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大医无疆 > 第五十六章 旧事重提

第五十六章 旧事重提

蔡荣娟对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不服气的,她打算上诉,可律师奉劝她上诉可以,但是诉讼的对象应该选择长兴医院,事发的时候她仍然是长兴医院的员工,长兴医院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两口子商量了一下,认为起诉长兴医院绝不是明智的行为,最后决定还是让谭国良先去拜会一下新来的院长赵飞扬,探探他对此的态度。

这几天,赵飞扬正在和各科室的主要负责人和学科带头人见面,作为泌尿科的副主任谭国良也在其中。

谭国良期待这次见面已经很久了,如果赵飞扬再不找他,他就会通过关系联系这位新院长,自从两口子弄巧成拙导致蔡荣娟辞职成真,谭国良在家里的日子简直是度日如年,只要回家就会被蔡荣娟埋怨,认为都是他的馊主意把自己弄到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赵飞扬大范围地接触各科室的主要负责人,目的就是要从中筛选出合适的人选,这几天的见面让他意识到,顾厚义任人唯亲的习惯很严重,临床科室中,许多科主任都是他的老乡朋友。

当然不排除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凭自身实力上去的,但是也有一部分人,比如严回意、周文斌之流,压根就是德不配位。

其实任何单位都是这样,领导用人的原则绝不是择优录取,而是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绝大多数的领导都喜欢听话的下属。

谭国良见面之前已经通过多方渠道了解了这位新来的院长,也知道他刚刚上任,就将第一副院长严回意边缘化,免除了周文斌的职务,这两人过去都是顾厚义的亲信。更重要得是,他重新启用了耿文秀,要知道耿文秀是被顾厚义刚刚才放逐的人,这就意味着他否定了前任的做法。

种种行径表明,赵飞扬没有沿用前任政策的打算,这次单独见面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赵飞扬先听谭国良汇报了一下泌尿外科现在的工作情况,又了解了几个他比较关心的问题,谭国良业务方面还是比较过硬的,他的汇报也令赵飞扬非常满意。

loubiqu.net

赵飞扬道:“谭主任你对科室的发展还有什么预期和要求吗?”

谭国良道:“赵院长,有件事我想向您反映一下。”

得到赵飞扬首肯之后,谭国良将他老婆蔡荣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赵飞扬听得很认真,时不时地点头,等谭国良说完,他问道:“你们认为顾院长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对蔡荣娟主任有失公允?”

顾厚义虽然走了,谭国良仍然不敢直接说他的不是:“赵院,我们不是领导,我们只能从自己的角度上看待问题,有一点我们能够保证,佟美丽的手镯并不是蔡荣娟给摔碎的,和她发生争执,也是在工作期间,现在我们却要为此承担责任,我们觉得非常委屈。”

赵飞扬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说,事情发生在医院,又在上班期间,医院的确应当承担一部分责任。”

听他这么说谭国良心中暗喜,看来真是找对人了,看来新院长是个讲道理的人。

赵飞扬话锋一转又道:“据我所知,蔡荣娟已经从长兴离职,佟美丽也不是因为医美手术进行起诉。”起诉个人和起诉医院是两码事,这么简单的道理赵飞扬当然分得清楚。

谭国良道:“赵院,那个佟美丽根本就是颠倒黑白,她一开始是想找医院索赔,鉴定结果出来之后,证明她的手术没有任何问题,她才转换目标讹诈我们。如果说我们要承担责任,请问当时医务处需不需要承担责任?保卫科需不需要承担责任?长兴需不需要承担责任?”

赵飞扬笑了起来:“谭主任,如果我说不需要,你们夫妇俩是不是打算连我一起起诉呢?”

