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混元道君 > 第七卷:化名闹西荒 244,九幽夺灵,神镜演法 一

第七卷:化名闹西荒 244,九幽夺灵,神镜演法 一

芒城三大世家恩怨由来已久,秦家在以前未得到九幽图录的时候,尽被谢齐两家欺压,自从得了功法,卧薪尝胆,一部神功经典,对于世家来说,可谓是无上宝物。

秦家由此而发展壮大,直至现在,谢齐两家不得不联手而为。

只是自秦家老祖去莲花道宗求书不成,归来后郁郁寡欢,以至心魔滋生,继而闭关修养,谢齐两家从那时开始便占据了上风。

经过数年的试探,这两家行事越来越肆无忌惮,直至五年前,开始全面袭杀秦家弟子,一来是为了削弱秦家实力,二来也想看看秦家老祖是不是真的走火入魔。

芒城南部,齐家府砥。

齐长老心中还是有些顾虑,此等大事,要先禀明家主,才可行动,行至中门大殿,向弟子说明来意,片刻之后,家主齐应天亲自迎接。

“齐煊啊,有何要事,如此着急。”齐应天乃是一位玄袍老者,白眉黑髯,双目锐利。

齐长老先行一礼,说道:“家主,秦家新任的外事长老出城了,看方向应是去矿场巡查,此子自持神通,竟敢一人独行,我与谢长老定计欲袭杀此人,进而拿下灵矿!”说到此处,他停了下来,看向家主。

“灵矿?!”齐应天吃了一惊,这几年虽说多有争杀,但却没有动这灵矿的想法,此矿乃是秦家重地,一旦夺了此矿,必会发生全面战斗,到了那时.....芒城必将大乱。

甚至三家的老祖,都要斗上一场!

而且,那灵矿的位置隐蔽,也不好寻找。

他眉头微皱,思虑片刻才说道:“此事还要请老祖定夺,你且等着。”说完后,便飞身离开,他虽是家主,但这种大事,也做不了主。

约有盏茶时间,齐家主归来,他神色肃然,说道:“老祖有言,杀!”

齐长老心中一震,说道:“还请家主再派两人,那秦争可不好对付,而且矿场也有大阵守护。”

“持我手令,去请齐三叔,他老人家自有安排。”齐应天拿出家主手令,交与齐煊。

“是!”齐长老躬身一礼,转身离开,暗道有三叔出手,此事成也!

这位齐三叔可非是一般的人物,已是到了炼气巅峰,差一步便能成就真人,法力深厚,更是把家传的九魔幡炼成了极品宝器,厉害非凡。

半个时辰之后。

谢齐两家修士在城外汇合,本来说双方各去四人,一共八人,但在集合之时,到来的却足有十二人之多。

双方惊讶的同时,也都看出了对方家族的决心,谢家领头的也是位炼气巅峰的高手,在芒城大有名气,其它五人,也全部是炼气后期,此次猎杀可谓是两家精英尽出。

两位炼气巅峰,十位炼气后期!

“齐三,没想到你也来了。”谢家领头的是位长相阴柔的公子哥,说话尖锐,刺人心魂,在场众人听到这声音,修为稍低的,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齐家领头的正是齐三叔,在他面前,齐煊这个执法长老,都要退到后面,此人是位老者,身材矮小,面目阴冷,他望向那公子哥,拱手一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朽见过谢坤少爷。”

说是少爷,但这谢坤可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年长,修行已有七百载,在芒城有着赫赫威名,估计除了三位金丹老祖,这谢坤要说第四,谁也不敢多言。

齐三怎么也没有想到,谢家竟然把这位主儿都派了出来,怕是仅此一人,就能斩了那秦争,莫非....是对方也看上了那座灵矿不成?!他心中不由担心起来,其实,齐家让他出来,也是存了占矿之心!

谢坤脸上带笑,但在眯起的双眼之中,却有寒光闪动,让人不寒而栗,他环视一周,见众人都有惧色,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人已到齐,那便走吧,早些完事,早些回来,这芒城可还有一场大戏呢。”

......

茫茫大漠,风沙如波,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在沙海之中慢慢前行。

“公子,何时才到灵矿啊。”白晓显的有些无精打采,进入沙漠已有半月时光,初来之时,还有些新鲜劲儿,现在早已是意兴阑珊。

王奇抬头看了看后方,神御之中,竟然不见意动,难道真没人跟来吗?他有些疑惑,出城之时见那四人皆有杀意,莫非只是路遇?

他本想着在沙海慢行,勾引谢齐两家的修士前来劫道,却不料对方一直没有出现。

“再过两日,应该就差不多了。”王奇拿出地图,对照比较。

白晓又问道:“公子,何不在御空而行,这般走路,也忒慢了。”

王奇呵呵一笑,解释原因,这处灵矿在沙漠深处的地下空间,必需按图行走,才可有所发现,要是在天上的话,有些地角难以看到,而且还有大阵隐匿,若未按章法,根本不可能找得到。

