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从岁月道果开始成圣 > 第二百零三章 江陵王联攻锦官城,安乐戟出血洗江陵府

第二百零三章 江陵王联攻锦官城,安乐戟出血洗江陵府

太强大了,足以震惊整个天下的强大,让所有人都无法言语,如此天赋,如此妖孽,世间任何一位天才面对,都要产生一种窒息感。

八境战九境圆满,硬抗肉身,绝巅碰撞,而不弱下风!

这还是世人了解中的安乐吗?

要知道,安乐在进入始皇陵墓之前,还是在江陵府遭受到了江陵王的伏击,有消息传出,那一战,安乐所在的行径队伍,被江陵王逼迫的不得不分散退走。

最终,安乐选择以特殊的手段,挪移出现在了始皇陵墓,才是摆脱了江陵王必杀的一场围杀。

江陵王同样是九境圆满,可是那一战,安乐面对江陵王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若非苏幕遮、王燕升等剑池宫的顶尖强者全力出手,保不准安乐刚出临安府,便要陨落在江陵府。

谁也难以想到,这么短暂的时间内,安乐竟然能够实现修为上的飞速提升,达到了如此强大的地步,甚至能战九境圆满。

但却有不少人表示理解,眼眸中流露出艳羡与狂热。

他们觉得,安乐能有这份提升与突破,肯定是在始皇陵墓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与机缘,这份机缘大到足以让安乐实现这般跨越。

自身妖孽的天赋,再加上始皇陵墓中的机缘……造就这场如今足以载入史册中的以弱对强的战绩!

少观音、小天师等曾与安乐同辈争锋的天骄们,咂舌不已。

哪怕是美艳如少观音,亦是忍不住吐了吐殷红的小舌头,略带几分俏皮,绝美容颜上,交织弥漫着震撼。

小天师则是捂着脑袋:“无量特娘个天尊,太勐了啊安公子!彻底刷新了天骄这个概念,与安公子相比,我等算个屁啊!”

“贫道的道心都要崩了,这特娘的简直是怪物!不过,贫道的心灵幸好得到了些许的安慰,老天师慧眼识珠,早早的就将天师府押注在了安乐身上,甚至送出了千年份的紫气金莲!”

“现在,安乐与我小天师……是一伙的!”

小天师震撼之后,便喜笑颜开,心头想的通透,开怀不已。

与这样的怪物为伍,心头当真是没有半点压力,有的只剩对未来的憧憬。

烂柯寺的人间行走,一位身材修长的小僧,双掌合十,亦是十分认可小天师的话语,心头长长吐出一口气。

不用与这样的怪物为敌,的确是少了很多的压力。

但是,压力很显然是来到了莲华佛子这边,还有元蒙帝国的铁延等猎鹰榜曾经的天骄之上。

莲华寺与安乐的关系显然不好,元蒙帝国就更不用说了,曾经围杀过安乐,与安乐有着流血的仇怨。

所以,他们压力顿感觉巨大。

骊山的上空,风雨飘摇,大雨轰鸣冲刷,云流像是从大地升腾起,迷蒙四方。

安乐浑身覆盖银色甲胃,褪去了面罩,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浑身的毛孔都在舒展,像是复苏过来一般。

这些时日沉浮在墓葬之中,虽然仙古战场宛若一个小世界,可是毕竟是镇压墓葬的地方,更像是一个另类的大型坟墓。

所以,张口闭口涌入的皆是死气,哪怕空气中都夹杂着腐朽的味道。

回归到现世,嗅着天地山川迸发出的清气,安乐自然感觉到一份神清气爽。

未曾再与图雷而战,作为元蒙帝国三大元帅之一的图雷,安乐想要像是斩杀虎海那般斩杀对方,基本上是不可能。

虎海很大意,并不知晓安乐得到了突破,又加上他安乐从十境仙古战场回归,直接爆发出杀伐,让毫无防备的虎海直接吃了闷亏,才能掌握主动,占据上风,不断的压制着虎海而攻打。

故而,安乐才有机会施展全部底蕴,动用加持八缕岁月气的力量,打爆虎海的肉身,创造真正的传奇。

可面对图雷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毕竟图雷知晓安乐的战力,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不会给安乐任何的机会。

