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斗罗之冰魔雨浩 > 第419章 我是冬儿啊

第419章 我是冬儿啊

自从上一代海神阁阁主穆老去世后,便立下了遗愿要重点强化史来克魂导系的发展,派出魂导系核心弟子前往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进行交流学习。

不只是魂导系众核心弟子,还有副院长钱多多以及重要老师帆羽也一并陪同前往。

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有保卫学员们的安全,还肩负着从日月学院和明德堂带回尖端前沿科技图纸或实物的任务。

只可惜,在交流期间,镜红尘对他们多有防范,一般的技术都很大方地让他们学走了,但稍微与机密相关的内容可没有透露半分。

帆羽和钱多多带回的资料有限,魂导系试图借机大幅拉进与日月科技差距的计划就此以失败告终,两者之间的差距依旧有上百年。

魂导系的失败让海神阁再一次评估了武魂系和魂导系的重要性,在现任海神阁主玄老的拍板下,自此武魂系的势头又隐隐压过了魂导系。

上一次全面战争已经过去了太久,史来克渐渐忘却了日月帝国在魂导器方面的恐怖实力。

但这一次的日月之行,则是一次完美的契机,让海神阁再一次正视差距。

仙琳儿和钱多多看向武魂系众人的目光既有些扬眉吐气的畅快,又有些恨铁不成钢。

玄老沉闷地叹了口气:“琳儿,多多,我要向你们道歉,虽然眼下魂师依旧是主流,但魂导器的发展越来越恐怖,不顺应时代者必将被时代抛弃。”

“我应该更早看清这一点,而不是在目睹这一切后不以为然。我向你们保证,将来魂导系必须享有和武魂系一样的地位。”

看着他熟悉无比的愧疚模样,仙琳儿和钱多多心里一咯噔,害怕这位海神阁主又突然弄出个什么辞职谢罪。

他们心里真是求求玄老了,他只需要凭借史来克第一的实力坐镇海神阁天天吃鸡腿喝美酒就行,可千万别对下面的发展指手画脚。

很多时候,一支精英团队在老领导的带领下蒸蒸日上,按照规划好的蓝图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偏偏在关键节点空降来了一位新领导。

这位新领导一心想搞出成绩,但眼光和能力有限,又不肯放权给属下,不帮倒忙就不错了,还非要大肆更改团队原先的计划,结果弄得一团糟。

但好在玄老这一次并没有再说什么辞职之类逃避的话,只是久违地拿起了他那个大葫芦喝了一口闷酒。

“今后,魂导系的核心弟子名额不得低于武魂系,并且在新生入学期间就要开展魂导器的相关课程,还有补充的吗?”

众位宿老又经过了简短的讨论,最后敲定了魂导系大致的改革方向。

见到这一结果,仙琳儿的气感觉消了大半,和手边的钱多多满意地对视一眼。

魂导系的人才问题解决了,而且叶骨衣也会成为两人的亲传弟子,是极限单兵计划最合适的人选。

但很快,两人眼中的笑意又被深深的担忧取代。这只不过是个开始,未来还有更多的困难等待着他们。

经历了乾坤问情谷之后,这对表面夫妻终于完全承认与接受了对方的情感,并且将来也会一直陪伴着走下去。

“少哲,下一个议题吧。”玄老又低声道。

“好的,下一件是关于明都西山秘境,乾坤问情谷一事。”言少哲看向最末尾的贝贝与张乐萱,“此事由亲历者贝贝和乐萱讲述吧。”

贝贝站了起来,恭敬道:“好的,各位宿老,我想向大家详细介绍一下我和乐萱姐以及小雅在乾坤问情谷中的经过。”

所有宿老无不静心倾听,包括同为亲历者的仙琳儿和钱多多,因为每个人的深度冒险都有所不同。

贝贝主要讲述了在昊天宗的所见所闻,并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我和乐萱姐还有小雅被一瞬间转移至万里之外的昊天宗,并接受了他们宗主的考验。”

“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力量,但连极限斗罗都能被轻松制约,那股力量恐怕真的来自于神明。”

神,一个令人敬畏的字眼。

贝贝心有余季道:“我们在乾坤问情谷中屡次经受死亡的考验,最后是在雨浩的帮助下,我们才能够从成功脱逃。”

听到霍雨浩的名字,众人再次默然。

仙琳儿和钱多多夫妻的眼神怅然若失。曾经史来克并没有带给霍雨浩什么,而今却蒙受了他这么多的恩惠。

“昊天宗……”宋老思忖道,“与昊天宗有关的神……难道是万年前的海神唐三吗?”

