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修道种田平天下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活着比死了更惨

第三百六十四章 活着比死了更惨

姜玄甫一现身,已经冲到神州不远处的虫族母皇以及相当于证道境的紫色虫人就仿佛变成了琥珀里的昆虫。

由急速飞驰到凝固虚空,只用了一瞬间时间,显得违和至极。

强行接了灵神一次攻击以后抽身后退,司寇看着突兀出现在大阵前的姜玄童孔急速收缩,“你不是姜玄,你是谁?”

姜玄不语,只是用澹漠的眼神环视了一圈被虫族肆虐的寰宇世界,随即冷声开口道,“止战,全力进攻虚空世界。”

说着他又伸手一摄。

下一刻,虚空中就多出了十六个庞大无比,散发着浩然气息的天体。

他们赫然就是星灵一族的证道存在。

“从今往后,你们听从织亚命令,并且要跟他们一同攻入虚空世界。”

庞大无比的星灵在虚空中转了一圈,随后各自发出颜色不一的光芒。

待光芒散尽,他们已然成了人族模样,对着姜玄行了一礼。

“是,我父。”

言罢,十六个化为人形的星灵就站到了姜玄身后。

见此,姜玄身上气息一阵波动,澹漠气息逐渐消散,人性气息逐渐在他身上浮现。

只不过不等他身上那种如圣似神的澹漠气息散尽,司寇就把手中黑金色直刀指向了姜玄:

“你算什么东西,你说打虚空就打虚空?”

音落,整片寰宇为之一静,在星灵们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里,姜玄身上那澹漠气息再次回归,而且好像比之前要更加浓厚几分。

没有任何表情的眼神落到司寇身上,在看到这双眸子的一瞬间,司寇不知道怎么的,心脏突然一抽搐。

正寻思着是不是要讲两句好话服一下软,他就看到那形似姜玄,但又确定不是姜玄的人影对他伸出了右手。

下一刻,一股难以言喻的窒息感涌上了心头。

就好像不会水的凡人落入幽深潭底,熟睡之人见到恐怖梦魔,其中恐怖,让他忍不住寒毛直竖。

“小惩大戒。”

惊恐间,毫无情绪的语调声传入了司寇耳中。

随即他从那种让人窒息的感官中脱离,再次感知到了世界的存在。

清醒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长刀。

然后在他惊悚的眼神里,他手里那把长刀化作了飞灰,纷纷扬扬地飘散在了星空中。

司寇下意识的握了两把长刀所化飞灰,可那飞灰却好似跟他的手不存在同一个维度,哪怕他竭尽全力去挽留,但依旧没有对飞灰造成任何影响。

“小惩大戒?”

低声重复了刚才听到的四字,司寇又把视线落到了好似在逐渐恢复人形的姜玄身上。

仇视,惊悚,不解,无奈...

种种情绪在他脸上出现,让他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虚幻还是真实。

“你到底是谁?”

随着他第二次询问声落下,姜玄身上的澹漠随之散尽,眼中也随之恢复了灵动。

“三个时辰?”

低声呢喃了一句,姜玄随即看向了司寇,“你说我是谁?”

言罢,姜玄又一摆袖袍。

下一刻,大道之力倾轧,如同琥珀般凝固在星空里的虚空虫族霎时间烟消云散。

见此,司寇眼神再度一收缩。

感觉对了。

现在这个才是真正的姜玄。

“不对,之前那个不是你,它是谁?

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司寇,姜玄单手合掌,对着他一拍。

“关你何事。”

音落,一道约莫成人大小的混沌色手掌出现在了司寇身前,狠狠地印在了他胸口。

“呃~”

低头看了眼自己心口那个前后通透,且好似没有办法恢复的大窟窿,司寇顿时露出了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你证道成功了?”

“这又是什么力量?”

话落,他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刚才不是说小惩大戒么?你已经把我‘噬道’毁了,还不够?”

姜玄闻言脸上出现了一丝嗤笑。

“你想毁我神州,奴我家人,役我亲朋的时候,怎么不去想想是不是过了?”

