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霜刃裁天 > 第五百二十八章 鹰爪铁布衫

第五百二十八章 鹰爪铁布衫

戚冈当场又应允了下来,然后在召开将领会议前,逐个密谈手下将领。那些将领有的是莫德正的旧将,有些本就为尚在太子任上的姜杉所收买,决定支持姜杉的人远远超过拥立晋王之人。

待第三日一早在总兵府开会时,原本准备将晋王亲信在会上一网打尽的戚冈发现,那些决定支持晋王之人一个都没来,等来的是晋王率三千余骑出逃的消息。

由于城内多为步卒,无法追击,戚冈又不敢轻易调边关骑兵追赶,只得上书姜杉,听其军令行事。

姜琅能早一步出城脱险,靠得是全真教!元宝与贺齐舟分手后,一路赶至终南山,告知掌教灵虚,姜杉欲对自己这一脉不利,便召集可能受到迫害的百余弟子,赶往东北方的晋阳城,助姜琅起事。

一行人晚了姜灿两天赶到晋阳城,时值城池封禁,元宝便派灵虚亲自夜探总兵府。在路过总兵府时,灵虚见两名军官从总兵府出来,正在密议,便悄悄探听两人所言,原来两人所议之事正是明日一早趁开会之机,捕杀晋王亲信再围攻晋王府一事。

灵虚急忙将听到的消息告知晋王,晋王当机决断,通知所有亲信赶至王府,连夜组织兵马,引入北门外的三营骑兵,与全真教高手里应外合,打通东门,逃出晋阳城。准备赶至榆州带上姜烁后,投奔尚在韩冲手上的陇西肃州,争取占据陇西之地,取得充足马源兵源后,再与姜杉周旋。

至于为何不直接夺下晋阳城,主要还是因为双方实力悬殊过大,而且戚冈已经对晋王有所防备。戚冈不仅增调了一万步军进城,使城内的兵力达到一万五千人,还抽调军中高手,准备对付灵空等军官及晋王府的家臣。

姜琅虽有全真教相助,但元宝真人年迈,经连日奔波,又强行逼出钢针之毒后,已是元气大伤;最小的弟子灵越从西域回来,伤势也只好了一半,因此除了灵虚和灵空之外,并无太多高手,根本就不是戚冈数千亲卫军的对手,所以只得弃了王府奔逃,有两名将领甚至都没有机会返回自己的军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一行千人到了榆州后,作战队伍一下子扩充到了五千骑,若非马匹不够,人数还要多出不少。主要是柳泊舟认可了先帝遗诏,随同姜烁一起,又组织了近三千骑兵,飞马向肃州一路奔袭而去

……

白练山瀑布下,贺齐舟正面对徐铉的步步紧逼!

徐铉的涌泉中境比之华山派掌门仇环的涌泉上境居然还要强上不少!这是两招之后,贺齐舟无奈得出这个结论。刚到洛阳时就曾经领教过徐铉的厉害,那时一脉未通,完全无法抵挡住对方的内力威压,但现在自己已经通了六脉,感觉仍是和徐铉有不小的差距!

贺齐舟见对方飞身而起,接连使出两招七绝剑法,就算是熟知华山剑法的仇环也不敢硬接,但徐铉接下了!飞扬激射的剑气只是划破了对方的外套,徐铉的外套里面是一件轻甲,可就算是划在徐铉裸露在外的脸上、臂上,剑气所过之处,也仅仅是划出一道道的浅痕!

老太监的看家本领是鹰爪铁布衫!贺齐舟记起了义父杨征在征服鹰爪门时的评语:“涌泉之后,几无罩门可寻,若自宫,则唯有以力服之!”贺齐舟明白过来,老太监若没有这身刀枪不入的奇功,怎么可能统领大内侍卫这么多年?

贺齐舟不敢再出绝顶剑,那样的话实在是过于耗费真气,两剑之后便转入守势。徐铉的爪影开始在贺齐舟的身前肆虐起来。

贺齐舟虽然体格异常强韧,但面对徐铉的铁爪也只敢用长剑与双臂去挡。

徐铉连出狠手,数十余招之后仍未能得手,特别是五指扣住贺齐舟小臂时居然没有刺穿对方骨肉,反倒是指尖感到一阵巨痛,便知对方佩有宝甲,出手益发狠毒,招招不离贺齐舟的双目、颈项、后腰、下裆等处。

“阉狗,就这点本事?你鹰爪门活该关门!”贺齐舟忍住刚才被其铁爪一抓后的巨痛,出言讥疯。

“看你嘴巴硬到几时,杨征、何青山欠下的,你接着还!”青州铁爪门一直是徐铉敛财的重要门户,但被杨征上门挑战之后,直接以为患一方的理由封门了,不少做恶的门徒还被处以刑罚,徐铉这个靠山因为隐藏得够深才逃过一劫,但对杨征之恨,却从此深埋。

“好吧,看谁能收上债来,你欠我义父的,今日就用命来了结吧!”贺齐舟看到徐铉的背后竹梢晃动,那些御林军已经找到了通往瀑布之路,不消片刻就能赶到,现在是拼死一搏的时候了!说完便完全不顾防守,剑剑对准徐铉双目,只求拼个你死我活!

