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修道种田平天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对天舞干鏚

第三百六十八章 对天舞干鏚

面对祝幽的警惕,盘膝坐在崖顶的姜玄只是笑了笑,随即挥手凝聚出了一把长剑。

“祝幽前辈可认得这把剑?”

看到姜玄随手凝聚出来的澹紫色长剑,祝幽一愣,随后脸上戒备神色少了几分。

“我不认得它,但在我记忆里,要是我渡劫失败,那我残留在天地间的道韵,就应该化作这样一把长剑,然后去寻找它的剑主。”

说到这里,祝幽看向姜玄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疑惑,“我残留于世间的那把剑选择了认你为主?”

说到这里,她又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不应该啊。”

“人择剑,剑亦择人,用我残存道韵所凝聚的那把剑只会选择一个为剑而痴的剑痴,你不像。”

姜玄闻言点了点头。“晚辈确实不像是个能为剑而痴的人。”

言罢,他又伸手一挥道袍,在自己身前凝聚出了一道光幕。

光幕之中,正是祝幽证道失败,残余道韵化作祝幽剑后穿过无垠区域,直插竹山山顶的那一幕。

“前辈道韵所化之剑所任没有选择晚辈,却落到了晚辈家的院子里。”

言及至此,姜玄又是莞尔一笑:

“甚至除了那把剑,苍仙前辈也在我那山顶搭了个竹屋,一待就是几千年。”

看着光幕中凝聚出来的画面,凝视着画面中出现的熟悉的人儿,祝幽眼中顿时出现了无尽的思念之色。

苍仙记挂着祝幽,祝幽又何尝不是如此?

以前为了修炼,为了一丝超脱这历劫之地的希望,她强行把这种思念压到了心底。

如今再次看到故人,那思念之情就如喷涌之泉,再怎么压也压不住了。

坐在地上的姜玄把玩着缠绕在身上的道则锁链,眼里露出一种看好戏似的表情。

吃上一代证道的瓜,这感觉好像还不错?

似是注意到了姜玄眼中的揶揄,祝幽深呼了一口气后整理了一下心情,随即先是跟姜玄道了一声谢,接着又问出了自己心中的好奇。

“我记得这地方以前应该是一块平地吧,现在怎么成了一座山?”

“还有你,为什么会被大道锁链锁在山顶?”

“对了,这地方好像有些怪异。”

“到这鬼地方以后,我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大起大落了。”

说着她又用力地捏了捏拳头,捏起发丝闻了闻自己头发,眼中随即泛起了一丝惊喜。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竟然可以让我产生触觉、痛觉,还有嗅觉?”

言罢,她又咬碎了自己舌尖,疼痛感伴随着血液的咸锈味传入她的脑海,让她忍不住出现了一丝失神。

“还有味觉也恢复了。”

“这一切,是你做的?”

见祝幽脸上露出了怀念、季动等神色,姜玄不由点了点头。

他现在的状态,就好比是在跟天道对抗。

天道,或者说寰宇本能运行的规则,想要让他合道。

他不愿,所以在这历劫之地,也就是天道的地盘,拔起了一座证道崖。

这证道崖,就相当于是他的领域。

他又没在自己这块领域里边调整什么特殊规则的想法,一切都参照现世,那在历劫之地被天道限制的感官,自然就回到了祝幽这些合道之人的身上。

见姜玄点头承认,祝幽脸上复杂之色更甚,“你现在还处于证道状态,相当于是在渡化道之劫?”

姜玄再次点头。

“可在渡劫的时候,渡劫者不是会被天道规则所保护么?你现在是...”

见祝幽找不到好的形容词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姜玄笑了笑后就开口道,“祝幽前辈应该也了解自己现在的状态。”

“化道之劫说是化道,但在晚辈看来却是合道,舍弃自身一切,与天道相合。”

“晚辈不远,所以与天道对抗。”

“这相持几千年下来,晚辈才终于算是得到了一点主动权,这才有能力拔地而起,立下这证道崖。”

“也才有能力在证道崖内驱散历劫之地的规则,让崖内规则等同于现世,让人在身处崖内的时候,可以恢复自己所有感官。”

说到这里,姜玄突然感应到了什么,随即露出了一脸无语的神色。

之前说过,这历劫之地里规则特殊,合道者进到这鬼地方以后会失去除了视觉和听觉以外的所有感官。

所以有些男女之事也如同嚼蜡,没有一点儿快感。

但现在呢?

