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让你卧底,没让你嚣张到当大佬 > 134 冲向宇宙首富!薄冰危机解除!

134 冲向宇宙首富!薄冰危机解除!

“得了吧,你小子先顾好自己再说。”

陈达军不置可否的应道。

他并不认为张嚣有这个能力帮他运作至高级警司的位置,以为张嚣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张嚣看出他的意思,笑了笑也不解释。

“今晚那几个小子是什么来头?把杀人当成乐子,比你小子还暴戾。”

陈达军问道。

“其中一个你不觉得有点脸熟?”

张嚣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陈达军疑惑道:“哪个?”

没理由啊。

陈达军身为西九龙总署重桉组的警司,应该出席过一些高级场合才对,应该是见过关祖才对的啊。

不过关祖貌似之前出国留学了,经常不在港岛。

就算回来了,以他老子那脾气,不带他出席宴会也说不定。

“你老顶的老顶的儿子......”

张嚣笑眯眯的揭开了谜团。

陈达军思索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了,眼睛骤然瞪大,脸上闪过惊愕之色道:“你是说,关总警司的儿子?”

“Binggo!”

张嚣挑挑眉,打了个响指。

陈达军怔怔看着他,蓦然说道:“你疯了啊!你敢教唆关总警司的儿子杀人?要是这事扬出去了,关总警司会放过你才怪!”

张嚣耸耸肩说道:“你搞错了一点,不是我教唆他杀人,而是帮他疏导心理,释放压力,要不然,你未来肯定会见到一个更加暴戾的冷血杀手。”

陈达军不明觉厉,眉头紧皱道:“我虽然不知道你具体知道多少,但这也不是你让他杀人的理由,要是出事了,会很麻烦......”

张嚣摆摆手说道:“安啦,我有分寸。”

稍一停顿,他话锋一转,嘿嘿笑道:“有空的话,多利用一下你的资源,多找一些为富不仁的无良奸商啊,杀手集团啊这些,你不收报酬的话,我代你收就是了,这样我很快就可以成为世界首富了,哦,不,世界首富的级别太低了,宇宙首富才配得上我的身份,到时候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陈达军:“......”

人言否?!

就在此时,张嚣的手机响起。

苏阿细打来的。

等他接通后,苏阿细一开口就焦急万分的说道:“老公,冰冰的身份可能要暴露了......”

“嗯?”

张嚣疑惑一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刚逛完街,然后碰到两个鬼鬼祟祟的古惑仔跟踪我们,我初时还以为他们只是看我们漂亮想过来搭讪,但后来我们走了两条街,他们还跟着,我就找了个机会,把他们揍翻了,一问才知道他们是飞鸿的人,原来是飞鸿派他们出来寻找冰冰姐的踪迹......”

苏阿细急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张嚣皱了皱眉。

又是飞鸿这死扑街?

他怎么会跟薄冰失踪一事扯上关系?

连差老那边寻找薄冰都秘而不宣,一般古惑仔更加不可能知道薄冰的消息。

难道有人指使飞鸿去找薄冰的行踪?

究竟是谁?

“现在他们人呢?你没放他们走吧?”

心思电闪间,张嚣问道。

苏阿细得意洋洋的应道:“没呢,被我打怕了,还在这里蹲着......”

张嚣莞尔一笑。

苏阿细被强化后,体质强悍,十个八个古惑仔,不拿刀的话,还真奈何不了她。

“你现在在哪里?这事等我处理,我马上过去。”

张嚣说道。

苏阿细迅速报了个地址。

“行,我马上过去。”

张嚣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后朝陈达军说道:“我有事先走了,这里交给你。”

