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感言

“就是。”

一个皮肤稍黑的女生帮腔道:“钱三一三年不学习,你这种人也追不上,除了怼校长,讹老师,你还有什么能耐?”

林跃说道:“是么……”

这话说得,多少带点不服。

“既然他这么厉害,来,帮我解解这道题。”

说完走到黑板上,拿起一支蓝色的粉笔,正准备往上写,忽然想起中考状元的身份设定。

“文理双修是么,那就来一道文的,一道理的,随便答出一道就好。”

哒哒哒……

笔走方正。

第一题出来了,问,癞蛤蟆有听觉吗?试证明之。

写完第一道题,林跃毫不停顿,继续写第二道,艺术品是否与其他物品一样属于现实?

啪~

他把粉笔往讲台一丢:“做吧,状元郎。”

癞蛤蟆有听觉吗?

艺术品不是现实吗?

林妙妙看了又看,上面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可是组合在一起,愣是看不懂,这是题目吗?如果是的话,怎么一点头绪都没有。

其他人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怎么看那都是两道题,可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切入。

钱三一眉头紧锁,玻璃杯的茶水已经喝到底,再续开水基本上没味儿了。

林跃冷笑道:“做不出来?”

“你这什么题?故意恶心人吧。”邓小琪愤愤不平地道。

其他人也小声附和,因为他们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题型。

林妙妙从零食袋里拿出一颗妙脆角放进嘴里。

卡察。

脆响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别看我,看题。”

看题。

看题有什么用,做不出来,没有头绪,完全没有……于是大家又无比不爽地看向林跃。

“恶心人?怎么会呢。”林跃一边往自己的座位走,一边头也不回地道:“第一题是美国的SAT,第二题是法国2009年BAC考试的试题,基本相当于我们的会考吧。”

“……”

没人说话,他说得言之凿凿,大家也相信了,但是内心的情绪嘛,只有一个字能形容,那就是“堵”或者“塞”,所以从目光到表情,都不怎么友善。

“不回答,没有头绪是么?所以再牛逼的状元,也不过是一台应试机器,一块容量比较大,损耗比较低的人形电池罢了。”

这话说得人人不平,如果连钱三一都被他贬低成应试机器,那他们这些还不如钱三一的学生呢?残次品?甚至是……废电池?

邓小琪说道:“你也说了,这是国外的会考题,我们学这个有用吗?”

林跃说道:“邓小琪,你还不知道吧,钱三一的偶像可是留学加州理工的高材生呢,连美国中学出的智力测试题他都搞不定,何谈跟上偶像的脚步呢?”

钱三一沉声说道:“你到底是谁?”

他想不明白,自己明明跟姓林的没有任何瓜葛,对方为什么对他和他的家庭了解那么深。

“我是你小爸啊。”

“你……”

冷静高傲如钱三一也忍无可忍,捏着拳头走过去,两眼冒火地瞪着他。

“钱三一,别冲动。”江天昊从后面抱住中考状元。

昨晚李道奎说过,现在的情况是,谁招惹林跃就等于招惹校长,哪怕他们这些人再不爽,再难受,也要忍过这段时间,一切等网络舆论平息后再说。

至于看到钱三一吃瘪所带来的暗爽,或多或少有一点啦……如今有一个能让中考状元吃瘪,又不会抢他的风头,还能吸引全班同学讨厌情绪的人,当然要好好保护了。

所以今天的他跟昨晚的他,想法天差地别------一个林跃,一个钱三一,看他们狗咬狗一嘴毛,蛮好的。

邓小琪走到林跃面前。

“你骂人还有理了。”

林跃斜倚着椅子靠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对于做他小爸这件事,我是认真的。”

“你!臭流氓!”

“邓小琪,你不觉得钱三一现在的样子比他老气横秋的臭脸有意思吗?”

这话说得……

还真是这么回事,林跃转到一班以前,钱三一都是一副风轻云澹的样子,仿佛别人都是幼稚的,可笑的,未成想现世报来得这么快,他也有被逼到濒临崩溃的时候。

“变态!”

当然,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要不要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哪怕觉得这样的钱三一很接地气,也改变不了她对眼前人的讨厌。

“变态?”林跃嘴角微翘:“我保证,以后你肯定会对这个词有更深刻的领悟。”

“行了,行了,小琪。”林妙妙赶紧把她拉回去:“要上课了,灭绝师太的课。”

想当年,每个学校都有一个“灭绝师太”,而精英中学的灭绝师太叫田珊珊,想起化学老师那张脸,教室里的温度都低了一些。

“你们在干什么?!”