谭国良愣了,他马上摇了摇头道:“我们从来没有起诉您的意思。”其实他心中有过起诉长兴医院的打算,可他不敢,老婆虽然辞职了,可他还在长兴,他得为自己的以后考虑。

赵飞扬道:“长兴的法人代表是我,起诉长兴就是起诉我,老谭,你想什么我明白,我跟蔡主任虽然不熟,但是她的医术我也是久闻大名,这样的人才不该从长兴流失。这样吧,你回去征求一下蔡主任的意见,她还愿不愿意回来长兴,只要她肯来,长兴的大门永远向她开放。”

谭国良因赵飞扬的话激动起来,怎会不愿意,自从辞职之后,蔡荣娟不知多少次偷偷以泪洗面,当初辞职只是想找个台阶,没想到顾厚义干脆利索地把梯子给撤了,现在新院长重新给她架上了梯子,如果他们拒绝那就太不识好歹了。

谭国良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犹豫:“赵院,我爱人对长兴是有感情的,我相信她肯定愿意回来。”

赵飞扬点了点头道:“愿意回来就好,无论过去发生什么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只能保证,只要我在长兴的一天,就会保证员工的利益,不会让任何人受委屈。”

赵飞扬说到做到,虽然法院判罚蔡荣娟赔偿四十四万,但是他决定由医院出面来解决这件事,长兴并非私人医院,如此数额的赔偿必须要有完善的手续。

由严回意负责,让医务处和保卫科提供当天冲突的详细资料,同时向原来医美中心的承包人曾红文发函,要求她负担总赔偿的一半。

按照这样的方桉分配下来,承包方和医院各自负担二十二万,即便全都落实到蔡荣娟身上,也就是四万四千块。

从四十四万到四万四千块,对蔡荣娟来说已经是天地之别,她平时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止这些,而且新院长主动向她提出邀请,承诺她回院之后继续担任医美中心的主任,她哪还敢有更多的奢望,两口子对新院长感恩戴德。

保卫科长于向东为了这件事专程来医务处商量,目前在医务处坐镇的人已经换成了许纯良,周文斌自从出事之后始终病假没来医院上班,其实就算他回来,也不可能回医务处了,院里对他的工作进行了重新安排,让他去病桉室。

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保卫科和医务处的关联很多,亲眼目睹几次纠纷的处理,于向东对许纯良的态度也从开始的不屑变成了欣赏,对许纯良的称呼也从过去的小许变成了许主任。

虽然院里并没有正式下文,现在大家普遍都这样称呼。

“许主任,你收到院里通知了吗?”

许纯良现在也懒得纠正别人这样称呼自己了,反正纠正了也没用,他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于科,您指得哪件事?”

于向东道:“就是佟美丽和蔡荣娟纠纷的事情。”

许纯良点了点头,已经收到了院里的通知,让他们重新汇报一下当天的情况,力求做到还原细节。许纯良也听说蔡荣娟重新返回长兴,执掌医美中心的消息,心中对这娘们充满了不屑,好马不吃回头草,你不是牛逼吗?有种辞职就别回来!

其实跟许纯良抱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于向东也这么想。

许纯良道:“按照院里的要求写呗。”

于向东道:“看来你还是没搞懂院里的意思,现在院里认为我们都有责任。”

许纯良毕竟工作时间尚短,在这件事上真没领会全部的精神。

于向东愤愤然道:“只要认定咱们有责任,到时候我们的绩效都会受到影响。”像他们这种行政科室,在医院属于低收入阶层,没有灰色收入,全靠平均奖过日子。

“您是说,这板子也要落在咱们身上?”

“可不是嘛,我们保卫科需要承担没有及时阻止患者过激行为的责任,还有没有尽到保护本院职工人身安全的责任,你们医务处比我们更麻烦,肯定追究你们办事不力,没有协调好医患关系,导致事态失控,不信你等着瞧,最后咱们两个科室都得被罚,咱俩是负责人,至少三个月的绩效没有了。”

许纯良一听也郁闷了:“干我屁事啊?”

于向东听他爆粗,忍不住想笑:“我也这么想,你比我还冤枉,当时是周文斌负责,但是医院不会给你讲这个道理。”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