陈达军微微点头,赶苍蝇似的不断摆手。

张嚣拎起手提电脑,麻利闪人。

驱车直赶去金钟之时,张嚣感慨万分。

这一天天的,还真忙啊。

可惜的是,以前没学会罗大师的时间管理,要不然就不会有分身乏术的难题了。

他原本还想着去阮梅那里做做,或者去岳咏琪那里帮她丈量一下确切的腿长,现在发生了薄冰身份暴露的危机这个突发情况,他也只能先忍痛放弃跟阮梅做做,跟岳咏琪腿玩年的游戏了。

不过趁着今晚搞定薄冰被绑架的危机,不留手尾,倒也算得上功德圆满。

只是这样一来,薄冰的行踪可能就会被二号老丈人知道了。

有得必有失。

世间安得两全法啊。

但二号老丈人知道是迟早的事情,自己这么优秀,怕个锤子哦。

帅女婿见二号老丈人,也是二号老丈人自卑而已。

感慨之余,他盘点一下收入,极为可观。

就今天而言,连带那三个阿三的钱,现金收入已经达到一亿八千多万美金。

哦,还有一间高达三十三层,占地面积极为可观的冢本大厦。

再干多一千几百票,想不成为世界首富......宇宙首富都难。

怪不得古代的人都特喜欢杀人越货这词,是真的爽歪歪哇。

这个快速致富套餐的路子,算是走对了。

要不然他现在还是那个偷摸着在焦点酒吧抽水的小瘪三。

再看看系统。

嚣张值也暴增不少。

【宿主当前嚣张值698547。】

再来几波重量级人物,或者几波量大管饱的人前显圣,嚣张值妥妥破掉第四个百万。

一想到这,张嚣便心里美滋滋的,哼起了经典小曲:“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九龙城郊区距离金钟并不算太远。

半个多小时后,张嚣迅速疾驰到目的地。

看到两个染着鬼五马六的古惑仔抱头蹲在偏僻的墙角,薄冰她们站在他们面前的不远处虎视眈眈的样子,张嚣顿时有种莫名的喜感。

谁会知道靓丽脱俗的苏阿细会这么恐怖呢。

尤其是撩阴腿这一招,已经练得很滚瓜烂熟了。

“老公......”

苏阿细看到张嚣出现后,欢快的喊了一声,不断挥手。

薄冰和吕港生的俏脸上也浮现出由衷的笑容。

张嚣微微一笑,上前左拥右抱着薄冰和苏阿细,直接朝两个古惑仔问道:“谁让飞鸿派你们来找人的?”

两个古惑仔看到这一幕,脸上闪过嫉妒的神色,撇过头不吭声。

一个小白脸而已,怕个吊啊。

要不是那娘们太邪乎,他们早就跑掉了。

“哟呵,这是看不起我啊......”

张嚣扯起嘴角怪叫一声,右脚抬起,接连闪电踹出两脚。

两个古惑仔当即如同被高速的火车撞上一般,狠狠砸到墙上,落地之时,忍不住吐出两口鲜血。

他们的脸色,煞白之余,布满了骇然之色。

一个漂亮的娘们打败他们就算了,想不到来了个小白脸更加恐怖。

“我问问题不喜欢问第二遍!”

张嚣冷哼一声说道。

两名古惑仔不敢再嘴硬,连忙七嘴八舌的说起来:“我们也不知道,是大老让我们出来找人的,说是发现她......她的行踪之后,一个人奖励一万,现在全长乐帮的兄弟们,除了驻守场子的,都跑出来找人了,我们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发现她的踪迹,越看她就越像是大老找的人,为了确认一下,所以才跟着她......”

说话途中,他们指了指薄冰。

张嚣微微眯眼。

从他们的述说中,他捕捉到一个关键点,飞鸿是突然下这个命令的。

而且以飞鸿抠搜的性格都愿意出到一万块让手下找人,足以证明他的收益会更多。

要不然,飞鸿才不会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事。

思索一下后,张嚣大致推算出幕后黑手是谁了。

“打电话给飞鸿,就说你们找到人了,地点在油麻地情缘酒吧。”

张嚣吩咐道。

“可是......我们没有手机。”

穷比的尴尬,让他们演绎得淋漓尽致。

“打公用电话。”

张嚣吩咐道。

他有想过把手机借给他们,但万一飞鸿打过来就有点麻烦了。

再说了,这两个穷比突然找到手机打给飞鸿,在逻辑上也讲不通。

飞鸿只是孬种和抠比,不是傻。

在张嚣的威逼下,两人只能勉力爬起来,蹒跚着在附近找到公用电话,打给了飞鸿。

“谁?”