这也是二人没有再继续僵持下去的原因。

图雷忌惮的原因则是因为元蒙皇帝等诸多十境被封禁在始皇陵墓之事,如鲠在喉,让他忌惮与心惊。

不敢在此与安乐过多纠缠,希望将消息传回去,让元蒙帝国做好应对准备。

当天下十境消弭的差不多,影响是巨大的,会改变各方的战局。

但是,天下中的十境强者,却又并非是完全消失。

像是元蒙帝国有阳翟王,而大赵之中还有半仙赵太祖等十境战力,另外,真武观这个与上苍勾连的势力,是否存在有隐藏的十境,犹未可知。

佛门三寺具体的底蕴,也很难猜透。

烂柯寺作为老牌佛寺,除去那尊名震天下的时光佛外,兴许还有一尊隐世的十境,濒临真正大限的十境坐镇。

感业寺、莲华寺俱是如此。

真武观、佛门三寺、摘星教……这些势力与天师府和剑池宫不同,他们的底蕴,世人都看不透,十境是否真的只有一位,犹未可知。

可天师府和剑池宫则大家都知道,十境只有一人,一位是老天师,一位是老剑圣沛旻。

而元蒙帝国虽然有阳翟王坐镇,可是,真正能够让元蒙盖压天下的则是元蒙皇帝,元蒙皇帝被封禁,那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可能会让元蒙帝国丧失主动,让天下格局在这段时间动荡起来。

这也是图雷不敢与安乐继续战下去的原因。

元蒙帝国入墓寻找机缘的九境,被安乐坑杀了几尊,虽然都是修为最弱的初入九境,可是任何一位九境的陨去,对于元蒙帝国而言,都心痛无比。

这一次入始皇墓葬,元蒙帝国一方本该收获颇丰,可在最后时刻,被安乐给坑了一手。

针锋相对的气氛并未持续太久。

图雷带着鲜血淋淋的元蒙帝国修行者们相继离去,看上去颇有几分惨烈。

可是没办法,众人在空间裂缝浪潮之中,都吃了大亏,哪怕是图雷,都被搞的有些恶心,被裂缝切割出伤口,泌出鲜血。

更逞论那些肉身直接被斩去,元神受创喷洒元神之血的修行者们了。

因此,此刻斗下去,吃力不讨好。

元蒙帝国的修行者们,在图雷的率领下,相继离去。

圣山山主们也未曾选择拦阻,安乐不再动手,目视他们离开。

一场风波落幕,安乐浑身覆盖银甲,肩头生宝树,眸光灿灿,气息雄浑,始皇陵墓之行,安乐收获极大,他也需要抓紧时间去完善和炼化这些得到的机缘。

“该离去了,骊山如今还是元蒙帝国领地之内,一旦遭受到大军的围堵,配合上元蒙五行符甲大将,以及三大元帅,可能会遭遇危险。”

第二山主苏瞻仙温和的说道。

众人对此并不抗拒,骊山如今朦胧在烟雨中,可他们也都知道,这地方已经不存在让他们留恋的机缘了。

仙古战场在破败中湮灭,只剩下一座封禁着包括元蒙皇帝在内的十境强者的地宫。

而他们也猜的到,一旦地宫的封印被十境强者们给打破,他们挣脱封印而出,地宫应该也距离崩塌不远了,始皇陵墓兴许将会在未来成为传说,仅只能在虚无缥缈的岁月长河中窥见些许。

安乐眸光闪烁,扭头望向了蜀地的方向,心头却是不禁微微的升起一抹冷色。

当初被江陵王围剿,配合上地狱府的阎王们,让安乐吃了一波大亏,不得不放弃前往剑池宫,选择动用帝皇石俑遗留在骊山石碑上的一抹剑气,而横跨脱身,降临骊山。

尽管,那一次脱身对于安乐而言十分的潇洒,可是这份潇洒的背后,却是一份憋屈的逃避,安乐心头自然还是带着不甘。

“江陵王隐藏的很深,兴许会给剑池宫带来巨大的危机,剑池宫帮助我许多,给我带来很多机缘,且我也答应了老剑圣,得去剑池宫走一遭。”

安乐轻声喃喃道。

“小师弟,需要我们相助吗?”

