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诸天从长津湖开始 > 第66章:曹刿论战

第66章:曹刿论战

进攻的日本鬼子往往七八个朝夏远冲过来,他们明白夏远拼刺刀厉害,总会有两三个日本兵去扑夏远的刺刀,想要用身体来吸引夏远的刺刀,给身旁的日本鬼子寻找杀死夏远的机会。

但夏远总能够以冷静的头脑应对冲上来的日军,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身体以及精神的消耗无疑是巨大的。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手指都在轻轻地颤抖,在他身旁的四周,横七竖八的躺着日本鬼子的尸体,负责记录战场实际的阿译见证了夏远的强大,见证了夏远同多个日军拼刺刀的过程,他在本子上一五一十的记录着这位英雄团长的战斗事迹。

乃至阿译年老后,这一幕依旧仿佛是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在他的内心。

“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像他这样的强大,难以想象这是在国军的队伍里看到的人,哪怕是我见证了整个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都未曾能够找到一位和他媲美的人,他的强大是深入人心,是深深烙在我们身上,我们的灵魂深处,他是一位不可多得抗日将领,也是我们心中那永远无法磨灭的传奇!”

那道身影屹立在黄昏下,身影在地面上拉的很长很长,影子歪歪扭扭的落在身后的尸体上,在阿译眼中,他就像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一个人坚守了一块阵地,身旁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孟烦了一瘸一拐的走过去,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侧脸,“团长,您没事吧?”

夏远回过神儿,看了看手上已经曲卷的刺刀和打空的弹仓,以及那布满鲜血的枪柄,随手将这把枪丢在一旁,捡起不知道是自己人掉落的,还是日本鬼子掉落的武器,喊道:“打扫战场。”

不远处,李乌拉和迷龙站在一起,他们两个东北老眯着眼看着远处,迷龙说道:“跟他打仗,感觉就是不一样,他如果能够活着从南天安门走下去,以后一定可以将日本鬼子赶跑。”

李乌拉没吭声,只是呆呆地看着那道身影。

迷龙又是在刺激李乌拉,“你连他的脚指头都不如。”说完,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第三道防线上的战士目睹了第二道防线上这极其惨烈的一幕,人心都是肉长的,再冷酷的心也无法从头到尾的将这场阻击战完整的看下去,尤其是看到第二道防线上的袍泽弟兄们和日本鬼子拼杀的画面,他们前赴后继,倒下的又冲上去,将日军顶在了第二道防线上。

第三道防线上的战士们一个个眼中含着热泪,他们向龙文章请战,想要支援第二道防线。

龙文章面无表情的看着极远的第二道防线上拼杀的川军团将士们:“没有团长的命令,谁也不准去!都给我看着,看着他们为了保护我们的国家,怎么和日本鬼子拼杀的,他们没有一个是孬种,他们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是真正的抗日英雄!”

他们就这样站在第三道防线上,看着第二道防线上的将士们和日本鬼子拼杀,一个个倒下去的川军团战士让他们心中刺痛无比,眼中含着热泪的看着前方,在这一刻,每个人内心都积压了一团火焰。

不辣、要麻等一群从收容站的溃兵们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们找到龙文章,大声地质问:

“为什么不去增援!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去找团长,团长在哪里!”

龙文章没说话,只是遥远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半山腰位置的第二道防线,溃兵们扭过头看着远处还在和日军厮杀的第二道防线上的战士们,这一刻,他们没有了声音,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些曾经的袍泽弟兄们一个个倒下,他们端着枪,带着刺刀的枪冲向日本鬼子,他们的身影是那样的坚挺,是那样的雄伟。

龙文章又大声的喊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这一刻,他们明白了龙文章这句听起来,时常挂在嘴边,十分文绉绉的话。内心那颗冰冷的心仿佛点燃上了一团火焰,在燃烧。

在战斗结束之后,他们默默不言的坐在堑壕里,一向活泼的要麻和不辣也不再活跃,下午异常惨烈的战斗让他们那颗已经逐渐冰冷的心再度火热起来,心里发堵,就像是憋着一团东西。

孟烦了一瘸一拐的质问夏远:“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增援?为什么让我们看着他们和日本鬼子同归于尽,难道就为了你所说的魂?为了所说的魂,让那么多人牺牲!为什么!”

夏远不吭声的在阵地上捡起武器弹药,收入怀中,孟烦了一下子站在夏远面前,看着夏远:“为什么!”

夏远说:“你不懂。”

孟烦了道:“小太爷我从小到大,就没有不懂的,你说得对,我不懂,我不懂你口中的魂,如果我是你,我不会为了你所说的魂而让那么多人牺牲。”

夏远看着又站在堑壕上的要麻、不辣、阿译等人,他们静静的看着,还有第三道防线上的溃兵们,他们也静静的看着,但每个人的内心都不好受,他们敬爱的团长,却因为他的一道命令,导致第二道防线上两个连的战士仅剩下一个排,一个建制都不完整的排,一个由轻重伤员组成的排。

第二道防线上两个连的战士基本都拼光了,死光了,都和日本鬼子拼命了。

如果当时团长下达进攻命令,他们就能够增援第二道防线上的战士减轻他们的压力,将这股日军冲下去,但他们的团长并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而是任由第二道防线上的战士坚守阵地,第三道防线上的战士坚守第三道防线。

他们的眼中带着迷惑,带着茫然。

夏远捡起地面上半掩在泥土里的子弹,捡起来轻轻地擦拭,放在子弹袋里,面对着孟烦了,迎着一群溃兵们的目光,说道:“每一道防线修建以来,都肩负着不同的任务使命,第一道防线用来减缓日军进攻的脚步,同时收集足够的武器弹药,第一道防线也是面对着建制完整,炮火完成的日军,派任何一支队伍驻守第一道防线,结果都要付出惨重的伤亡代价,手心手背都是肉,谁能够抉择他们的生死!”