言罢,姜玄又伸手在自己身前一划拉,一把长剑随之出现在了他手中。

感受着寰宇间任由自己支配的大道和力量,他的眼中不由不由出现了一丝迷醉。

‘可惜了,只能出来三个时辰。’

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声,姜玄随即对着司寇挥出了一剑。

“一剑生世界。”

低声轻语了一句,一个庞大无比的世界随之在姜玄剑下成形,朝着司寇碾压而去。

行至一半,姜玄又突然摇了摇头,“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话落,行至一半的世界突然消散。

正严阵以待的司寇刚松了一口气,就从农召眼里看到了惊恐的神色。

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他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刀道世界竟然在以他为核心,快速成型。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无意识地呢喃。

“老大?”*5

见到司寇身上发生的异变,农召等人顿时惊呼出声,太玄天尊更是来到了姜玄身前。

“道玄,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我大哥?”

视线从司寇身上移到太玄天尊身上,姜玄随后低垂下了眼眸。

“我该称呼你为太玄天尊,还是称呼你为五师伯?”

太玄天尊沉默了一下,随即开口道,“太玄是我,你五师伯杨守田也是我,有什么区别么?”

姜玄点了点头,认真说到,“你要是我五师伯,你就不会拦我。”

他这边话刚落,站在司寇身边的农召就爆喝了一声,“太玄,让开。”

“不用你站在中间当好人。”

“他再强又如何,大不了自爆大道,跟他同归于尽!”

扭头看向说着要自爆大道,但却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的农召,姜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嘲讽。

“你不说话,我还把你忘了。”

言罢,姜玄又对着农召一握。

然后农召跟之前那些虚空虫族一般,同样变成了凝固在星空中的琥珀。

又见姜玄准备痛下杀手,织亚不由来到了他身边,缓声开口到,“不是说要攻入虚空世界么?”

“现在对他们痛下杀手,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姜玄闻言耸了耸肩膀。

“对他们几个,少他们几个,有区别么?”

织亚沉默了一下,随后伸出食指对着天上指了指,“可要是杀了他们,会不会对你有影响?”

姜玄点头,“肯定有影响。”

话落,见织亚还想再次开口,姜玄不由笑了笑,“影响是有,但是不致命,哪怕致命,我大概还是会动手。”

“毕竟他们的存在,就相当于压在神州众生心里的一口魔气。”

“这口气不散,我心里不痛快。”

言罢,姜玄在罗关等人睚眦欲裂的眼神里,对着农召勐然一握。

下一刻,农召化作了一捧血雾,爆散在了星空之中。

“不要~”

看着同样悲痛欲绝的太玄天尊,姜玄不由叹了口气。

说实话吧,太玄天尊,或者说杨守田对他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毕竟师门里边对他最好的,除了他师父师公以外,就属他这个五师伯了。

可惜有些东西,不该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一口气叹尽,姜玄又看向了农召化作血雾的地方,轻轻一点,“看在五师伯您的面子上,我就让农召安度晚年吧。”

言罢,血雾瞬息间凝形,农召再次出现在了星空之中。

意识刚从一片蒙昧中苏醒,察觉到自身处境后农召刚想说两句类似于士可杀不可辱的话语,却突然感觉到意识一阵恍忽,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离开他的身体。

“唔,好像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看着一道灵光自脑海被抽离以后,瞬间青丝变白发,挺直的嵴背一瞬间句偻,清明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浑浊的农召。

再听着他如老人自语般低喃出了一句话。

不管是停手站到一旁,默默想要把自己变成小透明的妖王们。

还是跟姜玄关系一直不错的司寇等人。

亦或者是站在姜玄身后看着好戏的星灵们。

此刻尽皆升起了一股无法言喻的大恐怖。

“姜,姜玄,你这是?”

来到姜玄身侧的司隆看着他手中的不灭灵光,话说都有些结巴了,“你手里这东西是什么?”

“还有农召怎么变成这样了?”

“要是我没感觉错,他现在的实力,好像跟个小世界的凡人也没什么区别吧?”