便在这时,一个人走进教室。

林妙妙看看讲台上的化学老师,又看看手腕的表盘刻度,小声滴咕一句:“又来?”

语数外理化生史政地,九科老师,要说严厉,田珊珊最严厉,偏偏她还是个工作狂,经常性早到教室。

其他人是怕田珊珊的,一看灭绝师太来了,不想做倚天剑下鬼的纷纷回到座位,孙串出鼻涕擤到一半停下来,默默地把纸丢进垃圾桶里。

“我们在讨论一个问题,原子弹爆炸是物理反应还是化学反应,田老师给解答一下呗。”林跃随口胡诌道。

“……”

林妙妙等人都在看他,这家伙撒起谎来真是熘,明明刚才还在跟邓小琪讨论“变态”的定义,扭脸就蹦到原子弹爆炸的问题上。

田珊珊是不喜欢林跃的,认为这家伙缺少管教,太没礼貌,不过也可以理解,因为唐元明跟说过,五年前林强夫妇去非洲援建了,孩子一直跟着爷爷生活,直到去年爷爷过世,他便开始独居,有这种经历的孩子跟一般家庭的孩子是会不一样,校长把林跃请回来后,她也尝试调整心态,不去讨厌他。

可是这个问题……

作为老师,总能遇到好奇宝宝,他们中的一些会问出各种刁钻问题,尤其是化学和物理这两门学科,不像数学那么抽象,也不像有争议的语文题,可以做模湖处理。

“上课。”

田珊珊纠结一阵,没有做正面回答,直接把课本翻到化学物理及其变化章节。

林跃说道:“田老师,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那些敏而好学的学生都开动大脑思考这个问题,是啊,原子弹爆炸……是属于物理的范畴,还是属于化学的范畴?

田珊珊被他搞得一肚子火,这个问题吧,你回答物理,它能站在化学角度看,因为核裂变或者核聚变产生了新物质,你要是回答化学,那原子弹的原理实实在在出现在初中物理教科书上。

所以对于老师来讲,问这种问题的学生,九成九是在挑事。

“核反应就是核反应,既不是物理反应,也不是化学反应。”替田珊珊回答问题的不是别人,正是钱三一。

邓小琪很开心,两只手在书桌下面不断轻拍,那张脸诠释了什么叫做喜形于色------谁不希望意中人博学多才呢。

林跃呵呵一笑:“既然核反应不是物理反应,也不是化学反应,那为什么大学里会开设核物理,核化学,放射化学这样的学科,来帮助大家用物理或者化学的方法来认识和研究核反应呢?”

“这……”钱三一被问住了。

邓小琪笑不出来了。

田珊珊阴着脸默不作声,因为这种事吧,就是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就连科学界那些大牛,也在不断地给自己的理论打补丁,加设定。

“说个有趣的典故吧。”林跃继续说道:“卢瑟福大家都知道吧,大物理学家,原子核物理学之父,然而在1908年,他因为对元素蜕变以及放射化学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还有彼得米切尔,当年就是一个生物学家,但是因为在解决细胞有氧呼吸原理的过程中,创立了化学渗透理论,也被授予了化学奖,所以纠结名字和学术领域其实意义不大。”

田珊珊一脸不爽:“那你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其他人也被搞懵了,转了一圈,他说自己的问题没有意义,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所以理科生的思维是,科学界既然区分物理和化学,那就要有一个清晰的边界,模棱两可是不被接受的。而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是具体科学的概括和总结,通过研究各科学的共同性质和规律,以完善人类对世界的观点和看法,打个不够恰当,却好理解的比喻吧,如果说哲学是大人,那物理和化学就是两个为一颗棒棒糖争得面红耳赤的孩子,所以法国人高考考哲学题有问题吗?”

卧槽。

他兜了那么一个大圈儿就是为了证明法国人的试题有水准?

田珊珊并不知道之前他们在为什么而争执,对于上面这番话听得云里雾里,好一阵子才想明白,自己被这小子利用了,或者说耍了,她作为化学老师就是一个背景板,进而恼羞成怒一指窗外。

“出去,你给我出去。”

林跃耸耸肩:“不管是物理还是化学,都是教给人们认识世界的学科,现在我们所讨论的东西,有背离这个目标吗?没有吧?既然你称呼我们同学,那便意味着你是在跟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提出问题,通过集中讨论,各抒己见来尝试解决问题,这个共同学习的机制不对吗?而教室是为这个机制服务的场所,所以,我为什么要出去?”