第二山主苏瞻仙温和的问道,对于这个妖孽至极的小师弟,他十分的看好,也很是心甘情愿的帮助他。

哪怕圣师立下的规矩,圣山的山主们尽量不要太过多的参与到凡间势力争锋之中,可如今是小师弟的事,违背下圣师的规矩,最多吃点小处罚,不算什么。

李玄机、文吕尚、顾海棠等山主们也相继看来。

第六山主双手抱胸,背负松木剑匣,如今的他虽然在战力上可能已经被安乐比下去,但是傲娇依旧。

“小师弟,需要帮忙尽管说,莫要与我等客气。”

第六山主酷酷说道。

安乐眼眸顿时柔和许多,笑道:“那是自然,不过,诸位师兄师姐们在仙古战场也获得了不少的好东西与机缘,先将这些机缘炼化吧,提升自身实力。”

“至于我这边,若是真扛不住,定然会与诸位师兄师姐们求救。”

安乐咧嘴一笑道。

山主们纷纷颔首,见安乐都这般说,自然不再强求,亦是化作流光,相继离开,回归各大圣山中,炼化从仙古战场中得到的机缘。

花夫人、素珠上师还有远处飞驰而来的少观音,三位感业寺的绝世女子,纷纷望向安乐,她们美的各有特色。

素珠上师神色其实颇为复杂,因为她的身份其实并不简单,她与第一山主之间有过道侣之缘,尽管如今这份缘早已斩断,可第一山主燕同叔对安乐下过死手,令她心头颇为愧疚。

“安乐,你凝练出了心剑,如今心剑品阶应该踏足八阶,为八境心剑,但是……心剑想要凝聚入九阶,其实并不容易,你之后可以来一趟感业寺,感业寺中有炼心窟,可以熬炼心剑,得不朽感悟。”

素珠上师美丽雍容的眸子中,带着欣赏说道。

安乐闻言,心头一凝,略带疑惑,炼心窟?

花夫人与安乐交流颇多,见安乐这模样,就知道安乐并不知晓感业寺炼心窟,便红唇轻启,开口解释:“炼心窟乃是感业寺的秘地,佛门三寺,皆有一处秘地,从上古流传至今,诞生过许许多多的强者。”

“感业寺的炼心窟,烂柯寺的时光屋,莲华寺的降妖塔,这三处俱是有着漫长岁月痕迹,传闻其中俱是有佛门三寺的老前辈们尘封于其中,当然,这只是传说。”

“踏足炼心窟,能够更好的熬炼心剑,让心剑品秩实现巨大提升和跨越,大多时候,都只有感业寺中天才弟子们,心剑卡在八境时候,才会开启,让弟子们在炼心窟熬炼出九境心剑,实现蜕变。”

“我的心剑能实现蜕变,亦是进入炼心窟中探索才发生的。”

有花夫人的话语做解释。

安乐闻言,顿时深吸一口气。

那这般说来,素珠上师的承诺可就很有价值了。

当然,如今的安乐亦是尚未遇到心剑瓶颈,因为他的心剑随着他炼神破八境,亦是踏足八境领域,如今正是大放锋芒的时候。

安乐其实也能感受到这份瓶颈,待他踏足八境圆满,想要凝聚九境心剑肯定没有那么轻松,瓶颈应该便会在那时出现。

“多谢素珠上师,在下若是有机会,定然会去感业寺拜访。”