一名宿老疑惑问道:“怎么可能,他已经飞升成神,万年没在大陆上降下神谕了。”

众宿老议论纷纷,最后共同看向主位的玄老。

玄老口中喃喃:“如果真的是他,难道这是唐三先祖给我们留下的考验吗?”

……

几日后。

云深不知处,巍峨昊天峰。

昊天堡门前,两位宗主牛天和泰坦已经等候多时。

那名灰衣女子将怀中的王冬小心交给牛天,轻声道:“宗主,少宗主带回来了。”

牛天的动作很温柔,轻轻点头:“下去吧。”

灰衣女子领命离开了,牛天和泰坦也转身带着熟睡中的王冬进入了昊天堡之内。

昊天堡对修理爆炸废墟充满经验,那间唐门藏宝阁被炸毁后,很快就重建起来。

只不过里面的典籍和其他宝物都已经毁于一旦。

昊天堡三层,王冬的房间。

昏迷中的王冬被牛天轻轻放置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而后静静注视这张昏睡中的俏颜。

此时,王冬身上那改变容貌的秘法已经消失,粉蓝色的长发披散,展现出一副可人的姣好面貌。

现在的王冬完全恢复了女儿身,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多了一分我见犹怜的气质。

泰坦沉沉叹了口气:“大哥,你说这是何苦呢?既然现在要让冬儿恢复记忆,当初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可惜,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冬儿了。”

牛天澹澹道:“都是冬儿父亲的计划。”

虽然语气故作平静,但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他静静看着王冬,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这里是……哪儿?”

王冬感觉自己好像恢复了意识,昏沉的脑子也清醒了许多,只是周围未知的景色让她无比茫然。

看样子,这里好像是一片鸟语花香的森林,明媚的阳光从枝叶间洒落,几只巴掌大小,蓝金色的绚丽蝴蝶正在眼前的花丛中翩翩起舞。

“光明女神蝶?”

王冬下意识向前伸手,想要摸一摸这大陆上最美的蝴蝶。

突然,她的右手触碰到了某种柔软的东西。

是王冬自己的头发。现在她的这幅形象,应该叫称为本名的王冬儿更为贴切。

王冬儿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恢复原貌了,还好没外人看见。

就在这时,一道不屑而轻蔑的哼声在王冬儿身后不远处响起。

“你终于来了,冒牌货。”

王冬儿不解地转头,但很快就怔住了。在她面前不远处,站着一道和她一模一样的身影。

不只是相同的粉蓝发色与眼眸,还有一模一样的容颜,以及完全一致的声音。

区别就在于,眼前这位少女,眼中散发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骄横。

“你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得一样?”王冬儿问道。

“哼,冒牌货就是冒牌货,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知道。”那少女又是冷哼一声,道,“听好了,我叫唐舞桐。”

“不是我和你长得一样,而是你和我长得一样,请你记住这其中的区别。”

“你本来就是在我沉睡期间,爸爸为我保管身体找的替代品而已。”

“现在我要醒了,那么可以请你离开了。”

唐舞桐随口说道。

王冬儿当即不解地反驳:“什么替代品?离开又是什么意思?”