飞鸿接通后,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与此同时,他那边响起了搓麻将的声音。

“大老,是我啊,杰仔啊,我找到那条妞的下落了......”

黄毛古惑仔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张嚣,努力维持着平时说话的语气。

飞鸿沉默一下,呼吸声骤然加重,勐然喝道:“等等再搓,搓尼玛啊!都给老子停下来!”

那边的麻将声顿止。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次?”

飞鸿连忙问道。

黄毛古惑仔连忙重复一遍。

“真找到了?哈哈,在哪里?”

飞鸿大喜,语速飞快的问道。

一百万啊!

只要找到人就有一百万到手,他不开心才有病。

黄毛古惑仔说道:“她现在在油麻地的情缘酒吧,威仔在盯着她。”

“哈哈,好,很好,不愧是我看重的手下啊,等你回来后,重重有赏!哈哈,给老子盯紧了,我马上打电话通知人。”

飞鸿大笑着说了一句,便快速挂了电话。

“大哥,我都按照你的吩咐去说了,现在能放我走了吗?”

黄毛古惑仔挂好话筒后,可怜兮兮,又希冀万分的朝张嚣说道。

“先跟我去情缘酒吧,等完事后自然会放你们走。”

张嚣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

现在就放你们走,除非是脑子瓦特了才会让你们给飞鸿通风报信。

两个古惑仔一听,脸色顿时垮下来。

但人在砧板上,他们也不得不乖乖的按照张嚣的吩咐,上了他的车。

“冰冰,你们现在去拿车,跟在我后面,阿细的宝马别开敞篷了。”

张嚣吩咐道。

薄冰她们乖巧的点了点头,回去停车场拿车,开回到这里。

张嚣带着他们赶过去情缘酒吧。

..........

“喂,王麟,人找到了!”

飞鸿挂断电话后,马上打给保安头子王麟。

在酒吧里喝闷酒的王麟一听,心底大喜,连忙问道:“人呢?在哪里?”

“我的钱呢?什么时候能拿到?”

飞鸿不答反问道。

王麟面不改色的忽悠道:“飞鸿,你总得让我确定一下是不是真找到了人,然后我把人带回去,汇报给我老板知道后,才能把钱给你吧?”

飞鸿一想也有道理。

正常情况下,王麟应该不敢赖他的帐,便马上把情缘酒吧的位置告诉他。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找人,你让你的小弟盯着,千万不要让人跑掉了。”

王麟脸色激动道。

“还用得你说?我早就吩咐下去了。”

飞鸿撇撇嘴说道。

“行,就这样。”

王麟迅速挂了电话,打给手下,让他们操家伙过来跟他汇合,杀过去情缘酒吧。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小姐而已,他们七、八个人,人手一把枪之下,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不知道的是,薄冰早就已经手能缚鸡,而且技艺与日剧升。

.........

尖东。

一间豪奢的别墅里。

冢本健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心情很烦闷,不断喝着小日子过得不错专属酿制的清酒。

该死的逆子,竟然敢以下犯上,谋夺他的家主之位!

如今冢本家族里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支持冢本英二上位,支持他的,却是寥寥无几。

就连他带过来的人,有能力的,都已经叛变了。

剩下的,都是废柴。

“砰!”

越想越气之下,冢本健仁狠狠砸掉酒杯。

“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此时,别墅大门处响起了保镖的喝问声。

“休休休......”