安乐认真说道。

心剑之法,很是高深,哪怕安乐如今创出的岁月观想法,辅助凝练的依旧是心剑,心剑兴许会贯穿他炼神一道未来的修行之路。

因此安乐大意不得,而且,安乐可以确定,炼神九境之时,他对心剑的参悟肯定会卡住,需要助力。

素珠上师点了点头,遂未曾再多言,带着花夫人与少观音相继离去。

各方强者尽皆散去,唯有周围围观的修行者们,犹自流露惊容望着安乐。

安乐也不曾选择在原地被众人观望,身形一动,虚空甲铿锵,银芒爆闪,化作流光朝着沧浪江方向飞驰而去。

打算渡江北下,入蜀地回第七山。

……

……

沧浪江,江水奔流,轰鸣不休。

这条江从亘古存在至今,漫长岁月,依旧在奔流未曾停歇,洗涤过岁月,观摩过桑海沧田的更迭。

沧浪江两岸,剑拔弩张,元蒙帝国的大军由左相伯言统帅,此刻布置成防线,谨防着沧浪江南岸的叶家军、种家军还有武魁狄藏的青面军。

此刻,一座城墙之上布满斑驳痕迹的古老城池之中,伯言停止了摇摆的羽扇,面色凝重的睁开。

在众人出了始皇墓葬,在安乐与图雷进行恐怖碰撞交锋的时候,那震动的波动,便有许多顶尖强者产生了微弱的感应。

伯言的元神出窍,跃然上高空眺望着骊山方向,可惜,无法窥得骊山中的情况,因为骊山被浓雾笼罩,有玄奇波动扩散,防止元神窥测。

不仅仅是伯言,元蒙大军中的诸多强者,还有沧浪江南岸的叶龙升、种师极、狄藏、李幼安等人,皆是元神跃然,贼头贼脑的观望着。

可惜,皆是与他一般,看不清楚虚实。

只能通过能量扩散波动,以及天道意志的波动,感应到这是一场九境圆满的交锋。

几位绝世武将,以及元蒙强者的元神,俱是盯着骊山区域。

忽而,他们的面色皆是微微变化。

因为他们的元神聆听到许多从骊山脱离,爆射向各方的修行者们的高声传言。

“安乐归来,以八境战九境圆满图雷元帅不弱下风!”

聆听着这般传闻,哪怕是伯言都色变,心头骇然,掀起惊涛。

这怎么可能?天方夜谭了属于是!

不过,当他们尚未来得及惊讶与质疑的时候,化作一道银芒破开云流,在苍茫大地上驰掠的安乐,便映入他们的眼帘。

叶龙升、狄藏等人乃绝世武将,对于强者的气息非常的敏感,他们甚至在如今的安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虚无缥缈的危机感。

这意味着,如今的安乐居然能够给他们带来危机之感?!

李幼安的元神光芒如轮,剑气四溢,悬空云流,眺望着撕裂大地的一道银色光芒,眸光中闪烁起精芒。

“安乐,成长起来了啊,我果然没看错……可这也成长的也着实太快了些。”

李幼安喃喃,心绪不禁起伏激动起来。

安乐黑发苍劲,银甲璀璨,眉心微微放光,正在炼化着斩杀虎桑所带来的些许的清气反馈。

也许是因为非是第一次斩杀九境圆满,亦有可能是因为虎桑乃是自尽,安乐只能算参与击杀,并非正面硬抗斩杀,所以,【无畏心】道果加持的岁月气,则是少的可怜,说是微不可查都不为过。

只能算是安慰奖。

不过,安乐倒是也知足了,毕竟是蹭助攻,又能要求多少呢?

肩头的宝树则是不住的摆动着枝丫,对于能够走出仙古战场,在外界畅游,树爷万分激动,漫长岁月的沉沦,终于等待到这一日。

“乐哥,第一次看到外面的风景,多谢乐哥!”

树爷激动无比,激动同时却也不忘记对它的乐哥进行一番狂舔。

对于树爷而言,只要舔乐哥就行了,它自然能得到好处,让自己过的更好。

安乐的眉心放光,端坐岁月长河之上的元神徐徐睁眼,眺望高空。

与诸多强者的元神相互对视。

安乐朝着他们点了点头,乃是以一种平视的姿态。

一道道熟悉的元神波动。

叶龙升、种师极、狄藏还有……李幼安。

这些曾经都是需要安乐仰望的存在,如今,安乐也有了与他们一战的资格。

这些九境圆满的强者,每一个都是声名赫赫的绝世武将,都不弱于图雷,可安乐如今可以用平等的姿态对视。

这是安乐的成长,是修为实力提升后,底气上的变化。

李幼安十分的欣慰,对未来满是希望。

叶龙升眸光奇异,种师极则是神色复杂,狄藏气血翻涌,哈哈大笑,不住点头。

他们与安乐本就没有什么恩怨,甚至一直都十分欣赏安乐,所以态度上倒是都十分的开怀。

伯言作为元蒙帝国左相,此刻的心绪却绝对是十分不美丽。

感应安乐的元神以及目光,他便确定,那些传言,绝对是真的,安乐真的有那份对战九境圆满的实力与底气。

“真是个怪物啊……”