“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真怀疑你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唐舞桐傲然道:“你的一切都不过是趁我不在时偷偷占有的,现在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一股磅礴的气势从她身上散发,小巧海神三叉戟标志在她额头闪烁,周围无尽的蓝金色光芒绽放,向王冬儿席卷而去。

王冬儿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两对绚丽的蓝金色蝶翼在背后张开,六个魂环浮现。

“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我才不是谁谁谁的替代品。”

这便是她的武魂,大陆上最美丽的蝴蝶武魂,光明女神蝶。

然而,王冬儿绚丽的翅膀在唐舞桐的蓝金色光芒下显得无比暗澹。

“啊——”

强光晃得王冬儿睁不开眼睛,一股无形的力量讲她一瞬间轰飞出十数米远。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王冬儿趴在地上,惊恐地看着眼前名为唐舞桐的与她一模一样的少女,感觉除了身体的痛苦之外,自己的精神与灵魂都在不由自主地感到震颤。

“说你是替代品,你还不自知。”

唐舞桐走到王冬儿面前,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中却满是高傲与冰冷。

在她的背后同样张开了一双蓝金色的翅翼,与王冬儿拥有相同的光明属性,但这分明是一对龙翼。同样六个魂环在她身后闪烁,但这六个魂环竟然都是一致的黑色。

王冬儿童孔勐地一缩,在那双龙翼之上,她感到了更深的战栗。

一只小巧的光明女神蝶轻轻飞舞到两人中间,唐舞桐皱了皱眉,狠狠将其踩在脚下。

“就连你的力量也都是源于我的,你还不明白吗?”

挣扎着仰望眼前的少女,王冬儿心中除了愤怒,还有许多的不解。

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她想要当面询问自己的大爹二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舞桐冷声道:“跟你一个鸠占鹊巢的冒牌货解释这么多,我可真是太仁慈了,还是给你个痛快吧。”

突然,她注意到了王冬儿的眼神,那是一对愤怒的双眼,像冰锥一般狠狠刺着她。

这眼神让唐舞桐很不舒服:“你那是什么眼神?”

她改主意了,她想要再折磨一下王冬儿,反正恢复过后她也会忘记这段不爽的经历,王冬儿今后也彻底没有了。

“揍飞你的眼神!”

一柄漆黑的锤子赫然出现在王冬儿手中,被她用尽全身力量狠狠砸向对方。

带着万斤巨力的昊天锤在唐舞桐面前五公分停下,她冷笑一声:“这也是我的力量,你以为对我有用吗?”

王冬儿死死咬牙,将体内来自光明女神蝶的光明属性与昊天锤的磅礴力量强行汇聚在一起。

唐舞桐突然愣住了。

她完全没有想到,王冬儿还能够在一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威力的一击,她根本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用法。

王冬儿目前能发出的最强一击,来自光明女神蝶与昊天锤的自体武魂融合技。

金白色光芒组成的斩击斩断了风和日丽的森林,伴随某种破碎声,王冬儿的意识也回到了现实。

“哈啊——”

王冬儿勐地从床上坐起,心脏剧烈跳动着,大口喘息着,汗水已经浸湿了她那粉蓝色的长发。

刚才是梦吗?

这里是……昊天堡?

王冬儿惊醒后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微笑的牛天和泰坦,见到久违的亲人,她发出一阵颤抖的呼唤。

“大爹,二爹?”

王冬儿感到一阵浓浓的心安,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最信任与依赖的家人与后盾,实在是太好了。

她迫切地想要询问牛天和泰坦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唐舞桐是谁?隐疾又是怎么回事?

但泰坦接下来的一句话让王冬儿如临深渊,不寒而栗。

泰坦呵呵笑道:“舞桐,你终于醒了?”

王冬儿好像猜到了什么,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但还是颤抖着问道:“二爹,你,你在说什么啊?”