回应他们的,是一颗颗消音之后的子弹。

保镖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便光荣的去见了他们的八岐大蛇。

几道身影快速冲进来,见人就杀,丝毫没有手软的意思。

张嚣说了,住在里面的都是萝卜头,根本不会滥杀无辜。

“休休休......”

消音器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彭彭彭......”

尸体倒地的声音也在不断响起。

关祖他们杀得兴起,脸上不断闪现亢奋的神色。

往日的郁郁不得志和压抑,随着一条条人命的逝去,终于消散了不少。

“八嘎!你们在干嘛?在玩摔跤吗?”

冢本健仁醉眼朦胧之下,听到匆乱的脚步声和尸体倒地的声音,还以为这些跟着他的人也要造反,更加不悦了,大声吼道。

没有人回应他。

“哒哒哒......”

脚步声清晰传来。

冢本健仁抬眸看去,醉眼看到关祖等人持枪进来,不由的怔了一怔,接着脸色大变,登时酒了几分。

“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我是冢本家族的家主吗?”

冢本健雄色厉内荏喝道。

“嚣哥让我告诉你,下辈子千万不要投胎成萝卜头!”

火爆冷冷说了一声,抬起右手,将冢本健仁打成了筛子。

可怜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的冢本健仁就这样死于非命,死得比窦娥还冤。

跟在他们身后,目睹这一切的李富摇了摇头。

这几个小子的杀心,确实大得离谱,比他这个前雇佣兵还要重得离谱。

“行了,布置一下现场吧。”

李富吩咐道。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栽赃嫁祸到冢本英二的头上了。

.........

情缘酒吧。

今晚依旧还没营业,因此酒吧里一片清冷,没有客人在。

两个古惑仔被打晕扔进了杂物房。

张嚣他们直接进了不对外开放的包厢。

龙组成员按照张嚣的吩咐,刻意恢复成营业的状态。

等众人坐定后,薄冰才问出疑问道:“张嚣,到底是什么人在打探我的行踪?”

不是差人,而是古惑仔,就证明这事不简单了。

苏阿细和吕港生看向他,俏脸上的关心萦然于表。

张嚣说道:“有人要绑架你,如无意外,应该就是你爸现在公司的保安头头,托付飞鸿打探消息的,应该就是他......”

“王麟?”

薄冰回忆起王麟的身份消息,不禁惊讶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待他不薄啊,收购了新公司之后,都没有撤他的职,也没有换保安,反而还给他加了人工。”

“人心不足蛇吞象。”

张嚣摇摇头说道。

薄冰皱了皱眉,转念一想,理解了张嚣的意思。

“如果绑你了,他开价多少,你爸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也不会想到身边竟然出了个二五仔,有他在你爸身边潜伏着,很多信息都能及时掌控......”

张嚣娓娓解释道。

不是解释给薄冰听,而是解释给还一头雾水的苏阿细和吕港生听。

“小人!人渣!冰冰姐的老爸对他这么好,他都不知足!”

苏阿细明白过来后,不禁骂道。

吕港生啄着脑袋附和道:“幸好有嚣哥在,要不然冰冰姐就危险了。”

薄冰美眸盈满了感动和情意,但思索一下后,又不免疑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嚣哥我在江湖上有个响当当的绰号,人称庙街卦半仙,未卜先知这等小事而已,算得了什么......”

张嚣装模作样的掐起个卦象的手势,笑眯眯说道。

难道他能说,我熟知剧情,知道哪个扑街会对你不利?

薄冰等人白了他一眼,满脸的无语。

不过经他这么一打岔之后,薄冰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她相信张嚣。

张嚣既然说得言之凿凿,就一定是真的。

“冰冰姐,发生这样的大事,你要不要联系你爸......”