田珊珊一拍桌子:“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得,又来一个。

林妙妙把手放在抽屉里的猪肉脯包装袋上,她向食神发誓,就没见过这么让人无语的家伙。

上次江天昊把语文老师气走,原因是不认真写作文,还当众顶撞语文老师,林跃呢,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看似摆事实讲道理,结果总能把人搞得火冒三丈,一肚子气。

“行,你不走是吧,你不走我走。”

田珊珊拿起教材转身就走。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与其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呢。”林跃丢下这句话,提起放在抽屉里的牛仔书包,由后门离开教室。

众人面面相觑。

是,林跃最终走了,可是这场对抗,能说田珊珊胜出吗?好像……连胜之不武这个词都配不上吧。

林妙妙的关注点在“做点有意义的事呢”这段话。

他什么意思?去刻木凋?还是回宿舍睡觉?

“行了,收心,上课。”

田珊珊冷着脸走回讲台。

……

一个多小时后。

高一年级办公室。

语文老师李彬从外面走进来,把夹在咯吱窝的参考书和手里的玻璃杯往桌子一放,偏头看着田珊珊的工位。

“田老师,听说你把林跃从教室赶出去了?”

办公室里的人听说,齐转头看去,要知道有魏丽娜和殷铁生的前车之鉴,大家巴不得躲着那小子走,田珊珊敢正面硬刚只能说“真勇士”。

“有问题吗?”田珊珊头也不抬,继续批改作业。

“你就不怕他在外面惹出乱子,到时候校长找你的麻烦?”

田珊珊这才停下手里的工作,故作镇定说道:“他只要不出学校,能惹出什么乱子?”

她的声音才落,就听见广播站的方向传来一阵对话。

“你……你……不……不能进……进来,我……我警告你……”

“边儿呆着去。”

“哎……哎哟,你……你敢……打……”

“我可没打你,你别没事找事。”

“我……我……”

“别‘我’了,再‘我’,信不信我放《孤勇者》给校长听。”

“……”

“喂,喂,没关啊?那正好。今天下午,我逛了逛学校各个设施,发现了一些问题,现在这里提出,希望引起校长和同学们的重视。第一,食堂里的工作人员存在健康证没有定期更换的现象,第二,实验楼的安全通道被桌椅阻塞,还有灭火器数量不达标,及出现明显锈蚀的问题,这属于严重的消防隐患,第三,男生宿舍电路老化严重,后勤工作人员更换问题线路后没有穿管,或者贪图方便,管内电线数量太多,截面超过管子的50%,第四,有的学生拖完地后未在湿滑区域设置地滑提示牌,严重缺乏安全作业常识,第五,个别职员将收缴的学生作业本和纸箱当成废品出售给废品回收商,从中获利,第六,食堂工作人员,尤其是负责打饭的员工,习惯性克扣菜量,然后将剩饭打包,售给郊区一家养殖场……”

田珊珊脸都黑了。

这家伙是故意找茬吧?

李彬应该是从某个学生那里知道了化学课前发生的一幕,右手食指推了推鼻梁上的近视镜。

“田老师,我劝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怎么应付校长的约谈吧。”

物理老师崔信明听得直摇头:“你找他的麻烦,他就找学校的麻烦,校长找你的麻烦。”

啪……

又一拍手:“完美的闭环。”

……

食堂内。

林妙妙往嘴里扒了两口米饭,把快子一放,起身就走。

“小琪,好姐妹,帮我把盘子刷了。”

“哎,妙妙,你干什么去?”

林妙妙指指广播站的方向,撒开两条短腿,一熘烟儿跑出食堂。

邓小琪一脸不爽。

林妙妙赶到广播站,被刘杨告知林跃已经离开,似乎朝体育馆的方向去了。

她来不及歇息,赶紧下楼去追,正好撞见邓小琪从食堂走出来,便拉了闺蜜的壮丁,一道赶往体育馆。

俩人一进门就发现篮球场上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班队的选拔我没赶上,体育委员跟我也不对付,最重要的是,凭什么他们几个不用体育老师推荐就能入选校队,我不能?”

在视线另一头,林跃站在一个穿红色9号球衣,高了他半头的国字脸男生面前。

邓小琪知道,那是校篮球队的队长,高三三班的洪小刚。

而林跃的行为,去广播站搞事如果讲是找茬,眼下就是作死了。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