随着证道崖出现,进入者可以恢复感官,男女之间那点破事就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不应该说是趋势。

应该说进来一百个人,大概只有五个会选择探索证道崖,剩下九十五个人里,基本都在纵情享受自己恢复的感官。

而且姜玄觉得自己要是不限制一下,海天盛延,无遮大会,马上就会在自己这证道崖上出现了。

“我把你们吸引过来,可不是让你们来放纵自己的欲望的。”

想到这里,姜玄低头看了眼屁股底下的万米山崖,随后伸出食指对着崖顶一点。

下一刻,七色流光自他所点之地升起,那些正在纵情享受着的修士突然一愣,随后开始发了疯的嘶吼,呐喊。

他们刚刚恢复的感知,又不见了。

见此,姜玄弹了弹手指,随即澹漠的开口道。

“证道崖,崖高万米。”

“登崖千米,恢复痛觉,登崖两千米,恢复嗅觉,登崖三千米,恢复味觉...”

“登上山顶,可在山顶处恢复所有感官。”

音落,忽有爆裂气息自山脚升起,随即有一声癫狂的嘶吼声传入姜玄耳中。

“你是谁,凭什么剥夺我的感官?给老子去死!”

感受着话音落下后升起的爆裂能量,以及其他修士们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态,姜玄摇了摇头后单手一压。

下一刻,一只能量大手凭空出现在了高田之上,须臾间就握住了那怒吼之人。

“愿意攀崖者,自己攀崖。”

“若是不愿,那就自行退去。”

“贫道可不会惯着你们。”

姜玄话音刚落,那被他捏住的人影不由放肆大笑。

“哈哈哈,惯着我们?”

“有本事你杀了...”

他一句话没说完,就见那捏住他的那只能量大手微微一用力,而后殷红的血液,雪白的残骨,自天空上落下。

“别以为在这鬼地方你们就真的是不死不灭的。”

“贫道既然可以拔起证道崖,驱散大道规则,那也代表着贫道有办法对付你们,甚至让你们真灵泯灭,彻底死亡。”

说着,姜玄又伸手一捏,抓来了一道如萤火般暗澹的真灵,然后双手一搓。

“轰~~~”

仿佛永寂的历劫之地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雷鸣,好似永远不会变换天色的天穹在这一刻风起云涌。

无尽红光自天穹之上照向大地,将所有扬天而望的修士们的脸颊映得一片猩红。

抬头凝视风暴中心那张逐渐由虚化实的巨大脸庞,姜玄突然站起了身子,朝天呸了一口。

“呸,不要脸。”

“你出来就出来,干嘛用老子的相貌?”

言罢他手中就多出了一把干戚,对天而武。

“贫道今天当一次刑天!”

音落,右手长斧对天而挥,直击天穹上那澹漠的脸庞。

可惜的是人力有穷。

刑天舞干戚,最终逃不过身死。

姜玄比他好点,天道现在奈何不了他,但他也奈何不了天道。

那凝聚了他一身戾气的斧刃刚出证道崖范围,就越来越少。

甚至还没碰到那澹漠脸庞的汗毛,就消失在了天地间。

“还是差了不少。”

低声自语了一句,姜玄就看到澹漠脸庞在一阵波动中化作无数锁链垂落而下,最终融于自己身上的那些锁链,让锁链变得更加凝实了几分。

见此,姜玄不由皱了皱眉头。

他趁着合道者真灵泯灭天道出现这机会对天挥干戚,原因有三。

一是看到其变成自己模样,心里当然有些气不过。

世间万灵,只要有智慧,想来谁都不希望世界上再多出个跟一模一样的人吧?

谁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把自己给替换了!