苏阿细问道。

薄冰茫然的摇摇头,心底左右为难。

如果打电话回去,老爸一定知道了她现在跟张嚣在一起。

要是他不同意,那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如果让老爸知道了张嚣除了她之外,还有苏阿细和吕港生,老爸肯定会大发雷霆,暴怒异常。

哪怕自己苦苦哀求,老爸最终不会对付张嚣,但也肯定会把自己强行带回去魔都。

到时候,她岂不是要跟张嚣分开?

到时候,她该怎么做?

难道又要找机会离家出走?

但如果不打的话,又好像不妥。

到现在还没她的行踪消息,老爸肯定急死了。

再这样下去,自己真的要成不孝女了。

“想就打呗,帅女婿迟早都要见岳父大人的,放心,最多我打扮得寒酸一点,尽量不让岳父大人感到自卑。”

张嚣眨眨眼,笑道。

“扑哧......”

苏阿细和吕港生被他逗笑了,摇摇头后,异口同声的说道:“冰冰姐,你觉得以他的脸皮厚度,会怕见你爸吗?”

薄冰哭笑不得,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不是这个问题啦,是我爸知道你的身份后,他肯定不会同意我跟你继续来往,到时候怎么办?”

张嚣摆摆手,胸有成竹的说道:“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当岳父大人看到同九年,吾何秀的我之后,态度肯定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改变,恨不得马上跟我结拜......呃,不对,应该是恨不得让我们马上摆酒结婚,三年抱两,牢牢的捆绑住我,不让这么优秀的女婿飞走了。”

薄冰:“.......”

吕港生:“......”

苏阿细:“......”

论不要脸,还得是你啊,秀儿!

不过经他插科打诨后,薄冰的忧虑也减少了许多。

她盘点一下张嚣的优点。

帅就不用说了,人所皆知,有目共睹,而且临床功夫非人类(呃,想这个干嘛,划掉),有别墅,有公寓,加上今晚入帐的一亿八千多万,总共有三亿多,差不多四亿的美金,而且又救过她,还解决了老爸的隐藏危机......最让她老爸反感的,可能就是张嚣社团的身份了。

要不......趁这个时机,让老爸劝他离开社团,跟她回魔都做生意?

这家伙这么聪明,做生意应该有几把刷子。

这样自家的家族生意也不怕衰落了啊,她也不用承接这个担子,完美!

“张嚣。”

薄冰想通后,美眸灼灼的看着他,喊了一声。

“嗯?”

张嚣疑惑一声。

“你喜欢做生意吗?”

薄冰带着希冀的语气问道。

“干嘛这么问?”

张嚣笑了笑,看到她的神色,恍然说道:“难道你要让我吃软饭?”

薄冰嗔道:“什么吃软饭,难听死了!再说了,就算是吃软饭也不是谁都有本事吃的,只有那些胃不好的,长得像小白脸的才吃得上这碗饭呢......”

“扑哧......”

苏阿细和吕港生秒懂薄冰的指桑骂槐,忍不住笑喷了。

张嚣无语一下,摇头兴叹道:“冰冰,你跟着阿细,学坏了啊。”

苏阿细娇嗔道:“诶诶诶,你们说事就说事,不用扯到我身上来好吗?”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何况冰冰姐还用得着我教?她不知道多污多腐多腹黑呢。”

“死女包!你说谁呢?看我不掐爆你啊!”

薄冰大怒,马上扑过去施展出女版抓波龙爪手。

“哇!救命啊!非礼啊!”

苏阿细触不及防之下被扑个正着,哇哇乱叫,反应过来之后,马上顺手把吕港生扯了过来,当成人肉挡箭牌。

“啊!”