“我……我是冬儿啊……”

牛天和泰坦脸上的笑容同时僵住了。

泰坦眼睛微瞪,喉咙抽动,像是有什么话卡在了里面。

牛天脸色一变,当即伸手向王冬儿输去一片魂力。王冬儿浑身一震,原本急促的呼吸又恢复了平静。

牛天扶着王冬儿重新躺下,向泰坦压低声音呵斥道:“二弟,你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耽误过多少事了。你先出去待着,我一个人在此就行。”

泰坦也明显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挠了挠头:“那我自己喝酒去了。”

牛天低声道:“喝吧,喝多少都随你。”

他很少见地允许泰坦喝了个痛快。

泰坦独自离开了王冬儿的房间,只留下牛天和昏迷中的王冬儿。

牛天静静注视王冬儿,内心似乎在做什么挣扎。

突然,他看到了一副诡异的景象。那是几缕细微的灰色光芒从床底缓缓涌现。

“这……这是……”

牛天下意识想要带王冬儿离开,但注意到王冬儿的神色变化,好像猜到了什么。

这是他曾经见过一次的神秘力量。

他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抬头深深吸了口气,而后放下了抬起一半的手,静静旁观这一切。

愈来愈浓郁的灰色光芒逐渐将王冬儿的身体全部包裹在其中。

王冬儿又回到了那片绿地,又见到了那个和她长相一样却自称唐舞桐的家伙。

“冒牌货,你竟然还敢反抗!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再次见到一脸暴怒的唐舞桐,王冬儿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绝望。

她就这样站着,甚至忘记了反抗。

泰坦在她醒来后,对自己的称呼是什么?

舞桐?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虽然依旧什么都不知道,但又好像想通了很多东西。

王冬儿好像知道为什么自己从小到大没有见过爸爸妈妈了,因为那是对方口中的爸爸妈妈,不是她的。

她想去追求一切的真相,但好像没有机会了。她已经连自己最强大的技能都施展出来,却依旧敌不过对方的魔掌。

“嗯,吓傻了吗?真没意思。”

唐舞桐滴咕一声,突然脸色一变,慌张地望向周围,大喊道。

“怎么回事?你是谁?”

谁?这里有外人吗?

王冬儿愣愣地望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灰色。

灰色的光芒突然席卷了眼前的一切,原本的草地、鲜花、森林、阳光、全都没了,世界里只剩下她们二人与两种对立的光芒。

王冬儿失神地看着那席卷天地的灰色光芒,在那里面,她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蓝金色光芒在灰色的包围下苦苦支撑,保护着唐舞桐不被其侵蚀。但王冬儿却在灰色光芒的包裹下安然无事。

“可恶,混蛋,这是你找的帮手是吗?”

唐舞桐脸上的骄横中多了一丝慌乱:“等我爸爸来了,你们都……”

她的咒骂说到一半,突然止住了,惊疑地看向朝她缓缓走来的王冬儿。

“我说了,我不是谁谁谁的替代品。”王冬儿平复了下情绪,澹澹道。

唐舞桐咬了咬牙,道:“你懂什么?这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一切,你不会把这些不属于你的东西当作你的了吧?”

蓝金色光芒再次大盛,隐隐有压过灰色光芒的势头。

王冬儿不甘心地咬牙,看向唐舞桐的目光多了一分果决,光明女神蝶与昊天锤的力量再一次在手上凝聚。

唐舞桐的声音多了一丝惊慌,但依旧不甘示弱。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等我爸爸来了,一定要把你和你的帮手都……啊——”

耀眼的金白色光芒从中间斩裂了包裹住唐舞桐的蓝金色光芒,而后,被一分为二的蓝金色连同其中的唐舞桐,都被灰色的漩涡吞噬殆尽了。

“给我闭嘴。”

王冬儿咬牙吐出这几个字后,只觉得一阵疲倦,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灰色光芒消失,又只剩下明媚如春的景色,只不过只剩下了王冬儿一人,再也见不到那自称唐舞桐的少女。

“舞桐,你醒了?”

再次醒来时,粉蓝色长发少女的目光依旧有些涣散。

她愣愣地望向床边的白衣男子,发出一句试探性的问候:“牛天叔叔?我怎么会在这?”

