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小说网 > 龙零 >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乱七八糟的局面Ⅹ冰稚邪VS鲁绮卡Ⅻ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乱七八糟的局面Ⅹ冰稚邪VS鲁绮卡Ⅻ

“今天是不是七月三十一号?是的话或者我拖到明天便能……”他摇了摇头:“之前霜之悦开启时,也没有达到理想的高度,就算再拼一次,用上九恋魔神也达不到。它至少需要稳定在那个活跃高度一定时间,我才能完成帝域冰国的建构……怎么办?”他脱掉羽衣,重新恢复了追随信仰的力量,仅管追随信仰遭到了一定的破损,但魔法通过它以后产生的冰力还在,然而这远远不够。

“你想跑,能跑得到哪里去,别忘了,这是在我的领域中~!”鲁绮卡举手牵动领域,雷槛向内收缩,网格变得更密了。

冰稚邪很快冲到了槛牢边缘,降下的雷击,让他无法逾跃。

狱瘤虫向一个巨大的燃烧的魔法球冲撞过来,一头撞在了槛牢之上,撼动着雷网不断闪烁扭动。

冰稚邪从狱瘤虫下落出,但马上就是鲁绮卡的魔法球如珠串一样飞来。本来他的魔法球就异常威力异常,此时在领域的加持下,雷球的威力数量都成倍数增加,比之波多卡西杰在最后疯狂状态中扔出的雷球更具破坏力。

关键时候月光龙飞来,替主人挡下了部份球体。冰稚邪惊骇中急忙闪身斜飞向远处高空:“我还有其它的宝物,或许可以……”他无暇替月光龙担忧,脑中思索着异空间内还有哪些宝物可用。没办法,与精灵签定领域契约的是生命,而他的生命并不真正属于他自己,那种由龙族生命建构的领域,通过他现在的肉体,并不能达到开启的条件,必须借助外力才能够达到。

巨脉狱瘤虫和鲁绮卡的攻击紧追而来,拼命躲避。狱瘤虫连发魔法元素贯冲,直将槛牢内冲得到处闪烁着五彩魔光。

“不行,被他关在这里不行~!”

“神纹金柱·火雷飞龙击~!”鲁绮卡操着金柱飞来,恰好巨脉狱瘤虫扇起一浪超强的魔法元素。

冰稚邪心头一动,冒着风险一步瞬移到鲁绮卡和狱瘤虫两者之间,猛提全身魔力,顺着两股力量的方向释出:“音速光龙破~!”

光龙破的速度更快,后发而先至,与神纹金柱和魔法元素一同冲击在槛雷的牢笼之上。

本来槛雷之牢绝非这么容易冲破,必竟这是大魔导的完整领域,否则鲁绮卡也不会容许巨脉狱瘤虫这么肆无忌惮的释放力量。但两股骇然之力,混合着冲击力绝强的音速光龙炮,一瞬间冲破了槛牢的临界点,破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此时,经验丰富的鲁绮卡也没料到对方会这么大胆,会突然瞬移到身边不远的地方‘并肩作战’,当他反应过来,迅速以引牵移的速度扑向冰稚邪时,冰稚邪早已计划完整,不管这一击能不能冲破牢槛,他都会收招之后立刻瞬步冲向牢外,无非就是被雷牢给拦下来。

鲁绮卡终究是慢了一瞬,而槛雷之牢也绝非不可破坏之笼。冰稚邪冲了出去,就在不远的月光龙也跟着蹿出,仅管雷牢在破损后不久又自动修复,但被困之兽已不在领域中,鲁绮卡发现自己被耍了,受到了奇耻大辱:“小子,你……你让我感到无比的愤怒!!”猛地一步,追了上去。

“这个距离够远了?但是,现在没有了领域,即使我再用上茧死蛛蜕散发出的冰力,也无法将元素活跃度提升到上次那个水平,我到底还有什么宝物能用?”冰稚邪落在遍体是伤的月光龙背上,他身上流下的血滴落在它的背上,一点一点滑浸到它的伤口中。他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体已经与扎菲诺的生命更加融合,特别是佛别塔一战后,血液中开始浸润着龙的生机,这极大的刺激了月光龙的血液和心脏。

“阿修罗·烽雷闪耀~!”

对方已经追来。

“啊,怎么这么快。”阿修罗四臂逼近跟前,四铁拳连翻炮击,每一拳都打出弱化的三色耀光。冰稚邪在巨脉狱瘤虫的威势下哪里还有余力抵挡,乱拳砰砰砰的打在身体上,最后一拳将其从月光龙背上轰落。

月光龙背身蓄气,一口怒炎喷去,但迎头来的是更强的元素之威。正面胸膛开裂的月光龙发出巨吼,呜嚎着,全身燃烧着坠落黄沙之中。

冰稚邪倒飞途中咳出一口淤血,稳住身形,瞬间移动一气呵成,险险避开了急追而来的空尘打后续攻击。

“都这种地步了,还有控自自如的魔法能力,西莱斯特·冰稚邪,你……为什么不是我夜明珠的一员~!”鲁绮卡极怒之后,反而有些欣赏这个青年人,渴望着自己的团队中也能有这样的青年。他单手牵引着神纹金柱,一招飞龙跃,金柱带着镇压之力飞向冰稚邪。