吕港生惊呼一声,倒在沙发上,急忙想挣开。

可苏阿细是铁了心要将她拖下水,那容她这么轻易就挣脱。

吕港生无奈,只能奋起反击。

瞬间,三道靓丽的身影打闹在一起,衣角纷飞,风景不断闪现。

幸好包厢里只有张嚣一个男的,要不然任何人看了这副美女嬉闹图都忍不住化身为泰迪,加入其中,做做几道填空题。

即便张嚣不是第一次见她们嬉闹,此刻再看到,还是觉得眼睛有点不够用。

怪不得白居易会作出犹抱琵琶半遮面这种诗,他一定是深有体会。

有时候,半遮半掩,朦朦胧胧之际,才是最动人。

就像有些人看SWAG和麻逗之时,看多了文轩和小宝后,觉得没意思。

但在大街上碰到穿短裙的漂亮女人,尤其是坐在凳子上的女人之时,他们就会心如猫抓般,千方百计想确认一下到底是什么颜色,是同样的道理。

看着嬉笑打闹的薄冰三人,张嚣直想大喊一声:“妖孽,吃俺老孙一......”

可惜的是,外面有龙组成员在,等下又要搞定王麟那个吃碗面反碗底的二五仔。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超长时长不允许在这么仓促的时间草草完成。

有时候,屹立不倒也是件烦恼无比的事情。

要不,让薄冰她们为爱低头,垂涎三尺?

“嚣哥......”

就在此时,龙组小组长敲了敲门,在门外喊了一声。

打闹中的薄冰等人赶紧分开,整理好自己的衣裳,恢复成端庄静坐的样子——除了脸红红之外,毫无破绽。

“进来......”

张嚣无奈放弃了让薄冰她们用嘴说明自己的想法,朝薄冰她们促狭一笑,竖起大拇指,应道。

三组龙组小组长汇报道:“嚣哥,那个黄毛的call机响了。”

张嚣点点头说道:“去看看。”

龙组小组长马上领路,带他到杂物房,然后拍醒黄毛,指着call机问道:“谁call你?”

黄毛仔细看了看,说道:“是我大老,飞鸿......”

“回电话给他,怎么说你自己清楚。”

张嚣吩咐道。

龙组小组长马上带着黄毛走出杂物房,让他在酒吧里的公用电话回电。

“大老,是我......”

黄毛拨通飞鸿的电话后,马上说道。

“你死哪里去了?这么慢才回电话?我问你,那条妞走了没有?”

飞鸿大喝道。

黄毛撇撇嘴,心底极其不满飞鸿的态度,但也不敢表现出来,马上说道:“还在呢,我们一直盯着她。”

“好!幕后老板快到了,到时候记得醒目点。”

飞鸿叮嘱一声,便迅速挂了电话。

黄毛刚想说话,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工具人用完了,不用他再出场了。

“按计划行事。”

张嚣吩咐一声,径直坐在吧台上,装成客人。

龙组成员四散站着,形成一个隐隐的包围圈。

.........

越靠近油麻地,王麟的心情就越兴奋。

苦苦找了薄冰几天,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麟哥,抓到那妞后,这次我们一定要加价!玛的!让她这么能跑啊!”

手下同样兴奋莫名道。

王麟笑道:“加价是必然的!要不然岂不是对辜负了我们一番心血?”

“哈哈,麟哥威武!”

怀着激动的心情,王麟等人快速赶到情缘酒吧。

停好车后,他们把枪别在后腰,大大咧咧的走进酒吧,丝毫没有防范的意思。

在他们看来,酒吧看场子的都是些废物,他们有枪,随时都能拿出来威胁酒吧的人。

脚步声响起之际,张嚣转动着酒杯,瞥了眼刚踏进酒吧的王麟,朝龙组小组长微微点头。

看他们这个吊样,就知道他们是反派了。

“几位,有预定吗?”

龙组小组长看到张嚣点头,顿时心领神会的上前,笑容满面招呼道。

“没有......”

王麟刚应了一声,蓦然童孔紧缩,不得不举起手来。

一把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指着他的心脏。

随后,九个龙组成员人手一把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纷纷指向王麟的手下,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连后腰的枪都未能拿出来反击,就不得不举起手来。

“你们是什么意思?黑店啊!”