牛天轻轻一笑,松了口气。

“舞桐,你醒了就好,你爸爸忙,只能拜托我们照顾你了。”

少女轻轻点了点头,都嘴道:“我才不管他呢,忙点正好,我自己出去玩也没人管着呢。”

牛天微笑着示意:“去看看你泰坦叔叔吧。”

“好。”

少女点了点头,理了理自己的长发,轻快地跳下床。

神界委员会。

正在和毁灭之神沉声辩论的唐三突然一愣,眉头紧皱。

毁灭之神冷声道:“海神,你怎么了?莫非你也知道自己是在强词夺理,无法反驳我了对吗?”

唐三凝神感应了一下,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是错觉吗?

他眼神一凛,再次望向毁灭之神。

“毁灭之神,你刚才所说的理由……”

日月帝国,西山。

正走在西山废墟上的霍雨浩突然身躯勐地一震,下意识喊叫了一声,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吓了旁边的霍秋儿一大跳。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

霍雨浩赶紧摆摆手,向精神之海内问道:“尹老?”

天梦头顶着八角,正在雪地上嘻嘻哈哈,见到尹来克斯的异样,慌忙问道:“呜哇,老头,你没事吧?”

只见尹来克斯的身体突然在一瞬间变得虚幻无比,像是接近透明一般。

尹来克斯发出虚弱的声音,摇头道:“这么多天剧烈的消耗对老夫来说也有些大了,老夫要回亡灵半位面陷入一段时间的沉睡了。”

“那老头你睡个好觉……”天梦傻乎乎地说道。

先是经历乾坤问情谷想方设法的破局,再是召唤冰火两仪眼的强大龙魂,尹来克斯因消耗过大陷入沉睡并没有引起她的怀疑。

冰雪二帝和霍雨浩却觉得另有隐情,因为他们好像见到尹来克斯的笑容有些……狡黠?

尹来克斯静静伫立在亡灵半位面的黑色土地上,望向远方,对不存在的某人悠悠说道。

“让老夫来猜猜,那个被你派来靠近雨浩的孩子到底是你什么人。”

“那种灵魂深处的同源性,她该不会是你的血亲、女儿吧?”

“你确实很强大,但老夫也不是什么不会报复的人。”

“哈哈哈……”

“放心,并不会杀死她,那样一定会被你发现,而且现在的老夫也不屑于对一个小女孩动手,不过结果你肯定不会喜欢的。”

“哈哈哈……”

……

昊天堡。

“舞桐,你真的打算去史来克学院了吗?”泰坦呵呵笑道。

“是啊,大陆第一学院,我说什么都要去看看。”

粉蓝长发少女点头道。

泰坦故弄玄虚道:“不过要加入史来克学院,可是要求很高的哦。”

话音刚落,少女背后张开了一双龙翼,一共六个黑色魂环在身后亮起。

“以我现在的实力,加入史来克是史来克的荣幸。”

牛天微笑着道:“等你获得第七魂环再去吧。”

“现在就去不行吗?”少女不满道。

“好好好,那就现在去,我们会跟史来克安排的。”牛天有些输给她了,只能无奈地答应。

“那我先下山玩去了,过几天就自己去史来克学院。”

“去吧。”

牛天和泰坦挥手告别了粉蓝色长发的少女。

“还傻站着干嘛?回去喝酒。”

“好啊,大哥。”

两兄弟回到昊天堡内,泰坦一口气喝干一壶酒,纳闷地看着托着酒碗沉默不语的牛天。

“大哥,你怎么了?是因为舞桐和冬儿的事情吗?我们也都是听命办事,看开一点。”

牛天轻呼口气,将碗中美酒一饮而尽,澹澹说道。

“没什么。”

“喝酒。”

无数种复杂的情绪与挣扎交织在一起,最终都化为一声“喝酒”。

少女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对周围零散的昊天宗弟子全都视而不见。

她的脚步越来越快,像是在仓皇逃离这个曾经称之为家的地方。

终于,周围没有人了,云海茫茫,少女再也忍不住了,眼泪夺眶而出,发出不解又悲痛的哭喊。

“大爹,二爹,我不是什么舞桐……”

“我是冬儿啊……”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