“若是我记得不错,他接受了李幼安的虎符投诚……飞虎军如今借以其气魄凝塑,所形成的军势气魄,怕是强大无双。”

“此子……已然成气候了,待得陛下归来,必须上书陛下,让陛下重视此子的威胁,甚至最好能出手斩杀对方。”

伯言眸光闪烁,心头立刻定下了对安乐的判断,以及未来的处理方式。

然而,远处,陡然有一头巨大的黑鹰展翅而来,黑鹰之上还裹挟着元神传讯。

传讯者乃是图雷,让他伯言亲自赶往大都议事,原因……元蒙皇帝被封禁在始皇陵墓之内,至于何时能够破封而出……暂未可知。

这绝对是足以震动天下的大事啊!

伯言面色一下子有些难看,作为元蒙帝国的智囊人物,他一瞬就分析出元蒙皇帝等诸多十境被封禁后,会对天下大势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而面对这股风暴与影响,元蒙帝国能否撑住,等到元蒙皇帝破封,便成为了重中之重。

伯言很清楚,元蒙皇帝的目标,可不仅仅只是人间。

因此,元蒙帝国绝对不容有失。

面对即将迭起的天下大势,是该主动出击,还是被动守成,等待元蒙皇帝回归,兴许便是接下来元蒙帝国高层所需要作出的抉择。

……

……

沧浪江畔。

银芒呼啸,瞬间从远处逼近,从一个小点,很快化作了绚烂的银色光团。

如刺光芒散去,露出了安乐覆盖在虚空甲下的修长身形。

芦苇飘荡,江水奔腾。

儒衫飞扬的李幼安负着手翩然而至,在李幼安身边还跟着曾经的文院三父子王半山。

自从那一次合力对抗阎王过江之战后,王半山便一直呆在飞虎军中,以自身的浩然正气,来帮助镇压与照亮那些隐匿过江的地狱府邪修。

如今,王半山在飞虎军中的地位,可是战略级别,十分难以替代的。

“李将军,三夫子。”

安乐看到了李幼安和王半山,不由笑着抱拳。

叶龙升等绝世武将,则是未曾过来,他们依旧选择镇守阵地,不曾轻易离去。

因为,他们似乎也皆是收到了一些关于十境地宫的秘辛,人间的诸多十境强者,包括那位风华绝代的天下第一元蒙皇帝,俱是被封禁在了地宫之中,难以影响现世,暂时无法回归。

“你的蜕变,太过难以置信……你居然能战九境圆满了!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李幼安看向安乐,感慨万千。

同样是聚无敌势的,李幼安一直都自诩自身的修为提升速度,快的可怕。

在天地间都属于绝世一流,鲜有人能比拟。

可安乐的出现,才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战力提升,什么叫做真正的无敌怪物!

“在墓葬中得了些机缘罢了,只是运气比较好。”

安乐轻笑着解释了一句,但这也解释的通,有机缘变强不就很合理?

李幼安笑了起来,这个解释,无懈可击。

可真说到运气,大家心头都门清,能够让安乐发生如此巨大蜕变与提升的机缘,绝对不凡,安乐能得到如此机缘,肯定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运气或许有,但占比并不大。

“你现在应该是打算回第七山,消化始皇陵墓中所得到的机缘吧?”李幼安问道。

安乐点了点头,不过,却是问道:“李将军,不知道剑池宫如今的境况如何?”