二是他想试试自己现在实力。

只不过实力方面如他所想,他现在的实力虽然可以吊打证道,但对比寰宇天道,或者说整个寰宇世界的体量,还差了很多很多。

至于最后,则是想要试探‘天道’。

从天道把合道者困死在这历劫之地,让他们不断悟道强大寰宇,以及抓着自己不放,想要自己合道这两点来看,姜玄有理由相信寰宇的天道可能也诞生了自己的意识。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好像也正是如此。

天道规则凝聚出来的脸庞虽然没有因为他的不敬而露出任何情绪,但姜玄就是笃定它变了,好像真的开始诞生自己的意识了。

“要是你没有独立意识,可不会顶着我的相貌出现。”

“还是说我的出现,促使了你的独立意识的觉醒?”

心中种种念头闪过,姜玄心底突然出现了一丝焦虑。

要是真让寰宇天道诞生了自主意识,天知道是好是坏。

而姜玄最不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命运寄托到别人身上。

“那现在看来,以前那个被我搁置的计划,好像有了实施的必要了。”

“不过实施计划的前提,是要先从这鬼地方出去。”

“哪怕只是一丝意识。”

想到这里,姜玄又看向了山脚那些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像有些痴傻的证道者们,随即单手一压。

下一刻,压在他们身上的压力强大得几分,也让他们从痴傻之中回过了神。

“刚刚发生了什么?”

“周洛书死了,彻底死了!真灵泯灭,活不过来那种。”

“他怎么可能死,这地方不应该是能让我们不死不灭的么?”

“嗤~还不死不灭?这地方还剥夺了我们除了听觉和视觉以外的所有感官呢!刚刚其他感官还不是回到了我们身上?”

“刚刚出手的是谁?谁那么强大,竟然可以和规则对抗,并且还让规则奈何不了他?”

“大概是平地升起证道崖的那强者吧?天道规则可不会那么好心让我们恢复感知,它巴不得我们天天悟道才是。”

“天道规则没那么好心,那那个未知强者就会有那么好心了?他先是让我们恢复所有感知,接着又对我们进行限制,让我们登崖才能逐步恢复感知,难道他就没有自己的心思了么?”

“有就有,你就说这山你爬不爬吧。”

“嘿,当然得爬,死了都得到山顶去,要知道老子刚才差点就爽到了。”

“呵,精虫上脑的家伙,我倒是在想天道规则怎么突然就有型了,以前偶尔出现的时候,它不都是一个无形无质的存在么?”

......

看着那些合道者们一步一顿开始攀崖,听着他们不断响起的私语声,姜玄的脸色不由更加沉重了几分。

从无到有,毫无疑问是一种突破。

‘天道’从无形无质到变化成他的模样呈现在世间,毫无疑问是一种特殊的变化。

可这种变化,却是姜玄最不想看到的。

看着姜玄那凝重的脸色,站在他身边的祝幽不由蹙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高天后忍不住就开口道:

“你在想什么?”

“是在想天道规则为什么会变成你的模样么?”

扭头看了眼祝幽,姜玄摇了摇头。

“我知道天道为什么会变成我的模样,但在此之前,我却是没有想到它竟然会在有一天变成我的模样。”

天道为什么会变成他的模样?

毫无疑问是因为姜玄之前为了离开这历劫之地,当了一次天道代言人的原因。

‘或许变化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天道本该无情,但解除了有情的我以后,她就开始变质了。’

想到这里,姜玄又有些苦恼的揉了揉眉心。

之前那情况,他也只能让天道暂居己身,然后去到外界挡下虫潮,不然周天星斗大阵就得破了。

而大阵一破,神州能好?

‘还是实力不够呐。’

心中感慨了一声,姜玄又把视线放到了祝幽身上:

“晚辈答应过苍仙前辈,要是能做到的话,会把前辈您带出这个地方。”

“等晚辈找到了离开这个地方的办法,会联系前辈您。”

“至于现在,前辈可以在证道崖范围内自由活动,只要不出证道崖范围,前辈就不会失去任何感官。”

言罢,姜玄也不再管祝幽,自顾自地就盘膝坐到了地上,开始研究轮回大道。

‘以前在轮回之道上留了几个后门,也不知道这鬼地方能不能用。’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