“第二道防线的使命最为苛责,他们肩负着极大程度上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拖延日军进攻的时间,以最大程度上消灭日军。为什么让你们不去支援,日军对我南天门上的布防情况并不清楚,他们在第二道防线上受到巨大的阻碍,就会错认为第二道防线是南天门的重要防线,所以第二道防线上的守军才会死守阵地,但他们想不到,我们真正的防线是第三道防线,他们也不会想到我们在南天门上还有第三道防线的存在,他们一位他们就要胜利了,满怀信心的在第三道防线上受到你们的打击,日军会不战而退。”

“第三道防线才是整个南天门防线上的根本也是我们的底牌,我必须保证第三道防线上守军建制的完整,武器弹药的充足,为什么轻重机枪不在第二道防线上用,提前用了,谁来打第三道防线。”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三道防线,三道不同的使命,你们增援的确能够帮助第二道防线上的将士减缓压力,但日军就会知晓,我们在山嵴上囤积的还有兵力,日军就会重新估量他们的进攻,继而重新集结部队。”

夏远思考的比谁都要清楚,他一路从抗美援朝战争走来,喜欢把目光放得长远,三道防线正对着曹刿论战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日军一个旅团五千人,即便是没有炮兵阵地,光是依靠着人数,一人一口吐沫,都能够将他们淹没。

他声音转而变得冰冷:“哪怕他们死了,你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死!这是命令,对于军人来说,命令就是天!而对于我来说,任何富有同情心的增援,都会导致这场战役的失败!”

“日军不增援南天门还好,一旦他们增援,我们将面临着日军大部队的进攻!”

第二道防线注定会在第二天日军的进攻下而被击溃,如果能够坚持更长的时间,那就再好不过,坚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也没关系,第三道防线最终会顶着日军的进攻,直至日军疲竭,而那个时候日军再想要支援南天门上进攻的日军,他们就要考虑自己攻下南天门是否具备战略意义。

任何无意义的进攻,都是不可取的。

那样,第二道防线上的战士们牺牲的才会值得,他们的牺牲不是平白无故的牺牲,而是有价值的牺牲。

天空灰暗,落日黄昏,日军一小股部队在黄昏下,再次向第二道方向发动进攻,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天,而就在这一天,新闻报纸刊登的南天门最新战事刊印,在各大城市发行。

“南天门上川军团团长夏远带领十人突击队,在夜色的掩护下,穿过日军严密布防的后方,突至日军炮兵阵地,并于昨夜、凌晨炸毁日军炮兵阵地,沉闷像是雷鸣般的爆炸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爆炸声音惊动了怒江沿岸的布防军,同时惊动了我们。”

“川军团好样的!”

“十一人突击队成功炸毁日军,抗日将领夏远!”

一则则新闻报纸铺天盖地的在各大城市宣传开,那个时候的通讯并不及时,当天下午在南天门上第二道防线上的将士跟日本鬼子厮杀的时候,报纸才开始刊印,并于傍晚发行,翌日开始酝酿,人们通过口口相传,聚众聊天,或者是说书先生得知。

有人赞扬川军团英勇无畏,是远征军最后的防线。也有人认为些消息都是国民政府为了美化国军而杜撰。也有人认为进攻南天门的日军数量不多,才给了十人小队的可乘之机。

总之,众说纷纭,但丝毫不掩饰南天门战役已经开始在国内酝酿,发酵,终有一日,舆论将会爆开。

而这需要一个导火索。

国军早就通过虞啸卿知晓了昨夜发生的一切,川军团团长夏远带领着十人突击小队,深入日军后方,偷袭日军炮兵阵地,爆炸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像是打雷一样,连绵不绝。

而在报纸刊登,事件酝酿没多久,来自国军的嘉奖就下发至怒江对岸,同时对全国进行宣传这份嘉奖,国军内部也清楚,自甸缅战争,十万大军败走甸缅,国军内部各持己见,无法统一,有人畏战,有人恋战,也有人保持着中立,以至于内部混乱不堪。

而国内的情况则更为冷峻,国内大部分领土被日军占领,远征军又败走甸缅,抗日情绪冰冷到了极点,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急需要一场胜利来点燃那逐渐冷却的抗日情绪。

故而,国军也打算利用这次机会,一方面能够恢复民众们的抗日情绪,另外一方面能够美化国军。

而夏远他们则受利更多,随着上峰的嘉奖令下达,除了国内爱国人士以及禅达的百姓们捐赠的物资之外,还有来自上峰批下来的一批物资,只是这批物资经过层层相扣后,落在虞啸卿下已经所剩无几,而虞啸卿虽然不是什么着名将领,但好歹人家也有傲骨,并且对于夏远坚守南天门的鞠策是敬佩不已,所以这批物资被他命人放在了国内爱国人士捐赠的物资中。

而此时已经是川军团坚守南天门的第四天,日军并未放弃对南天门的进攻,在一晚上的准备之后,日军再次组织了大量的日本鬼子于清晨向南天门发动勐烈的进攻,日军仅存的炮兵向南台门的半山腰开炮,轰鸣声震耳欲聋,在山谷间回荡。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激烈的战斗再度开始了。

虞啸卿用望远镜观察,“川军团已经和日军激战两天了,他们面临着多少日军的进攻,这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

虞啸卿自信,内心又蠢蠢欲动,尤其是看到上峰对川军团的嘉奖令之后,既然连川军团都能够顶住日军两天的进攻,那么他的虞团自然也是可以顶住日军两天的进攻。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