自爆汽车。

所以现在的他早就没有一开始出场时的傲气。

他现在忍着没有求援,也只不过因为被压多年,一朝自在的心气撑着罢了。

又配合柴辽升起一座理想之城,瞄了眼在城内大肆破坏的虫族母皇后,夏若又环视了一圈战场。

三剑尊布下无量剑阵迎上了六妖王,织亚和司隆拦下了何黎,楚风,童极,罗关四天尊,神皇虽说拦下了十多只虫族母皇,但架不住母皇数量确实多,所以老有母皇空出手给独对司寇的灵神来上一下狠的。

太玄天尊终于出手,拦下了那个紫色的虫人。

整个战场上就剩下农召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大战之前,好像还在怀疑自身,为自己的攻击只能在大阵之上泛起一道波纹而耿耿于怀。

“现在的寰宇,就剩下魔还有那些星灵没有动手了吧?”

“按理说魔跟星灵都是天地之子,你说他们会动手么?”

另一边的柴辽看着星空中横列,实力上逐渐跟自己均衡,甚至快要超出自己的虫族们,有些不确定道,“魔不确定。”

“他喜怒无常,或许会想办法趁机摆脱寰宇束缚也说不准。”

“至于那些星灵,应该会出手吧?”

“不过一旦星灵出手,太玄站在哪边就不好说了,一旦太玄和司寇等人重新站在一起,让他们布下大阵的话,星灵大概率要被他们拖住。”

“到时候还是我等独面虫潮。”

“甚至要是魔起了心思的话,我们还要对上魔。”

柴辽话音一落,一股癫狂、阴冷的气息随之在他们身边汇聚。

扭头看向癫狂气机起源,他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麻烦了。”

他话刚落,一身黑袍,脸色平静的魔就自无边魔气中缓缓走出。

“麻烦,麻烦什么?”

短短几个字的工夫,魔身上一袭黑袍就变成了黑甲,手中也多出了一杆黑色蟠龙长枪。

见此,柴辽不由嘴巴发苦。

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出现了。

“道兄跟姜玄似乎可以称得上一声朋友,何必蹚这一趟浑水?”

“朋友?”魔低喃了一句,随即露出了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我哪来的朋友?谁又可以称得上我朋友?”

“当初帮他两次,只不过是我觉得那小子有趣罢了。”

“想帮,所以我帮了。”

“但我现在觉得,让这些虫子把寰宇毁灭了更加有趣。”

“你们不觉得吗?”

看着逐渐癫狂的魔,柴辽心中一窒。

他就知道,寰宇中大部分八阶,或者说证道存在已经疯了。

包括他们跟织亚同样如此。

他们把人族视为自己守护目标,为人族而疯。

司寇等天尊,虚神等妖王,只为自己顾,为自己疯狂。

苍仙三剑尊为剑而疯,祝幽这个小师妹,则是他们心中禁脔。

魔无拘无束,平时随心所欲,但本来就是个疯子......

“怎么办?”

夏若用手肘捅了捅柴辽,她此刻显得有些彷徨。

柴辽叹了口气,然后放弃了抵挡虫族,牵起夏若站到了魔对面。

“现在,只能看那些星灵会不会出手了。”

音落,大战再次爆发。

战斗余波在柴辽有意识的控制下几乎泯灭了所有虚空虫族,但对于等同于证道的虫族母皇以及紫色虫人,他却无能为力。

看着超过三位数的虫族母皇冲向神州,柴辽不由叹了一口气。

星灵还是没有出手。

而星灵不出手,只要周天星斗大阵一破,加持在了他和夏若,还有三剑尊身上的力量就会消散。

到了那时候,他觉得哪怕姜玄证道成功,大概也回天无力了。

“这就是织亚看到的命运尽头么?”

喃喃自语间,柴辽突然视线一恍忽。

他看到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大阵之前。

熟悉,是因为虽然三千年没见,但姜玄的样子他不可能记错。

陌生,是因为他此刻散发的气机。

至高,无上,冷漠。

似恒古天地之规则,无情且澹漠。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