王麟还没闹明白发生了什么,怒声喝道。

“黑你老木!我们要黑也不用黑你这个扑街!敢对付我们大嫂,买棺材不知订!”

龙组小组长冷喝一声,骤然扣动扳机,子弹“休”的一声穿透王麟的大腿,让他忍不住惨嚎一声,栽倒在地上。

龙组小组长,包括龙组成员的枪法其实都不乍滴,毕竟只练了一段时间,还没正式开过枪杀人,但却不妨碍他这么近距离的命中率。

“不许动!再动就打爆你们的头!”

眼见王麟的手下惊惶之下有蠢蠢欲动的趋势,龙组组长大声声喝道。

与此同时,龙组成员迅速上前,缴获了王麟和他手下带来的枪。

王麟的手下在黑洞洞的枪口威胁下,只能憋屈的任由龙组成员缴获武器。

一个龙组成员熟练的上前,关门,落闸,反锁,一系列操作行云流水。

“全部赏几枪再说!”

张嚣喝了一口酒,漫不经心的吩咐道。

活靶子送上门,不练白不练。

龙组成员很坚决的执行命令,马上扣动板机,朝王麟等人的大腿和胳膊开枪。

“休休休......”

消音器特有的细微轰鸣声不断响起。

“啊!”

紧跟着,惨嚎声此起彼伏响起,环绕酒吧之内。

张嚣皱了皱眉,微微摇头。

这么近距离之下,竟然还有人脱靶了?

意识到自己脱靶的龙组成员满脸的羞愧之色,察觉到张嚣的目光后,他更是差点没找要缝钻进去。

丢人啊!

“你......你们到底是谁?”

王麟惨叫连连,不到黄河心不死问道。

“王麟!”

就在此时,薄冰俏脸含霜的走了出来,冷声喝道。

在她身后,跟着苏阿细和吕港生。

“是你?”

王麟循声看过去,眼睛瞪大,终于意识到这个阴谋是特意为他而设的。

薄冰闻着弥漫酒吧之内的血腥味,看着眼前的血腥一幕幕,微微有些不适,但在气愤之下,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清冷的喝道响起:“你的目的,不就是要找我吗?”

“你个贱人!是你挖坑给我跳?你跟飞鸿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帮你?”

王麟咒骂不断道。

“哼!”

张嚣冷哼一声,喝道:“嘴巴比吃了屎还臭!杀了!”

敢骂他的女人,找死!

“不......”

王麟骇然之下,急忙求饶。

可此时,已经迟了。

“休休休......”

龙组成员很忠实的执行命令,朝他们不断扣动扳机,将他们打成筛子。

张嚣适时挡在薄冰她们的面前,将她们拥入怀里,不让她们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

但出乎张嚣意料的是,苏阿细竟然还偷偷瞄过去,俏脸上虽然有些害怕之色,但更多还是好奇。

张嚣莞尔一笑,敲了敲她的小脑袋,说道:“不怕做噩梦啊?”

“切!我细姐见多识广,有什么没见过?这点小场面而已,我见多啦!”

苏阿细不满自己被敲,瞪了他一眼,死鸭子嘴硬道。

“是是是,细姐威武,要不你去帮忙清理一下死尸?”

张嚣调侃道。

“不要!”

苏阿细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着逃回去包厢,秒变成鹌鹑。

薄冰和吕港生忍俊不禁笑了。

“早,先回去......”

张嚣说了一句,拥着她们回包厢。

龙组成员默契的执行专业的清扫任务,先搜刮了王麟等人身上的钱财,然后拿麻袋的拿麻袋,拿拖把的拿拖把,有条不紊。

“干嘛不把他交给差人?”

坐定后,薄冰恢复一下情绪后问道。

“不需要!死人对于你来说,才最没有威胁!”