据家主所言,到了地方之后,需以天星为引,行走十里,再以月光为照,向影子方向复行三里,便可进入大阵,此时可拿出秦家手令,自有人来接应。

他暗自赞叹,好精妙的设计,怪不得谢齐两家拿不下此矿,看来根本是找不到。

白晓也听的目瞪口呆,完全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

三天之后,王奇在一处造型奇特的风化岩石之下,找到了地图上的标识,这地方若非有家主亲自向他说明,就算是拿着地图,也发现不了。

待到入夜,明月当空,繁星如海。

他二人依天星指路,又复照影而行,走到一处沙丘之下,忽感有异,眼前光影变幻,风沙暴起,霎时间便遮了天光,星辰尽暗。

眼前除了风沙,再见不得它物。

“公子!!”白晓大呼一声,连忙施展法术,护住自身和骆驼。

“莫慌,无事。”王奇安慰道,他手中现出一块铁牌,法力输入,只见其上忽有光华闪现,而后此光一动,离了铁牌,射向风沙之中。

《天阿降临》

片刻之后,狂风渐息,黄沙消散,出现在王奇眼前的,竟然是一处风化岩地。此处约千米方圆,有石殿数座,四四方方,高大朴素,外墙之上全是风沙侵蚀的痕迹,尽显沧桑之色。

此时正有三道人影向他们走来,各拿持法器,当中一人出声问道:“来者何人。”

“秦家外事长老,秦争!”王奇高声回答,同时把家主给的铁牌举起。

那三人看见铁牌,脸上紧张的神色才放松下来,他们三人,正是此地管事,共同看管这处灵矿,算算时间,家族也要派人前来收矿了,是以见到秦争虽有谨慎,却也没有意外。

“怎么又换了个外事长老?!”左边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眉头皱起,这几年,每次前来取矿的人都不一样。

“难道上一个又死了吗?!”右边的老者收回手中剑器,问出了声。

中间的却是一位美妇人,身着青鳞甲,她走上前来,拱手一礼:“在下秦知渔,添为此地管事,见过外事长老。”

“秦随风,见过长老。”老者也行一了礼。

“秦野见过长老。”中年男子说道。

这三人虽是灵矿管事,但在品级上却差了长老一级,故而要执礼相见。

王奇收了令牌,也朝三人一礼,说道:“见过三位,此处,还真是难找啊。”

秦知渔微微一笑,身做请势:“长老,请殿内说话。”说完后转身当先而行,但在心中却生疑问,家族这外事长老换的真勤,已经连续三年了,每年来的人都不一样,据上次那个所说,家中弟子多受袭杀,他来此地,也是易容潜行,而在他之前的那位外事长老已不知所踪,想来已遭不测。

几人入得一间大殿,这石殿四处漏风,殿顶大石也破了几处,四角堆积着一些杂物,稍显破败。

大殿正中,有石桌石椅,几人各自落座。

“秦长老,不知外界形势如何了?”秦知渔当先开口。

王奇长叹一声,说道:“如今谢齐两家联手,我秦家弟子接连遭到袭杀,现在都不敢单独出城,老祖也闭关未出,家中上下人心惶惶,实是不妙啊。”

三人闻言互视一眼,暗道果然如此。

“不知上任的外事长老,如今现在何处?!”那老者出声询问,虽然他心里已有答案,但也要问明了真情。

此话一出,三人皆看向王奇。

王奇微微摇头,说道:“自上次出来取矿,便再未归来。”他来之前,也曾问了家主,故而知晓一些事情。

“可恨!!”秦野听到此言,愤而起身,怒道:“这谢齐两家,真是欺人太甚!”

“难道.....上次已经取了灵矿?”王奇问道。

秦知渔摆了摆手,示意秦野稍安勿躁,她沉声说道:“不止是上次,前两次,都是来取了灵石的....”说到此处,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望向王奇,肃然道:“我秦家必有内奸!!”

说来也是,外事长老出行取矿,被人摸清了路数,专门截杀,不仅要杀人,还能收取灵矿,实属一举两得。

此言一出,众人恍然而悟。

秦随风拍案而起,恨声说道:“好一个杀人劫财,真当我秦家矿场是他们的了!!”想他们三人辛辛苦苦一年挖矿,到头来却为他人做了嫁衣,怎能不怒!

“家主也是糊涂,接连两次出事,怎么还派你一人独来。”秦知渔眉头紧锁,上下打量眼前的这位年轻长老。

秦野跟着说道:“就是就是,莫非是嫌死的不够多吗?!”

王奇心中暗叹,他自然知道家主的用意,说不定真是让他来送死的,但哪能跟这几位言明,他轻咳一声,说道:“诸位,家族之中,实是没有多余的人再派出来,谢齐两家咄咄逼人,要留些人手才好应对啊。”

那几人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但总觉得哪地方不对劲。

忽然间秦野眼神一亮,叫道:“莫非家主是想以你为饵,引那些人来一网打尽?!”

三人闻言,皆望向王奇,心道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得通了。

王奇摇头苦笑道:“在下也不知家主想法,只道来此取矿,并未多说什么。”

秦知渔微微一笑,对其他两人说道:“机事不密则害成,想来家主自有主意,我等就不必瞎猜了。”三人眼中多有怜悯之意,这种被当成诱饵之人,危险极大,稍有不慎便是个身死道消。

王奇脸上适当的露出沉重之意,任谁被当成诱饵,心情都不好好到哪去,倒是站在一旁的白晓,分心左右,一会儿看看四周,一会儿看看星辰,完全没把诱饵啥的放在心上。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