徐铉并不慌张,将攻击的目标转向了贺齐舟手中之剑,看准机会后,双爪紧扣住刺向面门的剑身,那把剑就算有锋尚且不怕,更何况钝得好像一把锯子!

贺齐舟正是想让对方夺剑,见长剑被扣,立即一招天门中断,一个前冲,双拳猛地捶向徐铉太阳穴!

徐铉想得更远,似乎已经看穿了贺齐舟的想法,在贺齐舟松手的同时,也是松开手中之剑,双拳直击门户洞开的贺齐舟胸膛,这是徐铉期待已久的换拳!凭贺齐舟六脉的功力,自己第九重的铁布衫还会惧怕不成?

“杨征!”这是双方实打实一击后,自徐铉口中冒出的两个字!杨征有个神奇的本领,无论对方内力多高的对手,在比拼内力时,永远也不会吃亏,而现在恰好就是这种情形!贺齐舟击向自己太阳穴的双拳,就好像是涌泉境的出手,虽然还不致于重伤,但已经让徐铉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中拳的刹那,眼珠都有种脱眶而出的感觉!

徐铉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情,头很疼,但铁布衫的防御还在,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再看了眼被打飞到四五丈外、倒地不起的贺齐舟,徐铉嘴角扬起一丝阴笑,边走向贺齐舟,边道:“小子,你最好别死,我还得练刀呢!”

“舟儿!”崖顶传来贺莲撕心裂肺的呼叫,一根长绳自上方抛落,绳上杨山与林川正飞速下滑,而数十丈外,第一个冲出竹林的大内侍卫已经冒出了头……

“放心,没这么容易死的!”地上的贺齐舟一手撑地,艰难地站了起来,淌血的嘴角现出一丝笑意!

“怎么可能?”徐铉大惊,不敢再让贺齐舟喘息,不顾头痛欲裂,飞身又是抡起一拳,轰向贺齐舟脑袋!

贺齐舟左掌接拳,右拳还击!

徐铉惊叫一声:“七脉!”急忙用左爪抓向贺齐舟右拳。

大家都是以掌对拳,但这一次中拳后,贺齐舟没有倒飞出去,而是在抓住对方右拳后,一拳打得徐铉的鹰爪“喀喀”作响,像是断了几根指骨。

徐铉突然发现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心头,自己的铁布衫已经经不起对方几记重击了,而打向对方身上的招式,却毫无效力,惊恐之下,一脚扫向对方大腿,以期摆脱贺齐舟的掌控,靠身后即将赶至的军队去应付他!

贺齐舟倒地前的换拳还是比徐铉多算了一步,有了与仇环对招时的经验,只要忍得住巨痛,让对方的真气通过自己的脉络,身体就能尽可能少地受到伤害。

这次贺齐舟想更进一步,仅仅是第一次尝试,就大胆地准备用胸前的阳跷、阳维两脉承接对方的拳力,然后迅速将对方的真力导入自己的左右双臂,再通过双拳还给对方!所以贺齐舟打向徐铉太阳穴的不是六脉发出的功力,另外再加上了徐铉自己的三成内力!徐铉才会受到那般沉重的打击!

由于是第一次尝试,贺齐舟只是导出了三分真力,另外七分中的三分,实打实由前胸承受了下来,虽然有护甲的保护,但仍是被打飞了出去,感觉胸口一闷,一下子没缓过气来!再加上引导徐铉真气时非常人能够忍受的巨痛,整个人经历了一次极为短暂的晕厥,可惜徐铉那时也正感觉着头部的巨震,未能捕捉住转瞬即势的战机,让贺齐舟缓过神来!

贺齐舟一开始引导向双臂的真气其实达到了七成,但自身能力有限,从胸前到拳头的过程中,有四成的真力向全身各处散去,那股真力像是洪流一般冲击到了尚未贯通的任督二脉!待贺齐舟从短暂晕厥中醒来时,惊喜地发现,全身上下,除了阵痛之外,体内的真气前所未有地磅礴流动起来,自己的任脉在那一刻完全贯通了!

从地上起身的贺齐舟已经无比自信了,领会了何青山所教的华真功真谛,又贯通了七脉,眼前的徐铉不足为惧!故徐铉越是用力地击打,反馈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就越大!通了七脉之后,贺齐舟传导功力的能力又向前狠狠地跨了一步!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