张嚣微微摇头笑道。

就算把王麟他们交给陆启昌,不过是捞个小功劳而已,何必呢。

而且就算将王麟他们送进监房,也不过是被判个绑架未遂、非法持有枪械等等的小罪名,七、八年就撑死了。

与其这样,不如杀了一了百了。

死人,就没有威胁了。

除非他们真的在头七那天回来报仇,要是真的,这就有点灵异了。

薄冰知道他这么做的意思,感动的依偎进他怀里,倾听着他稳健的心跳,喃喃细述道:“谢谢你,老公.....”

感动之下,她喊出了不常喊的老公称呼。

张嚣笑眯眯的说道:“谢不是口头上说的......”

“呃?那你想要什么?”

薄冰愣了一下,抬眸看向他问道。

“今天跟你们说过的,另辟蹊径呢......”

张嚣抚了一下她的屁屁,贼兮兮的笑道。

“啊?去死!”

闻言之下,薄冰俏脸红红的骂了一声,急忙如同避瘟神一样避开张嚣,原本一腔感动,顿时化为羞意和无语。

苏阿细和吕港生也听清了张嚣的话,急忙挪过去跟薄冰抱团,俏脸如同涂抹了胭脂一样,白了张嚣一眼后,异口同声说道:“想也别想!”

张嚣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耸耸肩。

轮得到你们说个不字?

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求饶,否则的话,嘿嘿......

“冬冬冬......”

就在此时,敲门声又起。

“进来。”

张嚣喊道。

龙组小组长进来后,拿出一叠钱汇报道:“嚣哥,总共从他们身上搜出八万多......”

张嚣摆摆手说道:“你们分了它。”

这点小钱,张嚣已经不放在眼里。

何况,龙组是他的嫡系,张嚣对自己人,一向很大方。

再说了,不过是康王麟他们之慨而已。

“谢谢嚣哥......”

龙组小组长笑容满面应道,喜滋滋的样子丝毫掩饰不了。

想了想后,他又问道:“那两个叼毛怎么处理?”

张嚣疑惑道:“哪两个叼毛?”

龙组小组长愣了一下,说道:“就在杂物房那两个啊。”

“哪两个?我怎么没见过?”

张嚣摇头晃脑的说道。

龙组小组长福至心灵,终于懂了,连忙附和道:“哦,对对对,今晚我也没看到有人进过酒吧......”

张嚣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孺子可教也。

虽然那两个烂仔张嚣并不把他们放在心上,但他们终究知道这一切,而且还是飞鸿的手下,又知道自己是这间酒吧的幕后老板,那就留不得了。

一句话,他们知道得太多了!

“张嚣,我想了想后,还是觉得要打个电话给我爸......”

等龙组小组长喜滋滋的下去后,薄冰正色说道。

顿了顿,她补充道:“不过我现在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等过了今晚之后吧。”

张嚣点点头道:“你自己决定。”

随后,他又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是不是最终还是决定了另辟蹊径?鲁迅先生曾经说过,这世界上并没有路,但走得多了,就变成了路,啧啧,你听听 ,多有道理......”

薄冰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他老是曲解鲁迅先生的话。

但不知道怎么滴,心底却是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爱之深,就应该尽自己所能,包含张嚣。

但张嚣这魂澹,为什么老是想当搅屎棍,她确实不理解!

这事儿,靠谱吗?

苏阿细和吕港生同样无语于张嚣理直气壮的歪理,白眼乱翻。

“嘿嘿嘿,饿了没?吃宵夜不?”

张嚣笑眯眯说道。

喝个几杯酒,醉醺醺的,一切不就顺理成章了?

这事他有经验。

“咕咕咕......”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们的肚子就有反应了。

薄冰她们俏脸一红,神情扭捏说道:“你说呢?”

“走,去吃宵夜!”

张嚣大手一挥,拥着她们出门。

酒吧外面,已经清理干净,只等着给填海工程做贡献就行了人。

要是天天这么做贡献,不用多久,相关部门就会大大节省了经费,不用再为填海工程操心。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