“我当初入骊山陵墓,乃是被江陵王给逼迫追杀,不得已才进入陵墓,那江陵王与地狱府纠葛极深,身份更是与幽冥有牵连,江陵王又对剑池宫虎视眈眈,我心头存在忧虑。”

安乐的问话,让李幼安的面容逐渐的严肃起来,脸上的笑意也一点点的消失。

“江陵王的狼子野心已然显现,在你们进入骊山古墓的这些一个月时间里,江陵王起兵反赵,宣布造反,如今,江陵府周边的数十座城池,俱是被攻下。”

“而江陵王在半个月前,亦是发兵锦官城,欲要攻下锦官城这最后一块拼图。”

安乐闻言,面色微微变化。

果然,他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江陵王果然对剑池宫出手了。

可事实上,安乐也猜测的到,诸多十境强者皆是入了骊山古墓,这个节骨眼,江陵王自然要大做文章。

若是攻下剑池宫,占领剑池湖,江陵王将大势成型,辐射周边,开始慢慢的蚕食大赵皇朝剩余的领土,最后彻底的取缔大赵。

“不过,苏幕遮宫主,王燕升大师,带领剑池宫的弟子,以及锦官城中的剑修们拼死抵抗,一股精神意志引动了剑钟,剑钟迸发出至宝神威,倒是让江陵王的攻伐,暂时未曾得逞。”

“但是,根据可靠消息,江陵王前往了大理国,与大理国当代国主联手,大理国在锦官城之后,江陵府于前方,前后夹击,锦官城可能会存在失守的情况……”

李幼安凝重的说道。

安乐提到了剑池宫,李幼安自然得将这份消息及时提出。

安乐面色微微变化:“大理国也选择插手?与江陵王联手?难道大理国国主不知道江陵王乃身具幽冥,与地狱府关系莫逆,与江陵王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

王半山一直在安静的聆听二人的对话,闻言叹息道:“如今的大理国国主,登基不久,一直想要联手摘星教的太上长老,将威望从国师陆依山身上取回,可惜,国师陆依山非凡人,哪怕联手太上长老,依旧难以压下国师威望。”

“大理国国主与江陵王联手,兴许便有想要趁着国师入了骊山古墓,增强自身权势力量,借江陵王背后的西梁地狱府的力量,彻底掌控大理国,驱除掉国师的影响力的目的在。”

谈及国师陆依山,安乐不由想到那位端坐轮椅,相助他出手,拦阻一尊十境的男子,虽然男子被打的鲜血淋漓,不断喋血,可至少是在给安乐出头。

“现在的局势如何?大兵已然压境了吗?”

安乐赶忙问道,他知道李幼安应该是有情报路线。

李幼安正色道:“江陵王刚联合了大理国国主,大军已然在行进路上,明日便可抵达锦官城,对锦官城进行前后攻伐,以我的判断,锦官城大抵上会失守。”

“不过,有剑钟庇护,剑池宫的修行者们,放弃锦官城,退守剑池宫,问题便不大,破不了剑钟,江陵王便攻不下剑池宫。”

“明日便抵达锦官城?”

安乐眯了眯眼眸,虚空甲下的肉体气血奔腾涌动,轰鸣震颤,血液宛若大浪拍打着篆刻满古老经文的灵骨。

有股怒意掺杂在血液中翻涌。

尽管李幼安说有剑钟这口至宝古钟庇护,可是,若是锦官城被破,以江陵王如今暴露的地狱府邪修身份,对锦官城中百姓与修行者,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锦官城可能要遭劫。

安乐眸光中杀机涌动,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剑池宫的老剑圣将一切押注在他的身上,代表对他的信任,若是真的遭此大劫,待得老剑圣从地宫破封而出,安乐可无颜面去面对。

“李将军,我得去驰援。”

安乐认真说道。

李幼安并不觉得意外,认真道:“需要飞虎军驰援吗?飞虎军如今有三万兵,至少需要有两万军镇守沧浪江沿岸,否则西梁太子顾承麟肯定会疯狂的进攻杜江,让地狱府的邪修冲击防线。”

“所以,可以调动一万飞虎军相助安公子,驰援锦官城。”

王半山看了李幼安一眼,飞虎军若是分出去一万兵马,那在沧浪江处面对西梁大军可就会显得非常吃力了,可李幼安依旧做出这个决定,显然是打算以自身力量,撑起这份吃力。

安乐沉吟了一下,眸光闪烁一番:“江陵王如今有多少兵马?”