“月光龙,别管我了,自己去吧~!”冰稚邪扶着右臂,右前臂骨似乎骨折了,嘴边淌着血,面对飞来金柱,他灵敏的空踏在空气中左右横跳,没有了苍夜的干扰,动作之快让人叹为观止,随后冰稚邪瞬移消失。鲁绮卡立即警惕周围动静,但马上身后方向出现了冰结成之声:“好快,这小子怎么做到的!”他的反应自然跟得上这个速度。

“寒冰之恋·邪·暗恋魔神~!”

冰柱的扭结声,鲁绮卡迅速回身结雷之力场盾抵挡。冰稚邪转守为攻,瞬步再上,魔法连出:“寒冰千链……蛇之触……飓链涡……冰霜极夜……风魔炮……”

鲁绮卡密集防守,一招招一式式奋力阻挡,然而在魔法的对攻中,他却慢了一分~!冰龙吟·五龙击咬在了他骸骨炼狱之袍的胸口,一身身冰吟破击在他身上震彻,骸骨炼狱在不断冲击之下不断激发自生烈火之盾抵御。冰稚邪抓准时机一步冲上,左臂勾起一拳之机:“冰龙吟·霜臂·暴龙牙轰~!”

轰然重拳,将鲁绮卡向弹丸一样打飞,他很快在空中稳住,双脚踏风,单手扶着风面,像在空中打着水漂一样,一路滑退。

“怎么样,我,伤到你了……”冰稚邪大口喘息着,带着笑,明明自己早已伤得惨不忍睹,但仍然露出那份高兴得意的微笑。

“……”鲁绮卡咬着牙,嘴边流出一丝血来,这是目前为止他受到的第二次重击,这当然不会伤他很重,但这极大的打击了他的自信心。这一击和之前的恋魔神不同,他是在全力的状态下,被对方突破防御给打伤:“小子,你……非死不可~!”他再次伸手擎天,天空雷门开启,再次降下槛雷之牢。

冰稚邪皱起眉:“好不容易反击成攻,就不能让我再高兴一会儿吗?”

“这次,你还想逃出我的牢笼吗?”

“看来是逃不出了。但,刚才那一拳代表我不是不可能打败你~!”

“那只是你的运气好~!”鲁绮卡没有马上亲身攻击,而是指挥起巨脉狱瘤虫,意图将对方逼进死角,自己再守着老鼠洞。阿修罗四臂落在他身边,两掌托着他的脚,两掌托着他的腰,他舒缓了身体靠在其上,拿出了一点吃的、喝的填补起来:“我的体能是不如年轻人,但我能给自己争取时间补充,这些应急的食物和魔法甘露,足够让我再高强度作战两个小时,体内的魔力也会受到滋润,恢复得更快。”

不到半分钟时间,他便将食物和饮品大口吞下去了,做惯佣兵的人都会养成这样的习惯,他立刻控制神纹金柱飞向露头的冰稚邪:“雷火飞龙击~!”

相同的招式,这次他不会给对方再破雷槛的机会。

追随信仰的法球伴随在侧,冰稚邪在脑中思考遍了身上所有的宝物,也没想到可用之物。此时巨脉狱瘤虫全身喷放着熔岩旋流疾扑而至,急忙中他只能随意从异空间取出一物胡乱使用。

神纹金柱的冲击他已然抵挡不住,巨脉狱瘤虫巨大的压迫力不断压榨着龙王神力的守护最后一点庇护之力。而冰稚邪随手取出的三条金鲁团抱之球,却怎么也发挥不出力量。就在这时,一时随主而动的信仰法球再也承受不住周围严酷的环境四散爆裂,同时月光龙怒袭而来,抓在狱瘤虫背上,一口十万龙炎倾下~!

这样的情状让不同方位的冰稚邪、鲁绮卡同时一怔,鲁绮卡惊叹于月光龙的忠心护主,龙族并不是那种很愿意为人类付出生命的物种。而冰稚邪则惊讶于破碎的法球。

2kxs.la

这一瞬,周围景色顿变,巨大的黑暗遮蔽了鲁绮卡的视线,前方看不见一丝光明,明明被阿修罗托着浮于空中的足底忽然好似踏在了地面。

接着风吹来,激荡的气流好似来自巍峨古山的雪峰中,光明复现,光束迎着面打来,打在他的面庞上让他难以睁开双眼:“这光……不是在晚上?”

光,是在晚上,只是皓月极为明亮,当他看清光穿过前方的阻碍,照在他身上的黑影时,露出了惊骇的面目。

领域:神之尘。

巨大的西莱斯特·冰稚邪,如同一尊神明站在他所被困的神柱前,对他展露着毫无表情,冰冷的脸……

加入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