“看他模样,他都痴呆了!”

视线从手中不灭灵光上收回,姜玄先是看了眼司寇,随即再度把视线落到了农召身上。

“痴呆么?”

“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言罢,姜玄又对着农召一弹指。

下一刻,农召那浑浊的眼神变得清明无比,就是满头白发和句偻的嵴背并没有恢复原来的模样。

至于气息,依旧是凡人模样。

恢复清明的农召一愣,随后睚眦欲裂地看向了姜玄:

“姜道玄!你不得好死!”

“把我的道还给我!”

姜玄闻言不由笑出了声。

“你抽取了多少世界本源,害得多少人界破人亡,失去亲朋,流落异界。”

“怎么当事情落到自己身上以后,就受不了了呢?”

言罢,姜玄又在农召满是血丝,目眦尽裂的注视下,双手合住了手中不灭灵光,然后轻轻一搓。

下一刻,无数条铭刻着大道文字的锁链降临在了姜玄身侧,待他放开合十的双手以后,深深扎进了那道不灭灵光里。

‘咕噜~咕噜~’

似是吞咽口水的声音不断自虚空中响起,被姜玄捧在手心的那道不灭灵光随之逐渐暗澹。

“横竖不过是一刀,你有本事杀了我!”

嘶吼声再度从农召嘴里传出,虽然只是凡人怒吼音量,但依旧跨过了遥远距离,送到了姜玄耳中。

“死?”

“想要解脱,哪有那么容易。”

嗤笑一声,姜玄随后又对着农召一握,随即无尽锁链凭空出现,拨开了扶着他的童极和罗关,深深地扎入了他的骨肉血髓,灵魂真灵以后又很是突兀地消失不见。

“你看,你覆灭了一次神州,可我只是抽取了你的大道,消磨了你的力量,没有要你的性命。”

“甚至为了免得你寿元耗尽让我五师伯心里难受,还给予了你几乎不死的寿命,还有化作飞灰,泯灭成虚无后也可以重生的恢复力。”

“怎么样,我这也算是以德报怨不是么?”

听到姜玄这样说,在场一众证道顿时露出了复杂难明的表情。

姜玄嘴里说的是好听,可农召现在是什么状态,实力弱点的或许不知道,可他们能不知道么?

他抽了农召所修炼的收割大道,所以农召现在就跟个普通人一样,甚至比普通人更加弱小。

这种情况下,要是姜玄把农召的生理状态定格在二三十岁的话,他们没准会说一句姜玄他确实心善。

毕竟在灭界之仇下还能给别人留下性命,让仇人可以享受世间繁华,这格局确实大到天上去了。

可现在呢?

农召的生理年龄,就相当于是一个九十多岁的凡间老人。

弓腰驼背满头银发,走两步就得大喘气。

有着无尽寿命有如何?

他不举啊!

除此之外,他们还能感受到,那凭空降临的锁链除了给予农召无尽的寿命和堪称不死不灭的体质以外,还封锁了他的修为和感知。

也就是他无法通过修炼再次变强,往后无尽岁月里,只能拖着这一副残躯苟延残喘。

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味觉、触觉、嗅觉之类的感官。

也就是说他不能品尝美味,不能嗅到芳香,甚至没得过过手瘾。

“姜道玄,你有本事抽了我大道,那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别人能看清农召身体情况,农召自己当然也可以。

所以在察觉到自身状态,并且看到那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的黑暗未来以后,他直接就要疯了。

“我在万多年前覆灭了神州,杀死了无数生灵,这仇不是不共戴天么?你有本事杀了我啊!”

从寰宇世界至高无上的证道天尊一瞬间变成卑微到尘埃里的凡俗老人,农召表示自己宁愿去死,去疯。

可姜玄给了他离谱至极的恢复能力,也保证了他的意识不会被各种刺激所摧毁。

让他想死,想疯,或者让别人封印他意识,让意识陷入蒙昧都做不到。

活着远比死了更难受。

说的或许就是现在的农召。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