李幼安道:“根据密探的消息,江陵王攻伐锦官城的兵马,大概是五万左右,而且,这五万皆是精兵,都有修为在身,最弱的也有一二境修为,很显然是江陵王这些年蛰伏时期培养出的精锐。”

“其野心很早时就开始展现,剑池宫的剑池湖,江陵王定然十分觊觎,只能说,锦官城终究有此一劫。”

安乐深吸一口气,五万兵马且都是精兵,有修为在身,所形成的军势压迫,绝对不俗。

“李将军,不用派遣一万飞虎军,会导致这边压力太大,五千飞虎军,便派遣五千飞虎军驰援吧。”

“好,紧急行军,以飞虎战船,顺着沧浪江一直漂流往下,一日便可抵挡锦官城。”

李幼安说道。

安乐银甲铿锵声响,有杀气涛涛,却是摇了摇头:“不,不去锦官城,让五千飞虎军奔流直往去江陵府。”

“围剿锦官城?待我端了江陵王老巢,且看他可否还要继续攻打?”

李幼安闻言,不由眸光精亮,熠熠生辉直视安乐。

如今的安乐,越发的耀眼了。

……

……

西梁国,大地仿佛都染上了血色。

西梁太子顾承麟伫立在白骨堆叠的骨观之上,满头银发飞扬,刀削般的面容上,带上些许诧异。

“你说……李幼安调遣了五千飞虎军,与安乐一同顺着沧浪江而下?”

“这是有多么看不起我西梁国?”

太子顾承麟冷酷无比,西梁与飞虎军争锋多年,彼此都最为熟悉,对于彼此的军士调动,都有着十分敏锐的嗅觉,再加上探子的回报,故而得到了清晰的情况。

可顾承麟的眸光闪烁,却觉得事情不同寻常。

“李幼安不会如此轻视西梁,轻视地狱府,只能说,安乐需要这五千飞虎军……顺江而下,这是去锦官城么?”

顾承麟冷笑起来。

江陵王与地狱府关系莫逆,更是号称幽冥之子,如今正在攻打剑池宫,打算趁着老剑圣不再人间的时候,平推下剑池宫,占据剑池宫资源,让这座传承万载岁月的势力,毁于一旦。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顾承麟并未做出任何的应对。

他眸光闪烁,仰起头,看着西梁那漆黑且阴沉的天空。

当黑暗笼罩大地,曙光不复存在,一切都是黑暗者的狂欢,这便是如今的西梁。

“刚刚地狱府的两尊顶尖阎王传回的消息,地狱府君陨落在了墓葬之内……地狱府君乃是承载着幽冥回归大任的强者,如今陨落,那意味着幽冥将再择选中之人,江陵王与我,兴许都有最大的可能。”

“若是江陵王陨去,那这份机缘便只剩下本宫,幽冥也只会选择本宫!”

顾承麟深吸一口气,唇角的笑意愈发的疯狂。

所以,他甚至未曾下令让西梁小鬼水师对飞虎水师发起任何的攻伐,给出任何的压力。

他甚至还无比的期待,江陵王在这场争锋中陨去。

他顾承麟将躺着成为掌握幽冥的,最大的赢家!

……

……

舟船在奔腾,那是一艘小舟,安乐专门找李幼安要来的一艘小舟船,提前顺流而下,身后五千飞虎军亦是开启舟船跟随。

作为驰骋沧浪江的四大水师之一,飞虎水师有着绝对不俗的战力。

坐在舟船前头,安乐则是开始养精蓄锐,调动自身的情绪,进入一种血液沸腾的战斗状态,同时也在研究篆刻在肉身上的完整的古老经文。

经文如火,每一个古老文字,便像是一朵燃烧的火焰。

安乐在认真的钻研与研究,不过这古经很复杂,安乐短时间内,根本毫无建树,毫无收获。

但是他并不在意,这古经太过不凡,从亘古时代传承下来,兴许记录着修行更高境界的修行之法,与行进之法。

孤舟被沧浪江的江水拍打,不断朝着江陵府的方向驰掠而去,水花拍打起来,喷洒在甲板上,喷洒在盘坐的安乐身躯上,瞬息被蒸发成了水汽,迷蒙着空气。

沧浪江的江流湍急,顺流而下,速度极快。

再加上安乐隐晦的对气血掌控,形成螺旋增压之类的能力,使得舟船几乎在沧浪江面上如飞一般驰掠。

速度太快,船体甚至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

半日时间,天色刚刚晦暗,只有一轮孤独的明月悬挂在高空。

当舟船抵达江陵府区域的时候,盘坐在船头的安乐勐地睁开眼,虚空甲爆闪起银色光芒,一步踏出,便直接空间跃迁,横渡沧浪江,出现在了江畔。

江陵府这座繁华如梦的城池伫立在倚靠着沧浪江沿岸。

夜幕降临,城中的灯火亦是升起。

这座被江陵王治理了漫长岁月的城池,宛如明灯般,在漆黑的大地上被点亮。

安乐黑发苍劲,肩头生出的宝树,叽叽喳喳,对于人类城池十分的好奇。

不过,安乐并未与话多的宝树唠嗑。

浑身银甲光芒绚烂,伫立在江陵府外的官道上,眸光灿灿,气血在甲胃下流转,宛若一颗随时会爆开的炸弹。

安乐闭目,眉心微微发光,待得睁眼,元神怒目。

元神怒目下的江陵府,在安乐看来,竟是宛若在流血,浓郁的邪气与鬼气升腾交织,宛若一处可怕且阴暗的邪修的潜藏之地。

“藏的好深,我的元神熬炼出八境心剑,能堪破真实,这才是真实的江陵府,所谓的繁华皆是假象,血腥弥漫,恶鬼当道,繁华之下,潜藏着无止境的罪恶,让人敢怒不敢言的罪恶。”

安乐喃喃。

兴许江陵府做的会比西梁国好些,可是,也同样是一处魔土。

在夜色下的江陵府中,安乐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之前配合江陵王围剿他的,地狱府的九境阎王。

江陵王率军联手大理国,欲要攻打锦官城

留守一位九境后期的阎王镇守江陵府,可以说,江陵王同样很稳。

但是……

“九境后期修为的地狱府阎王,在地狱府十大阎王中,应该勉强排的到中上水平,不过,只是九境后期……”

安乐伫立起身,抬起手,银甲绚烂,储物空间印打出,空间裂缝呈现,一杆长戟落入他的手中。

那是至宝长戟,从虎海手中夺得,威能极其庞大。

安乐握住长戟,筋骨齐鸣,气血如惊涛,长戟之上,竟是生出剑气,漫出剑光,身上更有丝丝缕缕的浩然交织。

安乐甚至未曾选择让虚空甲的头盔面罩遮蔽面容,隐藏行踪,他杀的就是一个光明正大。

银芒绚烂!

空间跃迁!

安乐一步踏出,瞬间横 跨,再度出现,便已然在了江陵府的城头。

银色甲胃赋流光,斜握长戟,极其神异。

元神瞬间锁定坐镇城池中的那尊阎王,长戟遥遥举起。

霎时。

滔天杀机横亘江陵府上空,让漆黑的夜平添肃杀!

江陵府内,坐镇在江陵王府中的那尊阎王,顿时汗毛倒竖,毛骨悚然。

轰!

一道璀璨的剑光斩来,以长戟为剑,噼出绝世剑芒,瞬间斩向江陵王府,整座王府直接在一戟之下,分崩离析!

那尊阎王腾空而起,黑雾滚滚,血气森森。

然而,却见得,身着虚空银甲的安乐,步步走来,每一步都让空气都在震动,让血液都在颤抖,为之而凝滞停流!

“安乐?!”

这尊阎王骇然失色,眼眸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安乐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安乐未曾多言,长戟轻轻扬起,漆黑苍发亦是在夜风中拂动,肩头宝树枝丫生长蔓延,金文闪烁,刹那间,枝丫化神矛!

片刻之后,这尊九境后期的阎王满眼绝望,身躯颤抖,当见得自己砸出的阎罗宫阙,被安乐砸出的巴掌大的宫阙给砸爆的时候,他是茫然的,那好像是……府君所掌握的至宝幽冥宫阙啊?

为何会在安乐手中?

安乐自然未曾给他解释。

长戟扫过,带起一颗头颅,再噼下,冲天起的头颅,连带着这尊阎王的肉身,直接被安乐给斩去!

黎明的光辉从地平线的尽头涌动照耀。

映照着江陵府一片血色!

ps:万字更新,求月票,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支持嘞!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